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基督教徒:我们将追随以色列 Tsvi Sadan
信仰

以色列基督教徒:我们将追随以色列

以色列的阿拉伯村庄科发.亚西夫(Kfar Yasif),位于古老的地中海沿海城市阿卡(Acre)以东八英里(13公里)处,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圣经时代。

阅读

其阿拉伯名称的意思为约瑟夫村,被认为是以公元一世纪罗马犹太历史学家弗拉维乌斯·约瑟夫斯(Flavius Josephus)的名字命名。

当我把车驶入邀请我的谢哈德(Shehade)一家的车道时,萨富安(Safuan)让我注意到了屋顶上的以色列国旗。 他说,国旗全年都张挂在那里,而不仅仅是在独立日。

犹太人家庭曾断断续续地在这里生活,直到1840年左右。今天,则大多数是阿拉伯基督教徒。主要是希腊东正教徒,还有一些天主教和圣公宗家庭。 其余的是穆斯林,以及少数德鲁兹(Druze)家庭。德鲁兹是埃-卡德尔(El-Khader)陵墓的守墓者。埃-卡德尔是德鲁兹宗教的五个最高先知之一。

Israel Today 与该村庄的四名基督徒会面:希腊天主教的埃利亚斯·阿贝德神父(Elias Abed,),希腊东正教的谢哈德夫妇,萨富安(Safuan和梅顺(Maysoon),以及在以色列空军服役的天主教徒埃米尔(Amir(基于安全理由无法使用其真实姓名)。

埃米尔和埃里亚斯神父都在村里一个负责基督教事务的新委员会服务。在我们的谈话中,频频提到了这一种基督教各派之间的正式合作。

碰巧的是在我们见面后的两天,《第二新闻频道》报道希腊东正教神父加布里埃尔·纳达夫(Gabriel Naddaf)被指控向跟他接触的年轻人提出性回报要求。纳达夫神父是许多以色列犹太人眼中,以色列阿拉伯语基督教社区的代表人物。这是一个让社会震惊的新闻,因为纳达夫神父是其中一名拥有特别殊荣,点燃12个独立日正式火炬之一的社会人士(见2016年5月的Israel Today)。

在采访中,纳达夫神父的名字几乎没有被提起。但鉴于指控的严重性,萨福安有简短地谈起了这件事。 “我们听到有关他的事情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说道, “大家都知道他的 ‘保镖’ 萨默·佐津(Samer Jozin)曾因性侵和勒索被控。”

萨富安认为,纳达夫神父只能代表他自己。“我们的神职人员不接受他。 如果有人有资格代表我们,那就是来自阿布桑南(Abu Snan)的迪米特里·穆萨(Dimitri Moussa)神父。”

纳达夫神父通过公开鼓励以色列基督徒为以色列国防军(IDF)服役而为自己赢得了名声。 但是萨富福安坚持道:“所有基督徒都赞成在以色列军队中服役。 我们不需要纳达夫来说服我们。”

这最后一个论点在整个采访中都被强调。而我们也从现在开始,把讲阿拉伯语的以色列基督徒直接称为基督徒。

 

Israel Today: :当今的基督徒似乎并不畏惧与以色列站在一起。 这是新现象吗?

埃米尔:我从小就热爱以色列 [埃米尔今年42岁]。 我是第一位在以色列海军服役的基督徒。 今天,我和我兄弟都在空军服役。 不过,我们不强迫应征[军事]入伍。但我们为所有想入伍的人树立榜样。

埃里亚斯神父:现在,基督徒正从伊拉克,叙利亚和巴勒斯坦逃离。 我们也明白,我们将一直追随以色列。 关于入伍一事,我们让人们按照自己的良知行事。 我们包容那些入伍和选择不入伍的人。 我们必须是良好公民。 而那些不尊重以色列的人,欢迎他们离开。

您认为自己是阿拉伯人还是巴勒斯坦人?

埃里亚斯神父:我的身份证上注明我是阿拉伯人,但我认为自己是以色列基督徒。 我是这个国家的子民。

埃米尔:我是忠于国家的以色列基督徒。 我是以色列人,不是巴勒斯坦人。

萨富安:我是庆祝以色列独立日的以色列人。

梅顺:基督徒源于犹太人,或者至少在这他们是这样说的。 我相信我的内心深处就是个犹太人。

以色列有神学上的意义吗?

埃里亚斯神父:我们不把以色列看作是预言的应验。 以色列没有神政教合一。 我想看看犹太人对自己的宗教有多深的兴趣。 如果犹太人更多地献身于宗教,我们可能会不这么认为。

梅顺: 我相信以色列是预言的实现。 我相信基督徒是犹太人民的一部分。 我的母亲教我《妥拉》(Torah),我也给我的孩子们念《妥拉》。《旧约》和《新约》 我们都相信。

在我们的访谈进行着的时候,附近清真寺响亮的扬声器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所以我们问道:你们与穆斯林邻居的关系如何?

埃米尔:我们尝试着互相尊重,但这里的穆斯林变得越来越极端。 很难与那些从小受到仇恨教育的人对话。 扬声器真的是一种滋扰,所以我请穆安津(清真寺宣礼员)的父亲(我的邻居)将音量调低一点。但接下来他们却把音量提高了! 尽管政府支付穆安津薪水,政府却从不要求他们要慎重行事。这点我不明白。

您认为以色列在鼓励你们的年轻人融入社会方面做得足够吗?

萨富安:遗憾的是,还不够。 我们的年轻人无法在警队或军事相关行业中找到工作。 我们在平等就业机会咨询委员会中没有代表。 目前,以色列更愿意为公开承认自己是反以色列的巴勒斯坦穆斯林提供政府工作。 我们这些忠诚的以色列公民却受到歧视。 这必须改变。

 

此文章第一次刊登于Israel Today 杂志2016年6月刊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