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让我们摆脱了谎言 Courtesy Mohammed Massad
冲突

真相让我们摆脱了谎言

Israel Today与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穆罕默德·马萨德(Mohammed Massad)进行了让人震惊的采访。

阅读

“我们并没有遭受过其他的“占领” ,比起被我们自己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占领”来得更痛苦。” 前恐怖分子穆罕默德·马萨德(Mohammed Massad,46)这样认为。马萨德来自距离杰宁(Jenin)不远的巴勒斯坦村庄布尔津(Burqin)。 在一个视频当中,马萨德与犹太人定居点领袖尤西·达根(Yossi Dagan)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总统是中东人民的更好选择。 “在特朗普在位的过去四年中,我们的地区比过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平静。”

现在,马萨德已经启动了他的和平计划,并希望在以色列种植一百万棵橄榄树。 当他听到我们在沙漠中种植橄榄树林时显得很激动,并问我是否可以一起做点什么。 “当然可以啊” ,我如是回应。

 

以色列的征服指控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征服’一词是这个地球上最大的谎言。” 马萨德这样告诉我。“必须说出真相,因为真相让我们摆脱了谎言!”在接受采访时,马萨德向我解释了为什么巴勒斯坦领导人才是巴勒斯坦的最大敌人,而不是以色列。 他年轻的时候曾是黑豹的成员。黑豹是位于撒玛利亚(Samaria)的一个隶属法塔赫(Fatah)的恐怖组织。 在第一次起义(1987-1992)期间,他像许多巴勒斯坦人一样,积极投入到投掷石块和燃烧弹的行列中。 1991年,他年满16岁,与其他三名恐怖分子一起在阿富拉(Afula)绑架了一名以色列人。 他们的计划最终失败了,而该名以色列人也被释放。 马萨德被逮捕并判处七年徒刑。随着马德里和平会议的进行,他在入狱两年后获得释放。他随后短暂地加入了巴勒斯坦安全部队。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想杀死所有的犹太人…”

“年轻的时候,我想杀死所有犹太人并将他们驱逐出我们的国家。 我把恐怖组织主谋耶希亚·阿亚什(Yahya Ayyash)视为偶像。 他试图说服我和我的朋友进行绑架和自杀炸弹袭击。 但我不想自杀。” 耶希亚·阿亚什是最臭名昭彰的恐怖分子和炸弹制造者之一,杀害了60多名以色列人。 “我们那时还年轻被洗脑了。 我今天还活着真的是一个奇迹。”

 

巴勒斯坦领导人都是骗子

“过了一段时间,我逐渐意识到我们的巴勒斯坦领导人并不是一个解放组织,而是一个只想中饱私囊的腐败团伙和黑手党,” 马萨德这样说。之后,他看到了自己人民日益被恶劣地对待,而对巴解的领导越来越失望。马萨德不再期望巴勒斯坦领导层会作出改变,开始在以色列从事非法的建筑工程,并公开批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这导致他在杰宁被捕,因为巴勒斯坦安全部门怀疑他与以色列合作。“我受到严刑拷问长达23天。在杰宁的那23天,比我在以色列监狱中度过的所有日子都更加可怕。所有针对我的指控都是虚假的,最终我被无罪释放。那九个月我没离开过房间。我精神上受到了创伤。” 这发生在1997年的夏天。

对马萨德而言,这种经历是一个转折点。“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都是失败的,他们无法带来任何希望。他们对巴勒斯坦人民来说只是一种威胁。不仅如此,恐怖活动帮助不了解放运动,却变成了我们人民的障碍。”  马萨德强调。

认可证书

几年后,他移居到海法并在那里结婚,如今是七个孩子的父亲。 2002年,他因为拯救了一名以色列士兵而获得国家证书嘉奖。该名士兵在杰宁附近险些被巴勒斯坦人私刑处决。 “杀人帮助不了任何人,帮助不了你也帮不了我们。”

