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阿拉伯国家正考虑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关系 Haim Zach/GPO
意见

中东阿拉伯国家正考虑与以色列之间的和平关系

Israel Today驻约旦记者认为,愿意承担代价与以色列缔结和平的阿拉伯领导人是英雄。

阅读

在《阿拉伯新闻》(Al-Arabyia News )上观看在白宫进行的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签署仪式(以色列与波斯湾国家之间缔结关系正常化),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

对我来说,这尤其具有意义。这是因为签署仪式就在距玫瑰园(Rose Garden)仅数米之遥的南草坪(South Lawn)上。玫瑰园是27年前,于1993年签署《奥斯陆协定》(Oslo Accords)的地方。对于我们这些在约旦和阿拉伯世界的人来说,不可能不把这两个协议作比较。

《奥斯陆协定》是以色列历史上空前的政治尴尬。 当时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袖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是现代阿拉伯恐怖主义的创始人。但其却在这座标志性的白宫草坪上得到了荣誉。

出于对和平的渴望,以色列时任总理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将土地、武器和金钱移交给了巴解,而阿拉法特很快地就动用了这些资源。 巴解购买了武器并在耶路撒冷郊区建立了恐怖据点。 至于阿拉法特所承诺的事情,包括结束一切恐怖活动、承认以色列的立国权利以及通过和平谈判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我们完全知道,这位巴解创始人展示了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事实证明《奥斯陆协定》所承诺的“新中东”是一场带来悲剧性后果的灾难。 当看到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阿联酋外交部长谢赫·阿卜杜拉(Sheikh Abdullah bin Zayed Al Mahayan )和巴林外交部长拉蒂夫·阿尔·扎亚尼(Abdul Latif Al Zayani)聚在一起签署这一项新协议时,我脑中浮现了成百上千因奥斯陆 “和平协议” 而遇难的受害者名字。

27年后的今天,巴勒斯坦恐怖活动的领袖已经远离了白宫,而以色列的“和平主义者”则与欧盟中的抵制以色列份子一起愤怒地抗议《亚伯拉罕协定》。 我们从所有这一切中学到的是,虚假的和平条约有如更加危险的冷战。

我们也知道,任何把谋杀无辜以色列人称为“合法抵抗”的,是不可能实现和平的。 真正的和平伙伴甚至遭到了捍卫虚假的奥斯陆和平协议的“和平阵营”多年的逼迫。

许多嘉宾还是出席了亚伯拉罕协议的签署仪式,即便遭到了来自包括巴勒斯坦领导人、哈马斯和伊朗在内的激进伊斯兰组织的威胁。 在这种不良的环境中,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些勇敢挺身而出的阿拉伯领导人了解与以色列缔结和平的重要性,并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我们这些生活在中东的人都知道,亚伯拉罕协议的签订并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各方多年来努力的结果。经过数十年的冲突,奠基在共同利益而不是谎言之上的信任关系,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 阿联酋、巴林和其他阿拉伯国家愿意与以色列达成协议,这要归功于他们勇敢的领导人。他们愿意挺身而出接受新现实,并从27年前在白宫草坪上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

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团队也准备好应对一些前美国政界人士。这些人主张应该与恐怖分子实现和平,而实现和平的唯一途径就是安抚极端分子。 他们忘记了真正的和平只能建立在相互尊重、人道价值观和共同利益的基础上。

当前的和平协议的签署,也是因为内塔尼亚胡总理没有像他的利库德集团(Likud)前任们如阿里尔·沙龙(Ariel Sharon)、埃胡德·奥尔默特(Ehud Olmert)等人那样改变立场。 这是内塔尼亚胡忠于自己的基本原则的结果,那就是只能跟愿意尊重与合作的人谈和平,而不是那些想杀害你的人。

对于我本人以及许多在中东国家的人来说,尽管不清楚这些进展将带来什么,但我们正在欢庆这些和平协议给我们所带来的无限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