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阿联酋和平协议中缺失的一环 Creative Commons
意见

以色列阿联酋和平协议中缺失的一环

值得为正常化外交关系影响以色列的军事优势吗?

阅读
由 杰森·西尔弗曼 Jason Silverman

在热烈欢庆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即将签署的和平协议,以及对协议的无休止讨论之后,不久人们就发现到了缺失的一环。而这随之改变了一些人目前对这项协议的看法。 人们最初的反应是倾向欢迎这项协议,并认为已经开了与阿拉伯国家缔和的先河,以后将达成更多的和平协议。 以色列官方代表已经访问了阿联酋,而官方对话已经带动了特拉维夫(Tel Aviv)和阿布扎比(Abu Dhabi)之间的可能直航。 但是才过了几天,就被发现了协议中附带着一个“次要的”而且并未公布的条款。

公众并不知情的是,在阿联酋与以色列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的同时,其和美国也正达成另一笔交易。这项广受赞誉的和平协议,可能成为阿联酋增加军备采购的途径。 据报道,美国正在和阿联酋进行军备交易,其中包括出售F-35隐形战斗机及武装无人机。 阿联酋的一位高级外交官在接受以色列Ynet采访时说:“与以色列签署的协议将为美国F-35的军售扫除障碍。” 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甚至断言,这项协议增加了出售F-35给阿联酋的可能性。

这款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仅出售予一定数量的亲密盟友。将这种先进的武器交到动乱的中东地区的某个国家手上,让以色列的安全机构感到担忧。 在以色列国内遭受到强烈抨击后,以色列总理办公室发表了正式声明,否认对该交易知情。 但是,一名阿联酋高级官员向以色列媒体报道说这实际上是不正确的。内塔尼亚胡总理完全清楚这项和平协议是以这笔数十亿美元的军售交易作为条件的。

阿联酋-以色列协议的制定招来了很多批评,而与此同时,也厘清了所涉及的三个国家背后的战略逻辑。 首先,国防部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和外交部长加比·阿什肯纳齐(Gabi Ashkenazi)均对该协议毫不知情,而且是在协议达成后才被知会。 尽管此事无法被确定,但两人很可能会在发现该和平协议附带军售交易条件时,阻拦谈判的进行。 然而即便如此,隐瞒两位负责以色列国安和外交的最高级官员也难以推脱。

无论达成和平协议与否,向中东地区的另一个国家出售先进武器违反了以色列(特别是对美国)长期以来的原则和认知。主要是自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以来,以色列一直把保持地区军事优势视为重中之重。 从那时起,美国总体上也优先关注其盟友的安全问题,并遵守了这一政策。

第二,支持以色列并不会改变两个主权国家的利益并不总是相互挂钩的事实。尽管特朗普总统采取了空前亲以色列的立场和政策,但也只有一个核心因素驱动所有总统们的外交决策,那就是国家利益。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是特朗普总统特有的。以国家利益驱动外交决策是国际政治的核心原则之一,被视为放诸四海皆准。 正如特朗普总统上周所说的,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是为“福音派信徒”而作的决定。换句话说,是为了讨好关键选票基础。

此外,即使是最坚定的美以联盟推动者,也必须考虑到美国和以色列的利益并不总是一致的事实。以色列在经历了与阿拉伯邻国发生大规模战争及创伤后,有理由视他们(阿拉伯国家)日益增加的军事能力为潜在国安威胁,无论他们之间是否签署了和平协议。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与约旦和埃及签署和平条约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以色列仍然要求保持其军事优势。

于此同时,美国为以色列的这些潜在敌人供应军事武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目前正处于国势衰落时期,而中国则强势崛起(某种程度上俄罗斯亦然)。美国一直在努力维护其国际霸权地位。因此, 美国必须坚定阻止中国或俄罗斯试图以供应军事武器来换取该地区的影响力。

很重要的一点是,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达至关系正常化无法不付出代价。 在这次协议中,三个参与国家-美国,以色列和阿联酋-都在争取属于自己的胜利,他们也确实做到了。但就如所有的政治成就,这都是有代价的。 外交关系永远是一种平衡取舍,而你永远不会得到你想要的。 相反的,你得尽力争取获得最大的利益。 实用主义在国际外交领域是最实用的。

尽管如此,这项协议对以色列的外交而言是一项重大的成就,其利益远远大于成本。 这为以色列敞开了大门,得以进一步与传统上敌对的阿拉伯国家实现正常化的关系。 但会到什么样的程度呢?

最初在两国达成协议之后,许多人开始认同 “内塔尼亚胡主义” 或许是正确的。 数十年来,内塔尼亚胡总理一直尝试让世界接受,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正常化,不必以与巴勒斯坦人的和平作为条件。他坚持必须先达成外交关系正常化,然后与巴勒斯坦人实现和平。

为了确保阿拉伯-以色列的和平只能通过拉姆安拉(Ramallah),内塔尼亚胡的立场常常遭到唾骂。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和平协议显示了内塔尼亚胡至少部分观点是正确的。 解决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冲突,已经渐渐不再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正常化的障碍。

但是,阿拉伯世界的一些反应显示,内塔尼亚胡主义仍然有一个明显的局限。 沙特阿拉伯是阿拉伯国家和穆斯林世界的精神中心。沙特阿拉伯过去在安全问题上与以色列暗中联系。沙特阿拉伯表示,他们仍然致力于《阿拉伯和平倡议》作为与以色列和平的基础。 由阿拉伯联盟成员于2002年签署的《阿拉伯和平倡议》表明,只有在以色列撤离其于1967年占领的土地,并依该边界让巴勒斯坦建国及公正解决巴勒斯坦难民定居问题后,阿拉伯世界才会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此外,苏丹一开始表示希望不久后能够达成类似协议,但已撤回该声明,并撤换了其外交部发言人。

尽管如此,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协议仍是一项历史性的成就,以后也可能会和其他一些阿拉伯国家达成进一步协议。 但是,只要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之间长达一个世纪的冲突仍未解决,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实现永久和平的希望将仍然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虽然确实有一些阿拉伯国家将略过巴勒斯坦人,并与以色列的达成正常化关系。但要实现该区域大部分国家的和平,仍然必须通过拉姆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