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rael is battling both coronavirus and increased terrorism. Flash90
冠状病毒

以色列的多线战役:对抗冠病与国内间谍

在冠状病毒肆虐期间,以色列应对数宗受瞩目的间谍活动

阅读

正当全世界全力应对冠状病毒的时候,以色列却得两线作战: 应付冠状病毒与恐怖主义。

以色列的敌人正异乎寻常地利用当前灾疫所带来的动荡对以色列发动袭击。仅在上周,总部位于加沙的恐怖组织哈马斯(Hamas)就向以色列南部发射了数波火箭弹。黎巴嫩真主党则用一架无人机从戈兰高地潜入以色列领空,最后被以色列国防军拦截。

“隐形”的国安挑战

以色列的国家安全挑战比表面上的要复杂很多。 这远远超过新闻媒体经常报道的火箭和无人机袭击。那是无论发生任何全球危机,每一天都在雷达下进行着的秘密军事行动的重要部分。这场隐形战争的元素包括网络安全和间谍活动。尽管这些军事行动的细节因为涉及敏感而被高度保密,近期发生的一些事件揭示了部分以色列日常所面对的挑战。

上个月,两名以色列阿拉伯人因替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此类的恐怖活动招募以色列阿拉伯人是最方便有效的,因为他们是可以在全国各地自由活动和进出公共场合的以色列公民。而与犹太裔以色列人不同的是,他们甚至享有特权进入犹地亚(Judea)和撒马利亚(Samaria),这些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管理的的区域。 因此对这些线人来说,收集以色列特定军事地点的情报并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金钱很可能是推动这些人从事间谍活动的主要动力。但同样具有影响力的,是那已经根深蒂固渴望摧毁犹太人国家的意识形态。当然,这并不代表犹太人就没有当以色列敌人的间谍。 只是统计数据表明,犹太人公民成为间谍的可能性远低于阿拉伯人。

伊朗的间谍活动

3月16日,一名以色列男子被指控为伊朗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捕。根据调查,他也被怀疑与设在黎巴嫩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保持联系。 他被要求提供多方面的详细情报,比如:以色列的国安据点、招募以色列阿拉伯人的方法、如何加剧以色列现有的社会裂痕,以及以解放巴勒斯坦为名进行恐怖袭击。此外,这名男子据说在与身在国外的伊朗方会面时,获得了资金,培训以及与他们通讯时用的加密器材。

哈马斯的间谍活动

近日,一名妇女因替哈马斯在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被捕(2月17日)。 以色列国防军揭发了一个由哈马斯操作的间谍网络。该网络招募了31岁的以色列公民阿亚·卡迪尔(Aya Khatir)。卡迪尔来自瓦迪阿拉(Wadi Ara)的阿尔亚拉村(Ar’ara),已婚并育有两个孩子

根据调查,卡迪尔曾在一个人道主义组织中为加沙地带的贫困家庭提供援助。 但她却滥用职权向哈马斯的恐怖基地汇入资金,并提供该组织针对以色列目标的情报,以准备进行恐怖袭击。

哈马斯试图渗透以色列社会,争取以色列阿拉伯人从事间谍活动的举动并不新奇。 这是哈马斯情报机构执行已久的一项策略。 实际上,今年1月以色列国防军捣毁了一个由哈马斯操纵,专门处理以色列线人的间谍圈。调查显示,哈马斯武装部队内部招募以色列阿拉伯人与其情报部门合作,收集重要信息以在以色列境内进行恐怖袭击。 这显示被招募的以色列阿拉伯人并不是被随机挑选的,而是根据他们在加沙地带的亲属关系。 由于线人之间的亲属关系使他们能够自由进入加沙地带,这也让哈马斯能更容易达成目标。

哈马斯等恐怖组织会持续招募新间谍。 社交媒体平台的迅速传播只会让间谍招募工作变得更容易,因为他们能够在不被察觉到的情况下接触到更多的以色列公民。 他们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设立了许多假账号,依据使用者发文的类型倾向找寻目标。 招募以色列公民当间谍的活动必将持续,而以色列的任务是确保他们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