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名黎巴嫩基督徒士兵的独家专访 KANTOR YOEL/GPO
中东

与一名黎巴嫩基督徒士兵的独家专访

“任何了解圣经的真正基督徒都相信以色列会再一次崛起。”

阅读

目前黎巴嫩国内风起云涌。 该国的主要基督教领袖马龙教派的长老首次公开反对真主党,并呼吁黎巴嫩成为“中立国”,就像中东的瑞士那样。

为了更好地了解该国最近的局势发展,以及以色列和黎巴嫩边界上加剧的紧张局势,我与在黎巴嫩出生长大的布特罗斯(Boutros)进行了专访(为了其人身安全,其全名已被省略)。 在以色列国防军控制黎巴嫩南部的18年中,布特罗斯在以色列的盟友-南黎巴嫩军(SLA)中担任军官多年。 像许多前南黎巴嫩军士兵一样,布特罗斯在2000年以色列国防军突然撤出黎巴嫩时逃往以色列。他如今60岁,已是以色列公民,目前与家人一起生活在以色列北部。

采访是在贝鲁特发生大爆炸的同一天进行的。 我们还一起回顾了过去的40年,赫然发现我们俩大约在同一时间在黎巴嫩南部服役。他在南黎巴嫩军,我则是以色列国防军(IDF)的士兵。我们两人都为我们共同熟知的黎巴嫩村庄和地点,以及许多相似的回忆而大笑。 谁知道,也许我们曾在黎巴嫩南部某个地方插肩而过。 而如今,过了30年,我们才在这次采访中再次见面。

Lebanese Christian soldier mans a checkpoint with an Israeli soldier in 1983.

1983年,一名黎巴嫩基督徒士兵(左)和一名以色列士兵(右)在黎巴嫩南部的一个检查站。

Israel Today: 请跟我们谈谈90年代您在南黎巴嫩军中服役的故事。

布特罗斯:我曾在许多地方任职,尤其是在安全区西部部署的第80旅。 一直到1996年,那里的保安局势一直都算受到控制。 但是在1996年, 以色列国防军的“愤怒葡萄行动”随后导致南黎巴嫩军束手无策,其作用也受到了严重限制。

[编者注–“愤怒葡萄行动”以以色列,真主党和黎巴嫩军队之间达成的所谓“四月协议”结束。 南黎巴嫩军被排除在协议外,该协议是南黎巴嫩军“棺材上的第一枚钉子”]

结束那场小规模战役的协议表明,真主党和南黎巴嫩军都不能向村庄开火。 但是,真主党却趁势利用平民作为盾牌并从住宅和其他民用建筑间向我们开火。 我们无法反击,情况很快就变得更糟糕。

 

Lebanese Christian forces felt betrayed by Israel after Operation Grapes of Wrath.

经过十多年的密切合作,1996年的“愤怒葡萄行动”让黎巴嫩基督教力量感到了以色列的背叛。

您如何看待黎巴嫩的最新局势发展,特别是冠病大流行和经济危机?

黎巴嫩正在经历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最艰难的时期,因为伊朗在黎巴嫩拥有强大的影响。

黎巴嫩货币与美元相比正在崩溃当中。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黎巴嫩里拉的币值急剧下降至1美元兑换1,500 里拉的水平。 而现在,需要近10,000里拉才能兑换1美元。 银行已禁止个人帐户活动,并限制人们每周仅能提取有限制的个人资金。

于此同时,黎巴嫩政府在海陆空三方的边界都没有掌控权。所有的边境出入都由真主党和伊朗所掌控。伊朗的航班可在不受黎巴嫩当局监控的情况下自由出入黎巴嫩。 伊朗到黎巴嫩的游客人数也不受监管,因而导致了严重的冠状病毒爆发。

Terrorist militia Hezbollah effectively controls Lebanon.

伊朗违反联合国的决议和协议支持的恐怖主义民兵组织真主党,有效地控制了黎巴嫩。

在外部观察人士看来,真正掌控黎巴嫩的是真主党,而不是总统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 真主党在国内有多强的政治势力?

真主党存在于黎巴嫩,但没人能指出他们的具体位置。他们使用民用建筑,将总部置于地下并躲在防空洞、存储单位或其他无法从外部看到的地下空间。

真主党将黎巴嫩变成了计时炸弹。 他们不遗余力地使黎巴嫩成为伊朗的附属。 所有的计划都是在伊朗而不是在黎巴嫩制定。 他们把火箭炮,武器和战争物资储放在平民聚集区。 因此,如果受到外部力量的攻击将导致平民伤亡。而他们就是通过宣传敌人故意袭击平民而获得支持。

我们在星期二(8月4日)看到了类似的情况。当时大量库存的硝酸铵(制造炸弹的关键成分)在贝鲁特港口爆炸。 该处靠近一个较大的基督教社区,因此大爆炸造成的所有破坏对基督徒人口的影响最大。

大爆炸已造成200多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和近50万人无家可归,而黎巴嫩的医院已经不胜负荷。 这是一次真正的悲剧,该归咎于真主党。 所有的职权都是由真主党任命。 甚至总统米歇尔·奥恩也是真主党的傀儡。 他没有真正的权威。 总统的职权主要涉及外交事务,在政治事务上完全没有发言权。 米歇尔·奥恩以及他的总理,充其量只是真主党的雇员。

Many Lebanese blame the Beirut explosion on Hezbollah.

