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弥赛亚犹太教弟兄们: 你们为什么不回到以色列?
意见

致我的弥赛亚犹太教弟兄们: 你们为什么不回到以色列?

你想要更好地宣教?回家吧,回到最多犹太人生活的地方

阅读

为什么,尤其在北美洲的你们不重返到以色列的土地上? 你是否不相信所有犹太人都需要回到以色列? 我们不应该是第一个按照诫命行动的人吗?

你当然也知道,圣经中有700多节经文讲到神在回归之日把犹太人带回我们的家园。 按你的估计仅在北美就有大约200,000-300,000犹太信徒。但在以色列,按我们最乐观的估计却仅有10,000名弥赛亚犹太人生活在这个犹太国家。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山姆叔叔需要你?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们中的许多人告诉我,弥赛亚犹太人必须留散在国外,才能将福音传给仍然在那生活的犹太人。 同样的,我也得到诸如 “我不来,是因为还没得到感召” 之类的回答。你说你相信神对犹太人民和‘重返锡安’的独特呼唤,但是你个人觉得有必要留在北美以服务那里的许多犹太人。

而我非常谅解你的想法。 但你是否曾经考虑过这样一个事实,即今天在以色列生活的犹太人与在北美生活的一样多? 如果这近二十五万仍然流散在外的弥赛亚犹太人,依然热衷向其他犹太人传福音的话,那他们为什么不回返以色列呢? 单单在美国的弥赛亚犹太人就至少是以色列的20倍,而这意味着需要把70,000弥赛亚犹太人移到以色列,才能使两边的人数均匀! 然而,我们几乎看不到有弥赛亚犹太人采取行动。

非犹太人的时代?

我们也许不愿承认这一点,但绝大多数相信耶稣是弥赛亚的犹太人,都是由非犹太人所宣教的。 事实上,许多以色列出生的犹太人信徒,是在外旅行或出国留学时通过非犹太人而认识弥赛亚,进而信教了。现在居住在以色列的大多数弥赛亚犹太人,他们从前苏联和北美移民过来之前就已经是信徒了。 这种情况有所改变,随着越来越多(不算太多)的以色列犹太人开始信奉耶稣,弥赛亚犹太人就更有理由回到以色列。

美国是一个人民主要为基督徒的国家,有数百万的福音派信徒与犹太人有着共同的信仰。他们中许多人非常尊重犹太人的渊源和习俗,而且在电视,广播和新闻界等媒体领域获得重大的机会。 但在以色列,却没有什么可以比较的。 无论是信徒人数,还是传福音的自由。 事实是,对于大多数的以色列犹太人来说,了解弥赛亚的机会很少甚至没有。因此,留在北美向犹太人宣教的想法应该被重新考虑。

法律的问题

1967年之前,只有少数弥赛亚信徒生活在以色列,如今数目已经有所增长。成千上万的弥赛亚犹太人从前苏联,以及数百人从埃塞俄比亚返回,为这里的弥赛亚群体注入了新生命和鼓舞。 然而,却只有极少数的美国弥赛亚犹太人回来。

1989年,以色列最高法院拒绝了三个弥赛亚犹太家庭提出的移民以色列的上诉。其结论为,信奉耶稣基督的犹太人不符合回返以色列的资格。 你们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法院审理的这起案子,得到了在以色列居住的美国弥赛亚信徒和美国出生的弥赛亚犹太人的援助和支持,但几乎所有以色列弥赛亚犹太人都反对。 我们清楚知道并被警告说,这(弥赛亚犹太人移民以色列)不可能被接受。因为在这里的我们非常明白,我们的国家尚未准备好接受信仰耶稣的犹太人依旧是犹太人的想法。

这使少数弥赛亚家庭回返以色列变得更加困难甚至无法实现。 但这不阻弥赛亚信徒继续尝试。 法律是可以更改的,但是全世界的弥赛亚群体却让以色列更轻易地执行这不公平的裁决,因为弥赛亚犹太弟兄们几乎都不愿意尝试回返以色列。

在美国,你现在有一位总统朋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及能帮得上忙的共和党参议院在同一阵线。 我听到你们很多人说特朗普就像波斯国王居鲁士,因为他承认耶路撒冷为我们的首都。而以前也正是居鲁士王开辟了道路让犹太人返回耶路撒冷和以色列。 你为什么不在犹太机构和以色列大使馆排队要求回返以色列呢? 这可能是你尝试回返,甚至推动修改这项法律(防止弥赛亚犹太人移民以色列)的最佳时机,尤其当以色列的新一代弥赛亚犹太人如今正在这里试着推动改变。

 舒适的生活方式?

移居另一个地方,学习新的语言,找新的工作,适应新的文化都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而且我了解你们中的许多人根本不准备做出这些牺牲。 许多弥赛亚犹太人从前苏联返回以色列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他们而言以色列的生活比在俄罗斯或乌克兰更具吸引力。但在美国的人很少会有这样的感觉,而且很合理。

只是,为什么你的弥赛亚群体和支持者不能将他们雄厚的资源的一部分用来支持这些希望回返以色列的家庭呢?

有什么更好的方式向犹太人证明,我们这些追随耶稣的人仍然是犹太人,我们仍爱着以色列的神和犹太民族呢? 如果有70,000名犹太人及其家人因为相信耶稣而来到以色列,我们能想象这情况会是如何吗?那是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明,让全世界的犹太群体都无法忽视。当然,他们会大惊小怪,但我看不到他们也那么努力想回到我们的家园。

亲爱的弟兄们,跟随感召定居应许之地,将会是弥赛亚运动历史的一个决定性时刻。 我可以想象到你们中的许多人现在因为冠病危机而失业了。或许再也没有任何时刻比现在更合适行动了。 以色列现在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但对于你们,我亲爱的兄弟姐妹我们的人民,以色列是唯一我们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