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防军对敬畏神的将领的顾忌 IDF Spokesperson
以色列

以色列国防军对敬畏神的将领的顾忌

以色列最有才华的将领之一永远无法爬到最高处的原因 -他过于虔诚

阅读

自以色列1948年建国以来,政治议程就一直与以色列军队交织在一起。尽管总理大卫·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足够睿智,将所有准军事团体包括社会主义的哈加拿(Haganah),共产主义的帕尔马赫(Palmach), 修正主义的埃策尔(Etzel,或称伊尔贡Irgun)和以色列自由战士莱希(Lehi)都结合在一起。 但他并不信任修订主义者可以被委托担任高级指挥职位。

本·古里昂的疑虑变成了一项非正式政策。这项政策像一面玻璃天花板,限制了被认定为右翼分子的军官擢升到军阶更顶端。 那些在政治上倾右的人常常注意到,尽管以色列国防军官兵课程毕业生中有40%是信仰虔诚的人士,但只有极少数人能担任旅长以上的职务,而且从未有人担任过总参谋部成员。

以色列国防军不成文的政治歧视,如今通过已进入政治舞台的退役参谋长和将领们表露无遗。 从1948年到今天,几乎所有的这些人都加入了工党。后来工党又分裂为一系列左翼政党,从温和左派“蓝白联盟”到极左的民主联盟。

看看由三名前参谋长组成的蓝白联盟,就足以理解以色列国防军的政治倾向。而这也体现在不寻常的极左军队广播电台加莱·扎哈尔(Galei Zahal)之中。

 

引用圣经的誓师演说

奥弗·温特准将(Ofer Winter)证实了这种歧视,并揭露了体制内对信仰虔诚的官员根深蒂固的恐惧。信仰虔诚者被视为需依靠他们 “虚构的朋友” 来赢得战斗。

温特在“行动保护区”(也被称为2014年加沙战争)中获得了“名声”,当时他是吉瓦地旅(Givati Brigade)的杰出指挥官。 温特在高级军官眼中的不好名声,源自于他写的一页战前誓师演说。他这样写道:

历史选择了我们站在最前线,与诅咒以色列的神的加沙恐怖主义敌人作战……我仰望天空,与您一同呼喊:以色列啊,请聆听,耶和华是我们的神,耶和华是唯一的神。我们为您的以色列民族与鄙视您名字的敌人作战,请为我们带来胜利。

尽管温特在战斗中表现出色,但他圣经式的誓师演说被他的上司认为是宗教狂热者的措辞,把神带到了不属于祂的地方。 就仅出于这个原因,当时的参谋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及其继任者加迪·埃赞科(Gadi Eizenkot)决意让温特的军事生涯戛然而止。

从那时候开始,温特忍受了一连串的抹黑,其中包括被指控支持他手下一名被提控不当性行为的营长。 但是温特因为其过人才能而没有被冷落。这也就解释了尽管经历了种种批评,他还是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担任了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和纳夫塔利·本内特(Naftali Bennet)的军事秘书。

Ofer Winter trusts in God to bring Israel victory.

奥弗.温特准将(Brig.-Gen. Ofer Winter)。令人遗憾的是,以色列军中对信仰虔诚的将领并不宽容。

这是神所定的日子

更为鹰派的现任参谋长阿维夫·科恰维(Aviv Kochavi)本月决定任命温特为第98伞兵师的新司令。该师是预备役师,也被称为“火力编队”。

在司令权移交仪式上,温特引用诗篇118作为开头: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

然后他继续祈祷:神,请赐给我谦卑,勇敢和智慧,以便我带领这些人面对我们面前的挑战。

温特也说了在这个自由思想时代不应被视作理所当然的事情,那就是他致力投入于为战胜敌人而备战。

由于这样的演说若没有事前得到参谋长的首肯是不可思议的。因此温特的任命可能标志着一种改变。改变了这种经历了数十年,对被视为信仰过于虔诚或过于保守的军官的歧视。即便如此,顽固的左派军中高官在执掌军队数十年后,已经创造了一种难以根除的政治亚文化。

举个例子,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就最近的司令权移交进行报道时,省略了温特在演说开头的诗篇引用。 这也显示,科恰维对信仰虔诚军官的更为开明政策,很可能将随他的离任而结束。

但至少目前为止,神被允许再次进入到以色列军队的兵营中,尽管只是作为下士或中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