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阿联酋和平协议的余波 Public Domain
中东

以色列阿联酋和平协议的余波

一些阿拉伯势力与以色列的关系如今已成为话题

阅读

随着以色列对犹地亚(Judea)和撒马利亚(Samaria)部分地区以及整个约旦河谷的主权行使计划暂时被搁置,其和一些阿拉伯国家之间关系的惊人发展如今已成为话题。

上周末以色列和阿拉伯媒体报道了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公开宣布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决定。多年来,两国一直处于友好但非正式的外交关系。

两国关系发生变化的第一个迹象是在冠病期间,阿联酋国家航空公司 – 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lines,)提供了两趟直飞本古里安机场(Ben Gurion Airport)的航班。

阿提哈德航空为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带来了医药设备和药品,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拒绝接收这些援助。他们认为接受援助将被视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系正常化。 以色列随后决定将援助品运送到阿什杜德港(Ashdod)暂时储存,然后再转移到加沙。

一名男子在耶路撒冷总理官邸外挥舞着巨大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国旗

在美国官员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美国驻耶路撒冷大使戴维·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在幕后努力斡旋下,以及得到了来自巴林与埃及政府的协助,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关系正常化终于取得了成果。 “我感激埃及总统艾尔·西西(al-Sisi)以及阿曼和巴林政府对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历史性和平协议的支持。这项协议扩大了和平圈子,并将对整个区域有利。” 总理内塔尼亚胡(Benyamin Netanyahu)在声明中说道。

下一个将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关系的阿拉伯国家,预计将是以色列友国巴林(Bahrain)。 专家指出沙特阿拉伯可能会效仿,但这还有待观察。这是因为沙特领导人对于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关系的立场总是含糊不明确。

总理内塔尼亚胡于2020年8月13日周四晚也致电以色列情报局摩萨德(Mossad)局长尤西·科恩(Yossi Cohen),感谢他和摩萨德多年来协助发展海湾国家之间的关系,并促成了这项和平协议。科恩是以色列历史上最成功的情报局局长之一。他于周日前往阿联酋与当地领导人会面。而这一次的访问在以色列与阿联酋签署和平协议之前就已经敲定。

总理本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和摩萨德局长尤西·科恩(Yossi Cohen)(档案图片)

据报道,在爆发第一波冠病疫情期间,这名情报局局长还负责为以色列从海湾国家购入防护口罩。

现在人们普遍预测,一旦正式确立直接航班,阿布扎比(Abu Dhabi)和迪拜(Dubai)将成为以色列游客的主要观光点。这个富裕的海湾国家的现代化外表来自于其耸入云宵的摩天楼和先进新颖的商业项目。然而阿联酋其实是个宗教上非常保守,在公民权利和言论自由上毫无改革的一个国家。

此外,很难预期以色列人会舍弃他们最喜欢的度假胜地土耳其,改为前往阿联酋观光。 到访过阿联酋的以色列人说他们预料前往阿联酋更多会是为了商务而非观光。

一些专家声称,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和平协议将提高特朗普总统再次当选的机会。而预料在11月大选之前,将有另一个阿拉伯国家承认以色列。

但可以肯定的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再次错过了机会。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已经要求召开阿拉伯联盟紧急会议,以讨论阿以协议的影响。但许多阿拉伯国家并未谴责该协议已足以说明情况。

巴勒斯坦人在西岸城市希伯仑(Hebron)抗议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交协议。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与联合国联系,以解释这项和平协议带来的“危险”。巴勒斯坦也再次利用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威胁以色列和阿联酋。 根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说法,阿联酋与以色列之间的协议构成了 “对阿克萨清真寺和耶路撒冷的背叛”。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官员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PLO)主席塞伯·埃雷卡特(Saeb Erekat)认为该协议 “破坏了2002年的《阿拉伯和平倡议》和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 和平应该是从结束占领开始,而不是两国关系正常化和建立外交。” 这位前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首席谈判代表声称,这项协议是 “在巴勒斯坦人的背后捅了一刀”。

其他巴勒斯坦官员也补充说,阿联酋加入了“最终将被历史遗弃的叛徒行列”。 巴勒斯坦得到了土耳其和伊朗的支持。两国的领导人也谴责了该协议,甚至声称这是“对伊斯兰的背叛” ,并 “将以烈士的血洒在通往耶路撒冷的道路上。”

任职伊朗司法机构的易卜拉欣·赖伊斯(Ebrahim Raisi)声称,该协议显示了美国因为伊朗的“伊斯兰体系”,在该区域的影响力正在减弱。他也表示阿联酋是与“弑童者” 达成协议。

前奥巴马政府官员本·罗德斯(Ben Rhodes)则声称,在华府宣布的这项协议是两名国外领导人内塔尼亚胡和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Sheikh Mohammed Bin-Zayed)的选举伎俩。他们希望特朗普在11月赢得总统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