马萨德写了一本书,书中引用伊斯兰学者的圣训和诠释,用以告诉他的人民《古兰经》禁止自杀式袭击。该书的书名为《伊斯兰教–危险》(Islam – the Danger)。

“相信我,一个穆斯林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如果杀死了犹太人和他自己,将不会上天堂。这是一个谎言,我在书中解释了这一点。这是一种出于政治目的的洗脑,只有恐怖组织领导人从中获益。他们不会牺牲自己而是寻找年轻人,像多年前的我那样。” 为了这本书,他甚至联系了伊斯兰法学家、作家兼电视讲师尤索夫·阿卜杜拉·卡拉达维(Yusuf Abdallah al-Qaradawi)。卡拉达维被认为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创始人之一。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让我们看清了事实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返回巴勒斯坦的领土对我和以色列来说是一件好事。 这让我们看清了这些人的真面目。 他们是一些只关心自身利益,根本不关心人民或国家福祉的暴徒。当巴解流亡在贝鲁特和突尼斯时,我曾经敬仰他们。 听着,我的兄弟,我当时准备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领导人牺牲自己的生命。 但他们如今根本不值我奉献生命,多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挽救了我的生命。”马萨德这样说。

“巴勒斯坦领导人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及其两个儿子亚塞尔(Yasser)和塔雷克(Tarek),以及在拉马拉的法塔赫领导人,多年来偷走了数十亿美元的给巴勒斯坦人民的援助金。” 马萨德在采访中证实道。 “有了这些钱,他们设立了私人贸易公司或将钱转移到国外的私人银行账户。 阿巴斯一家必须被绳之以法。”

马萨德与犹太定居点领袖尤西·达根(Yossi Dagan)于5月求助于最高法院,要求削减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付款。

马萨德公开承认的事情,是我一直以来从所有认识的巴勒斯坦人那里听到的同一件事。 每个人都在抱怨,但从来不公开。 同时,马萨德不仅指责巴勒斯坦领导人的腐败管治,也指责了与之合作的以色列激进左翼组织。

 

远离我们!

“听着,阿维尔! 我真的觉得受够了! 我受够了这些巴勒斯坦恶徒对我们说谎,受够了他们一直愚弄我们,受够了他们偷走我们的东西。 滚出去吧,远离我们。 没有你们,我们可以过得更好。 我们希望最终能与以色列和平共处。”

 

今天的穆罕默德.马萨德(Mohammed Massad)

Israel Today:告诉我穆罕默德,您觉得比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外号)如何?

马萨德:他是一位国王,是以色列的英雄。

您如何看待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和苏丹的新和平条约?

这是非常好的。 我希望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如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加入与以色列实现和平的行列。 最好的一件事情是,比比并没有放弃任何土地于拉马拉的那帮人。

您想对议会中对以色列的和平协议投反对票的15个阿拉伯议员说什么?

以色列议会中的这些阿拉伯人并不代表我,他们也不是以色列阿拉伯人民的代表。 这些人是恐怖主义的援助者和腐败的巴勒斯坦政府的同伙。

您对犹地亚(Judea)和撒玛利亚(Samaria)的犹太定居者运动有何看法? 这是两国人民的和平障碍还是祝福?

犹地亚和撒马利亚的犹太定居者是该领土上的人民、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安全锚点。 以色列不能重犯在加沙地带撤离定居者时所犯的错误。 我们都看到了那里变成了恐怖分子的避难所。

穆罕默德,坦白说,有多少巴勒斯坦人跟你有同样的想法?

98%的巴勒斯坦人会同意我说的话。 剩下的2%就是那些领导人、恐怖分子和骗子。 相信我,我与犹地亚和撒玛利亚的许多人保持联系,甚至是与加沙地带的人。 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和感受。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不敢说出真相。

 

亲爱的会员们!

11月23日,星期一,以色列时间下午5点(北京时间晚间11点)穆罕默德将会到访我们在耶路撒冷的编辑办公室。 欢迎会员们加入到 Zoom线上见面会,聆听穆罕默德分享他的故事并回答您的问题。这是一项会员专属的免费活动。 点击此处以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