让我们把里尔的微笑和三文治分发给贫困饥饿的小孩

里尔(Liel)的笑容是他的标志

九月的时候,玛莎尔(Mazal),一位身穿黑色身材矮小的女人来到我们在耶路撒冷的编辑办公室。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人性光辉,纵然眼神中带着点忧伤。当我伸出手向她问好的时候,她一手把我拉近并紧紧地拥抱着我。“我们应该这样问好!”。当她跟我回顾五年前她在加沙的一场战事中失去了她最年幼的孩子,我潸然泪下。里尔.吉多尼(Liel Gidoni)中士(20岁)和另两名军官,于”黑色星期五“这天在跟恐怖组织哈马斯交火的时遭到攻击。

“我为里尔的离去感到忧伤,而这蚕食了我一生的每一时刻。” 她这样告诉我。玛莎尔育有4个儿子,全都在作战部队中服役。 她继续说:“但与此同时,我内心希望永远记住我孩子的微笑,他对孩子的爱,他的性格和价值观。”。我完全理解她所说的,因为我也有四个同样在作战或特种部队服役的孩子。作为一名母亲,我深切了解她的感受。里尔脸上总是挂着的微笑是他的标志。他的笑脸化作了加沙战争的标记。他的许多照片,从孩童到国防军时期,里尔总是面带微笑。哪怕是吉瓦提步兵旅艰苦的军事训练,也不会带走他脸上的笑容。

里尔

里尔的笑容感动了我们,使我们决定支持她的儿童计划。我的丈夫以及我的儿子莫兰(Moran)也隶属吉瓦提步兵旅。“国内许多孩童每天都挨饿上学,只因为他们的父母无法负担喂饱他们。我们分发给学校内有需要的学童的三文治,都贴上了由我儿子笑容的贴纸。他的人生格言就是笑看人生,笑带来喜悦,也给我们继续前进的力量。里尔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常常鼓励身边比较不幸的同学。” 玛莎尔跟我们分享道。

玛莎尔告诉我们,在里尔葬礼的最后一天,她的丈夫伊利(Eli)拥抱着拉比奥尔.兹夫(Or Ziv)然后流着泪说,“这个计划给了我们力量。我们要把更多欢乐,关爱和微笑传播出去,然后尽可能帮助更多有需要的孩童。我们为了里尔而做,他也是个小孩,永远二十岁的小孩。我们的士兵也是小孩,保护着他们父母和家园的小孩。请相信我,我们的孩子作为军人,对自己的敌人有太多的怜悯和顾虑。你的支持是对纪念里尔最好的一份礼物,让他的微笑变成永恒,去帮助更多国内贫困饥饿的孩子。”

191202_liel-1

当这个计划开始的时候每天分发70个三文治,如今达到每一天800个。根据玛莎尔和拉比兹夫所说,以色列有28巴仙的孩童处于贫穷线之下。校长和老师非常欢迎里尔的三文治计划,因为这能让孩子更安心地上课。“一个满足的孩子上课的时候比较安静和专心,不会影响到其他同学。”当有基督徒希望能帮助推广和赞助里尔的三文治派发计划时,让玛莎尔和伊利感到不可思议。“那是纯洁的爱!”她说。当我们要道别的时候,我们再次拥抱。她说了一句话 , “有人告诉我,这是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的命运。如果我有四个孩子,其中一人必须明白这或许是终究会发生的…”  我听了内心无比震撼,久久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