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上的神迹与奇事 Yaniv Nadav/Flash90
意见

政治上的神迹与奇事

为什么我们把圣经中的奇迹看成是超自然的事情,却忽略了我们眼前发生的奇迹?

阅读

我们能否将当今政治中的“神迹与奇事”与圣经中神的“神迹与奇事”进行比较呢?立场倾右的第20频道电视(Channel 20)最近描述了以色列在1948年的复兴比第二圣殿时代的光明节奇迹更戏剧性。一些拉比则强调,以色列近代的回归圣地浪潮比圣经中的出埃及更壮观。当时候,以色列人正横跨沙漠逃离埃及。到了红海沿岸,埃及的军队几乎赶上了以色列的人民。这时候神干预了,将红海分开让以色列人在干燥的地面上越过对岸,而埃及军队则淹死在升起的浪潮中。

我们从阿拉伯国家的大屠杀幸存者和犹太人那里听到了多少超自然的见证?那些坚持认为犹太人的回归和以色列国的建立只是政治巧合的人,无异于那些视圣经的出埃及记为童话故事的人。为什么我们将圣经的奇迹看成是超自然的事,却又忽略了我们眼前发生的奇迹呢? “奇迹” 一词如今的含义是否有所不同,还是我们错误地理解了奇迹?

奇迹不是一个被动的课题,相反的,它们通常取决于主动和不可预见的因素。您要吗相信或是不相信奇迹。以色列第一任总理戴维·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曾说过:任何不相信奇迹的人都不是现实主义者。以色列自建国以来打赢了所有战争,这当然也是一个奇迹。但为此,士兵们必须接受训练,以色列必须成为拥有卓越科技的战略大国。而加利利海在经过多年的干旱后又再次填满也是一个奇迹。当然,以色列的新海水淡化厂也为此做出了巨大贡献。由于海水淡化厂的运作,从基尼烈湖(Kinneret,加利利海的希伯来语名称)泵出的水量减少了。在以色列,许多人都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领导的右翼政府的长期统治视为奇迹。也的确如此,但促成这事的是《奥斯陆协定》的失败。由于希望被摧毁了,导致大多数以色列人支持倾右立场。

甚至是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以及耶路撒冷被正式承认为以色列国家首府,都被认为是奇迹。但这也只能在特朗普领导华盛顿普和内塔尼亚胡领导耶路撒冷时才得以实现。此外,周边的中东阿拉伯国家也准备好跨出非凡的一步,而这也是得益于伊朗什叶派政权危险的核野心。这拉近了以色列和逊尼派国家的关系,并成为了对抗伊朗核威胁的同一阵线。由政治环境所导致的超自然事件,这些都使耶路撒冷从中获益。十年前,没有人会相信以色列可以在不放弃土地的情况下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和平。

在圣经时代,造物主通过奇迹使自己为人所知。神授予的神迹是其公开显现能力的方式。为此,神也还选择了一个民族,赋予其奇迹的精神价值。否则,奇迹可能只被视为是日常生活中的惊喜而已。在埃及,神通过神迹和奇事向祂的子民显现自己。对于埃及人来说,祂的神迹和奇观更像是瘟疫。

但即使在那个时候,人们也必须首先意识到奇迹的存在。以色列民族在沙漠闯荡时期经历了最多的奇迹,但即便如此这些奇迹还是不足以让他们信服,因此他们才打造了金牛犊。无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人们似乎都难以接受奇迹。

在圣经中,我们将无法用自己的理解来解释的奇迹理解为超自然现象。埃及的十场瘟疫。摩西变成蛇的棍杖。云和火化为穿越沙漠的路标。约书亚(Joshua)征服迦南始于围绕耶利哥(Jericho)的号角。巴兰和会说话的驴子。约拿(Jonah)在一条鱼的腹部幸存了三天。耶稣在加利利海上行走、把水变成酒和他众多的医疗奇迹。即使我无法从科学和逻辑上解释这些和其他奇迹,我却可以接受它们。生活中有很多我不了解的事物我可以与之共存。

圣经的出埃及记听起来是宏伟而神秘的,但现代的出埃及记其实更为壮观。在圣经中,神迹代表了神的超自然干预,通过神迹让我们意识到神的存在和祂的权威。而时至今日依然如此。在七十多年前的最近一次“出埃及”,神从地球的各个角落召集了其流散在超过一百个国家的子民,并将他们带回到应许之地。在埃及,以色列的子民大约仅流亡了200年,而犹太人在第二圣殿被毁之后到以色列立国之前,在应许之地以外流散了约1900年。在埃及,只有希伯来男人被杀。而在宗教异端审判和大屠杀期间,连妇女和儿童也被杀害。然而,犹太人从这些劫难中存活了下来。在圣经的出埃及记中,法老王的600辆战车追赶着以色列的子民,人数达60万。而在近代的这一次拯救中,以色列首先面对的是对欧洲犹太人的系统性种族清洗,而后不得不自我防护,面对不愿容忍犹太人在其当中立国的7000万阿拉伯人。

因此,每个犹太人都知道以色列的复兴是一个活生命的奇迹。我们可以用政治的发展来解释这个奇迹。我们是目击者,并且意识到奇迹发生的背景。我想对于圣经的奇迹也是如此。对我们来说,常常一些似乎无法解释的东西,对当时候的目击者来说可以解释的。以色列的存在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戏法。地缘政治条件和过程使圣经的应许变为现实,从而产生了新的奇迹。我们也应该如此看待圣经中的无数奇迹。这么久以后再回顾,这些奇迹对我们来说常常显得很突兀。在我们的眼中,超自然事件是神利用自然转移、人和时机而产生的。这完全不是在贬低上帝,相反地,是荣耀了祂的名字,因为祂知道如何引导自己创造的人类以便能创造奇迹。约伯这样解释:神成就了我们无法理解的伟大事情,创造了数不清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