在港口储存了制造炸弹的材料及政府的管理不善,许多黎巴嫩人将贝鲁特港口爆炸归咎于真主党。

多年来谁对黎巴嫩造成了更大的伤害?巴勒斯坦人,真主党,以色列还是伊朗?

自从法国托管黎巴嫩以来,法律已规定由基督徒担任总统领导国家,而权力应掌握在他手中。 除以色列外,区域内的所有其他国家均为穆斯林统治。埃及前总统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曾计划从黎巴嫩基督徒手中夺取权力,并交由穆斯林掌管。

纳赛尔逝世前,由他监督了一项导致巴勒斯坦人进入黎巴嫩的协议。 1973年,当时的约旦国王侯赛因(King Hussein)袭击并摧毁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在哈希姆王国的军事基地,并将巴勒斯坦人驱逐出境。 巴勒斯坦人抵达黎巴嫩过后,就像他们试图在约旦那样,主要目的就是想要占领该国。

1975年4月15日,巴解向黎巴嫩的基督教领导发难。 黎巴嫩的基督徒坚定地捍卫自己的国家。但不幸的是黎巴嫩穆斯林选择与巴勒斯坦人站在一起,对抗他们的基督教同胞。这就是黎巴嫩内战的起因。

不久之后,叙利亚进入黎巴嫩支援巴解组织,以色列则入侵援助基督徒。 叙利亚和以色列都旨在寻找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黎巴嫩。 叙利亚想接管黎巴嫩,以色列则为了巩固和保护其边界。这些国家为了自身议程,摧毁了黎巴嫩。

Lebanese and PLO delegates argue at UN.

巴解组织,埃及和黎巴嫩代表在1978年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之前辩论。

马龙派长老枢机主教贝查拉·布特罗斯·赖伊(Bechara Boutros Rai)最近发表讲话反对真主党。 他似乎很有勇气。 你对他有什么看法?

枢机主教赖伊是黎巴嫩最重要的精神领袖。他代表着黎巴嫩、叙利亚、以色列、塞浦路斯以及世界各地的马龙派基督徒。

黎巴嫩目前的局势迫使赖伊枢机主教表明了其政治立场,尽管黎巴嫩的宗教领袖很少参与政事。 他的想法是勇敢,鼓舞和不可能的。 他呼吁黎巴嫩成为一个中立的国家,这主张引起了很多争议。 他具有勇气,但其他枢机主教在过去曾采取过更大胆的立场,尤其是在奥斯曼帝国时代。 即便如此,赖伊枢机主教最近发表声明的勇气也不应被忽视。

Lebanese Christian leader Cardinal Bechara Boutros Rai has decided to take on Hezbollah.

枢机主教赖伊一直都是个无所畏惧不会退缩的人。

您是否同意枢机主教关于黎巴嫩保持中立,像中东的瑞士那样的想法? 他的影响力足以在黎巴嫩实现这种政治变革吗?

就像其他所有热爱黎巴嫩并一心希望国家安好的黎巴嫩人一样,我当然同意他的想法。 国内受到真主党统治的大多数黎巴嫩人(这意味着大多数逊尼派穆斯林人口,大部分的德鲁兹教徒人口,大多数的基督教徒人口,以及许多的什叶派穆斯林)都会同意保持中立的想法。

对于大多数小国来说,保持中立是条正确的道路。考虑到黎巴嫩的地理位置处于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尤其合适。 叙利亚一直想吞并黎巴嫩,过去现在甚至未来他们都将不断尝试。 以色列则希望其和黎巴嫩的边界平静安全,也希望能从利塔尼河(Litani River)得到淡水供应。

至于改变黎巴嫩的政治方向,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枢机主教赖伊将需要获得议会大多数的支持。 但不幸的是,目前真主党在议会中获得多数支持,而且这是通过让奥恩当总统来分裂马龙派基督教徒来实现的。 这将让枢机主教难以得到议会的多数支持。 和真主党同一阵线的什叶派穆斯林及支持奥恩的基督徒在第一时间就抨击了枢机主教提出的中立黎巴嫩观点。

Martyrs' Square in Beirut 1960.

1960年贝鲁特市中心的烈士广场(Martyrs’ Square)。在所有战争之前,这座城市曾是中东的一颗明珠。 这城市还能重拾光辉吗?

