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热切等待美国大选最终结果…巴勒斯坦人也是如此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认为美国的大选结果对他们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但他们所期盼的结果不一样。

以色列人热切等待美国大选最终结果…巴勒斯坦人也是如此
Flash90

即使在以色列,也很难看到媒体谈论美国总统大选以外的任何课题。

正如许多以色列评论员,包括来自本社的齐维·萨丹(Tsvi Sadan)所指出的那样,这场白宫竞选对以色列命运的影响比任何其他时候都更为重大。

本周早些时候,犹太定居者运动的领导人聚集在犹太教最神圣的圣地,恳求神让美国总统特朗普连任多四年。

以色列的选民坚定地右倾,而过去一周所进行的民调显示:如果能够在美国大选中投票,则绝大多数人会选择投特朗普。 这与美国庞大的犹太人口传统上倾向投选民主党人的投票习惯形成鲜明对比。

尽管大多数非宗教虔诚的美国犹太人首要关注的是美国的国内问题,以色列的犹太人则很自然地更关心椭圆形办公室主人的潜在外交政策。

在过去的四年中,特朗普表现出其愿意作出对以色列有利的举动,这是他之前的其他总统不曾准备或未能作出的。 另一方面,乔·拜登(Joe Biden)之前担任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副总统,而奥巴马被许多人视为美国历史上最反以色列的总统。 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以色列人担心拜登当选总统会削弱甚至损害美以关系。

本周早些时候的《巴尔福宣言》周年纪念日巴勒斯坦人在加沙烧毁了特朗普和亚瑟·巴尔福爵士(Lord Arthur Balfour)的照片,以纪念

巴勒斯坦人的恐惧

在“西岸”安全栅栏的另一侧,巴勒斯坦人则完全相反。 对于他们来说,特朗普的胜利将是一场空前的灾难。

巴勒斯坦人认为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最亲穆斯林甚至是亲巴勒斯坦的总统(他们希望拜登也是如此),而特朗普则是一个只渴望推动犹太国家议程的坚定犹太复国主义者。

对于那些关注此课题的人,这里有两点比较讽刺的是:

  1. 尽管巴勒斯坦人将特朗普视为以色列的伟大拥护者,但他在美国(即使是国会中的巴勒斯坦代表) 经常被指责为反犹太主义者和其他形式的种族主义者。
  2. 特朗普在推动和平进程上倾向以色列的利益,曾被推断将在阿拉伯世界引发一波敌意和暴力。 但是,他的政策却促成了前所未有的和平进程,见证了三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并承诺将有更多的国家效仿。

但是回到巴勒斯坦人这边。

几十年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设法将其民族主义议程变成整个阿拉伯世界的首要大事。 一些宁愿照顾自身利益的温和阿拉伯政权,特朗普通过给予他们摆脱以巴冲突困境所需的国际支持,从而改变了一切。

当然,这对那些坚持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愿景,要以巴勒斯坦国来取代以色列的人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他们只希望看到拜登击败特朗普胜选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