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really controls Jerusalem and the Temple Mount? Olivier Fitoussi/Flash90
以色列

犹太人拥有耶路撒冷的主权吗?

答案对了解弥赛亚的回归时间至关重要。

阅读

耶路撒冷,圣经中的伟大君王之城。尽管在1967年6月的六日战争之后重新归于以色列管辖,但直至今天仍有许多人质疑以色列对整个城市的主权。 这些质疑者的主要论点为,根据现况,圣殿山上的穆斯林机构实际上是自治的。

域外领地

许多位于耶路撒冷的基督教教堂和修道院也是以“域外实体”的方式运作。 例如,分别由梵蒂冈,希腊东正教和俄罗斯东正教掌控的资产。 甚至是法国政府也完全掌控其位于城市边界内的私人土地,例如狮子门附近的毕士大池(Bethesda Pool)和橄榄山上的主祷文教堂(Pater Noster 。他们的国旗自豪地悬挂在圣城的外国领地内的这些建筑物顶部。

这是否代表以色列没有对耶路撒冷行使主权?

当然不是! 毋庸置疑的,在每个首都城市都有完全属于外国使馆和领事的各种域外地区。这种情况很常见,但完全不会削弱所在城市和国家的主权。

即便如此,某些弥赛亚犹太耶稣信徒坚持认为,由于圣殿所在的地方上有“穆罕默德活动”(伊斯兰活动),耶路撒冷尚不算一个主权犹太城市。他们还争辩说,弥赛亚耶稣的末世预言中:“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路加福音21:24)。

 犹太教进入圣殿山的限制

1967年6月,大多数以色列正统犹太教拉比,包括军事拉比,都在为一个让犹太人开放参访圣殿山的新现实感到讶异震惊 。以色列拉比理事会对圣洁圣地的开放感到恐慌。拉比理事会即迅速宣布禁止犹太人上圣殿山。 这项公告的显眼标志仍立于通往圣殿山的安全检查站附近。

然而今天,许多信奉以色列复国主义的犹太宗教人士无视这一决定,且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到访参观。这项自1967年开始的自我实行限制并不是因为没有主权,而是一项来自拉比理事会的独立决定。

  以色列对圣殿山的主权

1967年6月以色列国旗被置放在圆顶清真寺后不久后,国家当局故意把他们的国旗从穆斯林地区撤除。 此外,以色列允许伊斯兰逊尼派的传统宗教信托(Waqf)在圣殿山实行有限的民事自治。 以色列为此遭到民族主义犹太人和和千禧年论基督徒的严厉批评,被看作 “愚蠢”地放弃了对这座城市的主权。

这些组织仍然坚持,允许这种在圣殿山上进行的穆斯林内部“共享管制”,将为穆斯林主权在希律高原(两个历史悠久的圣殿所在) “敞开大门”。

但是,这种关于圣殿山当前局势的陈述是错误甚至具有误导性的。 必须认清的一点是,区域内的穆斯林是对他们自己的宗教事务有真正权利。例如,他们设定的社交规则,如非穆斯林游客的穿着和举止等。

另一项穆斯林在圣殿山的宗教“自治权”,与博物馆警卫的工作非常相似,之是为了防止非穆斯林进入圆顶和阿克萨这两个清真寺。

但其他情况下,只有以色列警察和其他安全单位才有权佩戴和使用武器。举个例子,该区域的所有进出入口由以色列当局控制着。而在穆斯林暴动和恐怖主义袭击之后,这些入口大门通常被以色列关闭。

约旦的牵涉

诚然,根据1994年以色列与约旦哈希姆王国之间签署的《和平条约》,约旦君主是圣殿山上的清真寺的名誉保护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亦声称对该区域拥有权利。尽管穆斯林在那里拥有某些行政权利,该地区的实际军事管辖权和最高统治权实际上属于以色列。区域内的以色列警察局明确显示了以色列对圣殿山的永久主权。

需要强调的是,圣殿山的穆斯林管理权无法取代以色列的主权。 例如,在2000年的阿克萨起义之后,以色列当局阻止穆斯林向通过穆格拉比大门(Mughrabi Gate,唯一向非穆斯林开放的大门)的访客收取10美元的门票。 同样的,以色列还阻止穆斯林现场出售食物和纪念品来阻断其收入来源。 与此同时,该区的“现况”是不含糊并被严格执行的,虽然偶尔受到穆斯林肇事者的挑衅。以色列在圣殿山的主权已是既成事实。

 美国承认以色列的耶路撒冷主权

2018年5月,以色列庆祝建国70周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 Trump)为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馆庄严地揭幕。 这不是一项普通的外交动作。 在面对来自国际间的许多反对声音,美国的决定是具有突破性的。在这七十年来,没有任何一个个国家愿意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 此外,美国把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举动大大破坏了1947年11月29日的联合国分区决议,该决议认为圣城应该被国际共有。

实际上在2017年,美国总统已经公开签署了一份正式文件,批准了美国立法机关自1995年以来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议。 从战略上来看,那适逢耶路撒冷50年前的回归。 因此不意外的,许多人甚至将特朗普的历史性决定比喻成古代的居鲁士(Cyrus)。居鲁士是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的国王,他允许犹太人返回耶路撒冷并重建城墙。

东耶路撒冷并未脱离西方城市

2019年11月19日,美国发表了另一项重要声明,直接影响了耶路撒冷的国际法律地位。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正式公布,相对于国际法,以色列在犹地亚和萨马里亚(包括东耶路撒冷及其周边地区)的平民定居点不再被视为非法。

换句话说,以色列对耶路撒冷东部自1967年6月的占领与全球法理并不矛盾。这一戏剧性声明意味着欧盟和联合国倡议的以色列对耶路撒冷及其周围地区的平行主权决议遭到拒绝。因此,耶路撒冷实际上已成为以色列的主权首都,而且不再被外邦人践踏。 “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 (罗马书11:25),如今 “犹太人的时代” 已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