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如何让新月沃土变得贫瘠
中东

伊斯兰教如何让新月沃土变得贫瘠

两千多年以来,新月沃土一直是世界文化,创新和贸易的中心。一直到穆斯林的到来…

阅读
由 阿夫沙隆.卡帕其 Avshalom Kapach

伊斯兰教的兴起和扩张,代表了 “古典时代”的终结。 约公元630年,阿拉伯穆斯林军队开始进攻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和波斯萨萨尼亚帝国。 这两个古典时代晚期的帝国,因为彼此之间的长年战争势力已经被削弱。 在这种情况下,东罗马人在636年失去了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土地, 642年失去埃及和北非整个非洲的土地。而这些土地都落到了阿拉伯人手中。

2000多年以来,新月沃土一直是区域和全球的文明与文化中心。 世界上最强大,最先进的王国皆在此建立,或试图在此留下烙印。 也正是在新月沃土,科技创新蓬勃发展,新建筑兴起,新宗教诞生。 新月沃土从西边的埃及,以色列,约旦,黎巴嫩和叙利亚,延伸到北边的土耳其南部边缘,东边的伊拉克东北部和伊朗西南部,并在南边包围了阿拉伯半岛的半干旱地区。  历史告诉我们,这里就是人类最早在城市定居并从事农业和畜牧业的地方。

北部的美索不达米亚(伊拉克)和南部的埃及,是为文明社会做出了宝贵的文化和社会贡献的两座灯塔。这些贡献至今持续影响着我们。 在公元前2000年,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推动了科学,技术和文学的巨大发展。 公元前8世纪,亚述帝国统治着这个地区并将这里转变为全球经济强权。 新月沃土是一部帝国兴衰史,见证了一些国家的诞生和衰落。 这里极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和农业发展中心。创新的灌溉技术使干旱地区重获新生,而新兴的文化吸引了游牧部落进入了大城市。 整个沙漠部落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变成为了富有的商人。 纳巴第人的香料之路上点缀着的宏伟城市,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但伊斯兰教在公元7世纪兴起。在征服了整个阿拉伯半岛之后,新皈依的穆斯林将目光移向了新月沃土。 这造成了城市和肥沃的农业地区被摧毁,文化和人口被毁坏和大量减少。 曾经是人类文明指标的中东沃土变得贫瘠,许多部落和人口离开了该地区。 沙漠中的纳巴泰人城市和贸易路线也接着消失了。 在公元4至6世纪的拜占庭时期,约3至4百万人居住在以色列的土地上, 那是一个非常繁荣的时期。 但从被阿拉伯人征服到公元10世纪,当地人口仅仅介于数万到数十万。

埃及曾经是古典时期的世界粮仓,也是重要的文化中心。埃及的中心是举世闻名的亚历山大城,其法罗斯岛灯塔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观之一。 但即使埃及仍然是重要的经济行政中心,法罗斯岛灯塔的光线却逐渐减弱直到完全消失。 而埃及也失去了其地位和全球重要性。

亚历山大灯塔想象图

而美索不达米亚,则是古代文化的奠基地。这里是同样著名的空中花园的所在地,最初受到阿拉伯人的重视。 这里成为了伊斯兰帝国的新中心。 由阿拉伯人建立的巴格达成为了世界文化中心。诗歌,哲学,地理,医学和科学在此发展。 从9世纪到10世纪,这座城市蓬勃发展。 但与过去的美索不达米亚伟大的城市和帝国不同,巴格达对中东其他地区没有太多积极影响。 巴格达也没有给其他国家带来经济和社会政治繁荣,反而加剧了区域两极化,最终导致了社会秩序的破坏。

马尔丁大回教堂,美索不达米亚

因西顿(Sidon),加沙(Gaza),亚实基伦(Ashkelon)和亚历山大(Alexandria)等港口而闻名的地中海沿岸地区,渐渐失去了商业价值。原本像人类与文化之间的桥梁的地中海,逐渐成为了两个对立世界:东方的伊斯兰教和西方的基督教之间的边界。

在伊斯兰统治下,中东地区在过去一千年来陷入了深渊。 上个世纪,随着以色列在其古老的家园重建,生命力至少回到了新月沃土的一个小角落。这是被伊斯兰征服之前,曾经拥有的愿景。 随着以色列的戏剧性复国,穆斯林在1300年来第一次失去了土地予犹太人。 而这是伊斯兰根本无法容忍的。 根据《古兰经》,属于伊斯兰的土壤必得重新夺回。

而即使拥有现代化的石油财富,阿拉伯国家仍然无法为科学和文化做出任何重大贡献。 伊斯兰教让新月沃土变得毫无生命力。 让人担心的是,至今任何前进的努力最终也只会被新圣战所吞噬。 只需要看看伊斯兰国(ISIS)最近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进行的征服,就可以了解到该地区的人民在过去的一千年来,在伊斯兰教的打压下所一直承受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