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硬着颈项”的特质伤害了所有人 Tomer Neuberg/Flash90
冠状病毒

以色列“硬着颈项”的特质伤害了所有人

我们的人民都是固执倔强的。

阅读

以色列前政府秘书兹维·豪瑟(Zvi Hauser)几周前接受免费日报《Israel Hayom 》采访时强调:“我们犹太人是固执倔强而且不会把事情看成理所当然的民族。” 世界摩洛哥犹太人协会主席萨米·本·施特里特(Sami Ben Shitrit)也向《Ma’ariv日报指出我们人民的这种圣经特质:“无论是检疫或封锁都不会使我们免于冠状病毒的感染,因为我们的人民是固执的。其中大多数的人根本不遵循指示。”

近几个月来,许多政客和拉比一直在以色列媒体上抱怨以色列民众在冠病危机期间不听话。 每一个群体,每一个社区都以自己的方式展现犹太人的特性:倔强和“硬着颈项”。

不服从的行为任何不戴口罩的人将被罚款。

现代的政治人物并不是第一个用“硬着颈项”来形容以色列的人。 在圣经中数次神称以色列的子民“硬着颈项”。 以色列的人民尽管受到了启示和经历过奇迹,却屡屡不服从。 摩西和其他先知为此哀泣了多少次? 以色列的子民没有纪律也不心存感恩。圣经时代时这个样子,几千年后的今天还是一样。 但是,神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与以色列的盟约。

但神又是为什么选择了这个固执的民族,而不是众多其他民族中比较听话的呢?

当摩西在西奈山上接受石板时,神向他启示了下边发生的事情。 他的人民打造了一头金牛犊,并开始进行膜拜和献祭,仿佛是金牛犊把他们从埃及解救出来。耶和华对摩西说:‘我看这百姓真是硬着颈项的百姓。’”(出埃及记32:9)

希伯来语中“硬着颈项”一词在圣经中多次出现,并且都只与以色列人民有关。Kashe Oref(קשהעורף)由两个词组成。Kashe意思是坚强,刚硬或坚定。 Oref是颈项。 先知们试图警告以色列人的王国,他们却不听从,竟硬着颈项,效法他们列祖,不信服耶和华他们的神(列王纪下17:14)。

所罗门王将这种特质比喻为无法治愈的事:无视警告的人,仍然硬着颈项,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颈部疼痛是因为颈部肌肉的紧张和痉挛所引起的。 疼痛通常会延伸到头后部。 颈项僵硬的人难以转动头部,并且会引起疼痛。 这限制了他的观点和视野。 由于“硬着颈项”,所以无法看到大局。 “硬着颈项”的人坚持自己的习惯,为自己不能转动颈项而找借口遵循自己的意志。 即使有人充满爱心地对这个倔强的人说话,他也不会被说服。

这意味着一个固执的人通常是不服从和目中无人的, 但也可以是刚毅,坚定和坚持不懈的。

“伊扎克·沙米尔(Yitzhak Shamir)是谦虚,诚实和固执的。” 以色列前首席拉比以色列· 迈尔·劳(Israel Meir Lau)曾经这样说过, “最后一个特质可以被看作是不好的,但摩西却不这么认为。 伊扎克的固执有其正面意义。他拒绝对犹大和撒玛利亚这两个圣经重地作出任何妥协。” 为了捍卫自己的人民,摩西用了神对以色列的指责来让以色列免于责罚。 固执或“硬着颈项”可以是一种积极的特质。 固执的人表现出刚毅和坚韧。 具有品格、价值观和原则的人,会坚守他们相信的事物。

 “谦虚,诚实和固执 前总理伊扎克·沙米尔(Yitzhak Shamir1985年)

起初,神对其子民的行为感到失望。祂派遣天使伴随其子民到奶和蜂蜜流淌之地。但祂中途不想同他们上去,因为他们是固执的人,祂会在途中灭绝他们(出埃及记33)。在下一章中,摩西恳求说:“主啊,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我们中间同行,因为这是硬着颈项的百姓。又求你赦免我们的罪孽和罪恶,以我们为你的产业。” 。而以色列的固执倔强终将被证明是正面的。

如今他们像顽固的孩子一样叛逆,但有一天他们将像一个刚毅坚韧的人那样忠于神。各国将迫使他们同化,但他们将坚定地顽抗。他们将被迫改信其他外来宗教,但会极力拒绝。以色列的人民会因圣化和追随神之名,而受到侮辱、迫害和受到致命的打击。但通过了这一切考验,他们将坚定地遵守着其先祖与全能的神所达成的盟约。还有哪个民族有这种素质呢?

《塔木德》(Pesachim 87)为何西阿(Hosea)的故事描绘了一些背景。当神告诉何西阿以色列罪孽深重时,先知如是回应道:“宇宙之主,世界的一切都是您的。 请用另一个民族来替换他们吧。” 换句话说,让我们看看是否还有其他民族,能在固守神的话方面做得更好。

抗议内塔尼亚胡的示威-人民之间没有纪律

的确,这种特殊的性格特征一路上会导致他们犯下许多错误,而不仅仅只是对神的不服从。这也是我们在在当前形势下所看到的,导致许多人批评自己的以色列同胞。我们对人和政府不服从。我们没有纪律,每个人都固执地认为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把圣经名言挂嘴边。以色列确实是一个“硬着颈项”的民族。

但我们也不要忘记这就是我们民族的特点之一。这一特征,让以色列人在每一个世代都能排除万难,并最终荣耀神的名字。尽管两千多年来散布在世界各地,但他们保留了自己的民族属性而不被诱惑。今天,由于神的恩典和自己倔强的个性,以色列今天得以在自己的土地上重生。这是很久以当摩西面对正愤怒的全能的神,并捍卫自己的民族的时候所预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