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新政府 :介于冷漠与愤怒之间
意见

以色列新政府 :介于冷漠与愤怒之间

政敌企图推翻内塔尼亚胡,以色列民主备受考验

阅读

利库德集团(Likud)与蓝白党余部终于在大屠杀纪念日前夕签署了联盟协议。 民意调查显示,有61%的以色列人支持在冠状病毒肆虐期间组成的这个政府。 这种表面上的“支持率”,透露了人民对真正分裂以色列的问题表现出了极大的冷漠。 实际上,以色列人需要的就只是一个政府。

 

照片:右翼分子对最高法院干涉以色列民主表示抗议

 

但是,这个新政府的成立是以蓝白联盟的崩盘作为代价的。许多选民为此感到痛心和愤怒。 有些人直呼领导人班尼·甘茨(Benny Gantz)为叛徒。 未来党(Yesh Atid)直至此前还是蓝白联盟中的第二大派系,其领导人耶尔·拉皮德(Yair Lapid)称甘茨的大逆转(甘茨之前发起罢免内塔尼亚胡运动)是以色列现代历史上最大的骗局。

未来党议员奥菲.舍拉(Ofer Shelah), 蓝白联盟的意识形态拥护者,在其一个愤怒的脸书帖子中,痛斥甘茨和加比·阿什肯纳齐(Gabi Ashkenazi)这两位领导着蓝白联盟剩余派系的以色列国防军前参谋长:“ 他们是毫无骨气,毫无立场的领导人。他们关心的只是自身的利益。” 这跟两人的反对者一直以来的批评不谋而合。

另一方面,许多右翼分子则对内塔尼亚胡同意达成联盟协议深表愤怒。协议中同意蓝白联盟仅有15席的以色列韧性党(由甘茨领导)与坐拥36席的利库德集团共享权力,以及让甘茨在政府三年任期后半段出任总理。

这样的联盟意味着这个紧急联合政府将拥有不少于32名部长,双方各据一半职务。但是,尤其激怒右翼支持者的是,内塔尼亚胡同意任命韧性党的以色列议员阿维·尼森科恩(Avi Nissenkorn)担任下一任司法部长。这被视为内塔尼亚胡对最高法院(被视为实际上的最高权力)及其涉及的审讯屈服。这使此前双方就兼并约旦河谷达成的协议也变得黯然失色。

联合政府的成立还意味着一切罢免内塔尼亚胡担任总理的立法程序将被暂停。目前的法律允许接受刑事调查的内塔尼亚胡继续担任总理,直至法院作出最终裁决。 此前,蓝白联盟欲通过新立法罢免内塔尼亚胡,被右翼集团斥为粗暴而不民主的手法。如今甘茨加入联合政府后,联盟协议明确指出在新政府成立的首18个月内,内塔尼亚胡的总理职务不能被终止。

因此,左翼代表包括以色列国家安全局的几任前局长:亚米.阿亚隆(Ami Ayalon),卡米.吉雍(Carmi Gillon)及于瓦.迪斯京(Yuval Diskin),向最高法院提呈诉求,要求法院罢免涉及犯罪活动的内塔尼亚胡。但是如前面所述,在现有的法律下这项罢免诉求并不需要被执行。因此,最高法院现在必须决定其职责是执行现有法律,或是重新诠释法律(这有助推翻内塔尼亚胡)。而且,作为一个稳固多数政府的领导人,内塔尼亚胡如今也代表以色列民主的多数民意。

预见到多数民意的问题,这份54页的述求试图说服法院忽视民意。举例,在述求中的第76段提到“不能正面直接地下定论,民意是支持被提控者担任总理的,因为人民可以有许多理由投选他(内塔尼亚胡)。”换句话说,上诉述求呼吁最高法院罢黜民主以迎合少数民意。因此,倘若最高法院的裁决对诉求有利,那就无异于变相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