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compliance by Orthodox Jews in the face of coronavirus has angered Israelis. Olivier Fitoussi/Flash90
冠状病毒

正统犹太教的不顺从如何影响以色列

一般以色列人对他们“虔诚”的兄弟感到愤怒。这跟圣经时期的情况有不一样吗?

阅读

“这些正统犹太教徒将害死我们!”,到处都可以听见像这样的一句话。在以色列医院中的新冠病患者,50-60巴仙是正统犹太教徒。在正统犹太教城镇和邻里内的新冠病感染患者数目是其他居民区的两到三倍,尤其是几个热点区:莫迪因伊利特Modiin Illit), 伯尼布莱克(Bnei Brak),埃尔亚德( El‘ad )和贝特谢梅什(Beit Shemesh)。

“只要神的愤怒一天没有平息,我再也不会踏足贝特伊利特(Beitar Illit, 正统犹太教城镇)。”我的一个在那里从事维安工作的邻居亚密特(Amit)这样告诉我。如今在以色列,对正统犹太教徒无礼行为的不满越来越多。他们没有认真看待政府颁布的条令,并经常与以色列警察发生冲突。以色列警察基于卫生安全理由必须严密地封闭一些街道,犹太教堂和居民区。

“对国家来说他们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些警员甚至这样告诉我们。许多犹太教堂和浸礼池的入口都得被封堵起来,因为许多正统犹太教徒仍然忽视禁令继续聚集祷告。甚至连以色列的正统犹太教卫生部长雅可夫.利兹曼(Yaakov Litzman)也被发现在教堂内与其他十位教徒一起祷告,即使管制条令是由他颁布的。也正因此,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需再一次接受隔离,连同其他近期曾和利茨曼一起共事的部长。

Litzman und Netanjahu
一个患病,其余全得隔离

一些拉比尝试为此辩护,并认为以色列政府在新冠病毒的讯息上误导了正统犹太教群众。因为电视,电台和互联网对正统犹太教来说是禁忌,所以许多对于新冠病毒的警告和管制措施没有很好的被传达。无论如何,在这一点我们还是必须强调,并不是所有的正统犹太教徒都故意违抗政府的管制措施。 然而在国外的犹太社区,其中包括纽约,法国和英国,正统犹太教社区却也正遭受同样严重的打击。

谁没比较不虔诚?

许多人认为正统犹太教徒根本不把以色列政府的世俗条令当一回事。我常常听到一句话:“正统犹太教徒不信神。”。这证实了认为他们极度不服从的谣言正四处散播。而这也不禁让我疑惑:在这个国家到底是谁比较不服从,是正统犹太教徒还是不信神的所谓“世俗犹太人”?

虔诚的教徒以及正统犹太教徒喜欢把自己标榜为“敬畏神者”,而一般大众也这么认为(在基督教社会亦是如此)。现在我们也可以想一想,在圣经时期的以色列到底谁比较服从谁比较忤逆。这些敬畏神者们相信,为了不放弃集体祷告而抗拒服从条令,甚至冒上生命危险,是取悦神的表现。

Orthodoxe Juden und Polizist
犹太教堂被令暂时关闭

这种虔诚的狂热其实比起关闭祈祷场所来说是更大的罪。此外,很多人相信弥赛亚的降临将治愈病痛并拯救他们,就像虔诚的卫生部长利兹曼在镜头前解释的那样。但哪怕那是他们所相信的,他们也没有权利不服从条令。

正统犹太教拉比很常在他们的布道中指责世俗犹太人是这个国家遭受苦难的原因,因为他们不遵守神圣的戒条,例如他们不过神圣的安息日以及不严格遵守犹太饮食规定(kashrut)。但这也许是错误的,而且这国家会遭受更多的苦难,皆因为正统犹太教自己所设的规定,让“相信神”变得近乎不可能。

当虔诚信神的消亡

大祭司亚伦(Aaron)的儿子纳达夫(Nadav)和阿维胡(Avihu)也是祭司,但他们却被天火烧死。 也许他们也是不顺从上帝,也不顺从他们世俗兄弟的正统犹太教狂热者? 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Hophni)和非尼哈(Phineas)也同样是祭司,但他们大概也一样因不顺从而在与非利士人的战役中赔上性命。也许虔诚狂热的正统犹太人比国内不敬虔的世俗犹太人更加不顺从?但谁知道。

警察在耶路撒冷的正统犹太教邻里给予民众指引

从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动态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更多圣经中过去的以色列。 也许古代的正统犹太以色列人表现得并不比世俗的以色列小孩好。

但这与我们到底要服从上帝还是服从政府的古老命题没有关系。 应该提到的一点是,100多年前是由一群不信教的犹太人提出了犹太复国主义,并在上帝的帮助下带领了顺从的以色列民族回到了应许之地。 照这样来看,正统犹太教徒也曾经是不顺从的,或者说是被动消极的,尽管他们拥有“敬畏神者”的冠冕称号。

宣布所有针对新冠病毒的条令都是出于关爱,为了挽救以色列人民而不是要冒犯我们同胞的。 我们正统犹太教弟兄们,如今越来越多的,似乎也了解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