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耶路撒冷发现圣经时代的罕见宫殿遗迹

发现耶路撒冷第一圣殿时期“墙中的出口”的证明,显示了那是一个安稳的年代

在耶路撒冷发现圣经时代的罕见宫殿遗迹
Olivier Fitoussi/Flash90

谁曾有幸居住在能俯瞰大卫城(City of David)和圣殿壮丽景色的古迹建筑中呢?这座古建筑在阿蒙.哈那兹夫(Armon Hanatziv ,也被称为总督府)步道的考古遗址中被发掘。它是否属于犹大王国的其中一位君主?又或是第一圣殿时期耶路撒冷的富有贵族?

古文物管理局所发掘到的一系列特殊、稀有而且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装潢文物,是一座宏伟的历史建筑的构成部分。古文物管理局是在准备建立游客中心的步道上挖掘到了这些古文物。 挖掘现场也曾是艺术家肖尔.沙兹(Shaul Schatz)的故居。 挖掘工作由旅游部、耶路撒冷市政府和艾尔·戴维基金会(Elad)共同资助。

这些带有装饰性雕刻的石头文物是由软质石灰岩制成,其中包括“伊欧里斯前期”(Proto-Aeolian)建筑风格的各种大小柱头。这是第一圣殿时期最重要的皇家建筑特色之一,也是这时期的视像符号。 作为代表犹大和以色列王国的重要艺术图腾,以色列银行亦选择了其作为以色列五舍客勒(shekel)硬币的图案。

被推介的藏品包括三个完整的中型岩石柱头和华丽窗框饰物,附有漂亮的圆柱组成的栏杆,其上还有一系列的伊欧里斯前期风格的小型柱头。

以色列古文物管理局负责人雅科夫.比利格(Yaakov Billig)表示:“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发现。 这是首次发现到巨大伊欧里斯前期风格柱头的缩小版。巨大的伊欧里斯前期风格柱头目前为止已在犹大和以色列王国遗址发现,一般出现在王宫大门上方。 这些柱头的工艺水平是迄今为止最高的,而且文物的保存状态也很少见。”

出乎意料的是被发现的三块柱头中的其中两块被整齐地埋在地底,一块柱头就在在另一块之上。 “目前仍然很难解释谁以这种方式藏匿柱头以及其藏匿的原因。但这毫无疑问的就是这个独特地点的奥秘之一,我们也将努力寻求答案。” 比利格补充道。

这种设计和以色列的五舍客勒硬币上所使用的是一样的。这是对耶路撒冷圣经历史的有力证明。

除了被发现时保存完好的的柱头外,建筑物的其余部分都遭到了破坏。这可能发生是在公元前586年左右,巴比伦人摧毁耶路撒冷的时候。 建筑物的残骸过后被拆除,并重新利用其有价值的部分。

根据比利格的推测,这座宏伟的建筑是建于希西家王(King Hezekiah)和约西亚王(King Josiah)之间的时期。这显示了在经历公元前701年希西家王在位时期被亚述人围城之后,耶路撒冷的重建。 耶路撒冷在该次的围城中勉强幸存下来。

“这一发现,加上先前在拉马特·拉结(Ramat Rachel)中被发现的宫殿,以及以色列古文物管理局最近在阿诺纳(Arnona)山坡上发现的行政中心,验证了这座城市的新复兴及某种程度上是第一圣殿时期亚述人围城之后的 “墙中的出口” 。我们展示了城墙外的别墅,豪宅和政府大楼。 这证明了耶路撒冷在亚述人的威胁结束后,人民的复苏和城市的重建。” 比利格说道。

以色列文化和体育部长希利·特罗珀(Hili Tropper)说道:“我对犹大王国时期的遗迹出土感到开心和振奋。 建筑遗迹的发现反映了犹太人民的光荣渊源以及首都耶路撒冷的丰富历史蕴涵。 我认为以色列古文物管理局的努力和他们在大卫市多年来的发掘工作对了解犹太人辉煌的历史非常重要。藉此机会感谢为这项重要的考古挖掘工作提供资金的艾尔·戴维基金会(Elad)。 历史是一个国家和文化的基石,对过去的发现也影响着现在和未来。 文化体育部将继续支持这一重要的文物、历史和文化事业。”

大约2,600年后,当英国托管政府在这里兴建了政府行政中心,即“总督府”时,也算是对这个地区的战略性和全景特质的一种肯定。 数十年后,该地点建立了以色列最著名的步道,即阿蒙.哈那兹夫步道 (Armon Hanatziv Promenade) ,在此可以俯瞰大卫市和圣殿山的壮丽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