为什么像米歇尔·奥恩这样的基督徒会与什叶派和真主党合作? 这些基督徒当然知道他们不能被信任。

像米歇尔·奥恩这样的基督徒对权力和头衔非常渴望,并会竭尽所能来得到它们。 奥恩一直被认为是个机会主义者。 因此,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向真主党屈膝以巩固其总统职位。奥恩也不是一个非常爱国的人。在追逐其总统梦的时候,他并不关心这个国家所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因此,他与真主党签署了所谓的“圣迈克尔协议”。

但这不代表奥恩信任真主党,也不是因为他认同真主党的理念。 这主要是因为他希望其女婿朱布兰·巴斯希尔(Jubran Bassil)成为继任者担任总统。这点他需要真主党来达成。 奥恩没有儿子,但有三个女儿,这就是为什么他会选择其女婿为继任者。

Lebanese Christian President Michel Aoun

黎巴嫩总统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是一名基督徒。按照该国的宪法总统必须是基督教徒,但他附庸予真主党并和他们站在同一阵线。

基督徒对真主党的普遍印象如何?

黎巴嫩多数人口曾经是基督徒。 基督徒们热爱黎巴嫩,相信黎巴嫩,并希望国家昌盛。 黎巴嫩也有很多什叶派穆斯林,他们也是黎巴嫩人。 但是,世界各地的什叶派穆斯林,不仅黎巴嫩,都不忠于某个国家。他们忠于其教派,而伊朗是什叶派伊斯兰教的心脏。

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的什叶派穆斯林并不忠于自己的国家,而是忠于什叶派伊斯兰教的核心 – 伊朗。 因此,黎巴嫩的大多数什叶派国民并不认为(比起支持自己的国家)支持伊朗有什么问题。

大多数黎巴嫩基督徒不追随真主党的议程,因为真主党绝不代表黎巴嫩人。 真主党作为伊朗的代理人并不获得黎巴嫩基督徒的信任。

在我记忆中,逊尼派和德鲁兹教徒也经常与什叶派发生冲突。 是这样吗?

确实是的。 2008年5月7日,真主党袭击了逊尼派穆斯林和德鲁兹教徒,炸死了120多人,并烧毁了时任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Al-Hariri)所拥有的未来电视台(Future TV)。

Saad Hariri also failed to weaken Hezbollah.

黎巴嫩前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曾是一名改革者,但他也未能削弱真主党的权力。

在战争时期,基督徒是否理解甚至同情以色列的自卫行为?

现在,黎巴嫩人已经普遍习惯以色列与国内其他党派之间的战争。 这些冲突发生在黎巴嫩,但不牵涉黎巴嫩人民。 他们了解以色列必须作出反应,但他们宁愿不忍受这种冲突。甚至有人希望以色列有一天能进入黎巴嫩,帮助他们摆脱真主党。

整体而言,黎巴嫩的马龙教派,希腊天主教徒和其他基督教徒如何看待他们的南部邻国以色列?

以色列于2000年突然从黎巴嫩南部撤出,迫使大部分南黎巴嫩军逃往以色列。当时基督徒们对此感到非常失望,尤其是经过了多年的并肩作战之后。 至此,基督徒不再像以前那样信任以色列。1978年至2000年之间,我相信大多数黎巴嫩基督徒都曾到访过以色列或与以色列人有生意往来。 目前,有些人仍在与以色列默默合作。

 

SLA soldiers and their families flee to the Israeli border in May 2000. Israel's sudden withdrawal left many Lebanese Christians angry and confused.

南黎巴嫩军士兵及其他们的家人于2000年5月逃往以色列边境。以色列的突然撤离让许多黎巴嫩基督徒感到愤怒和困惑。

若从圣经方面看事情呢? 黎巴嫩基督徒是否将今天的以色列视为圣经中的以色列的延续?

任何了解圣经和圣经预言的真正基督徒,都相信以色列国的再次崛起。 我们相信神的话。 我们知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归来之时就会有以色列。 但可悲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知道预言和圣经。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将以色列视为一个强大,富裕和成功的国家,并希望看到黎巴嫩像以色列一样自由和强大。 他们认为以色列国防军是中东最强大的军队。

您对以色列和黎巴嫩这两个国家的未来有何希望?

作为在以色列的黎巴嫩人,和曾经是黎巴嫩人的以色列人,我希望并祈祷有一天我们将在两国之间实现真正的和平。 我们想再次拜访我们的亲戚和朋友,看看我们的祖国。 我们希望黎巴嫩人来到圣地,看看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圣地,并结识以色列的犹太人,基督徒,德鲁兹教徒和穆斯林。 以色列人会喜欢黎巴嫩,那里有圣经中提到的许多地方,特别是所罗门王的密友希兰王(King Hiram)的陵墓。那将会是快乐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