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信仰的流行病正威胁着以色列的正统派犹太教信仰 Yossi Aloni/Flash90
犹太世界

一场信仰的流行病正威胁着以色列的正统派犹太教信仰

越来越多的正统派犹太人脱离到外面广阔的世界。

阅读

“正统派犹太教群体内的信仰流行病比冠状病毒更加危险。” 以色列民主研究所的阿萨夫.马尔基(Asaf Malchi)博士根据一项新研究指年轻人日益远离正统犹太教,做出如是结论。在冠病危机爆发之前,已经出现了缓慢而稳定的出走潮,但如今已经演变成了信仰的流行病。许多正统派犹太人摆脱了原来的宗教群体,加入了辽阔的狂野世界。

根据埃坦.雷吉夫(Eitan Regev)博士和加布里埃尔.歌顿(Gabriel Gordon)的另一项研究,目前离开群体的正统派犹太人的人数比率是新加入群体者的十倍。他们指出,每年大约有14%的人脱离群体,而且这个数字每年以0.5%的速度增长。这意味着每年有3000多名男女离开正统派群体,而这高于平均水平。

在2018年,有1.4%的学生离开了公立学校体系,而同一年有4.6%的正统派妥拉学生离开了叶史瓦(Yeshiva, 犹太教神学院)。这个数字是总人口中的近三倍,而在冠病危机下这个数字仍在增加。

冠病时期的叶史瓦

马尔基博士对38位正统派犹太拉比和叶史瓦负责人,以及正统派犹太城市的主要教育工作者和教育部进行了广泛的采访。在保留年轻一代的信仰和宗教生活方式方面,一直到最近都被视为是正统派的成功故事。但这在过去的七个月迅速崩解而演变成了正统派犹太教的一场“信仰大流行”。

到底什么改变了?

当叶史瓦因疫情而必须关闭时,年轻人在街头上无所事事。 “他们并没有在学习。他们感到百无聊赖而四处走动,在人行道上数石砖。” 任职于一间小型叶史瓦的拉比史罗摩(Shlomo)这么说。如今,拉比们正费力地保护着学生免受周围世俗世界的影响。年轻的正统派犹太人带着智能手机到处走动,而手机对拉比来说是邪恶和被严厉禁止使用的“不洁”器材。 “当男孩们第一次看到互联网时,他们感到震惊。第二次使用时他们就不再觉得讶异而就开始接触龌龊的手机。到了第三次他们就询问智能手机的使用规则。这意味着他们已经被线上的内容所吸引,这些内容正像漩涡一样把他们卷入负面的事物当中。” 这名拉比为此感到担忧。

来自布内巴拉克(Bnei Barak)的正统派拉比大卫(David),在特拉维夫(Tel Aviv)的一个海滩上“逮到”其叶史瓦的学生,并为此感到震惊。这是正统派犹太教认为他们的年轻人在大流行期间被外面世界所诱惑的众多例子之一。拉比西蒙(Rabbi Shimon)告诉马尔基博士:“情况比您想像的还要危险。没有了托拉学校,以色列的安全和生存就会不稳定。” 从他们的观点来看,学习《妥拉》和祈祷是对抗敌人的第一线,就像战场上的士兵一样。

特拉维夫海边的正统派犹太人

而事实却是,在过去的20年中放弃正统派犹太教的犹太人多于新加入者。智能手机、互联网和军中服役(与以色列军队中的世俗犹太人和女孩一同服役)是正统派犹太教群体的最大“敌人”,因为它们吸引了年轻的虔诚犹太人远离自己的信仰。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拉比如此反对这些活动的原因。但我本身认识很多拥有两个手机的正统派犹太人。一个是为了拉比而使用的简单但无法上网的手机,另一个则是为私人上网用途的iPhone。而且,如果我不得不猜测,我会说大多数的人可能都已经拥有 “不洁净的电话”。

根据以色列民主研究所的研究,2019年以色列正统派犹太人的总数为1,125,000,占以色列人口的12%。正统派的人口每16年会翻一倍,因为每个家庭平均有7个孩子。相对的,以色列社会的人口(3.3个孩子)每37年翻一倍。到2048年以色列庆祝建国100年时,预计将有1540万人,其中1220万是犹太人,其余为阿拉伯人。在犹太人口中,有360万正统派犹太人和860万其他犹太人。但是统计数字所遗漏的是,由于互联网的缘故正逐渐认识到叶史瓦以外的新世界的一大批正统派犹太人。

近年来,大约有35,000名20至39岁的正统派犹太男女离开了群体,而且这一数字还在增加。 根据各种推算模式,在接下来的40年中,将有42万人脱离正统派犹太教。与此同时,有17.6万人将成为正统派教徒。 问题在于,以色列政府根本无意将这些人引导回到以色列社会。 这些正统派教徒通常只在学校里学习过《妥拉》、《塔木德》、《革马拉》和《米书拿》,却没有学习数学、英语、地理、历史或其他任何知识。 当他们走出封闭的世界时,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新奇的。 以色列社会看起来就像是另一个星球! 因此,只有勇敢的人才敢于离开,因为生活在正统派群体的保护范围之外很困难。 必须像一个孩童那样,重新开始生活。 也正因此,许多人仍然困在正统派的体系中,却在外面过着双重生活。

耶路撒冷的年轻正统派犹太人

这些年来,我无数次与这些人交谈,而他们都说着相同的事。 “以色列政府在这方面有责任,而允许这种情况持续数十年是一种犯罪行为。我们如今已经成年,但在政府的默许下仍未学到任何东西。” 有人甚至因为极正犹太教群体的严格生活方式导致一些人无法融入正常社会,而考虑起诉政府在这方面失责。这与一个人是否相信神无关,因为三分之二的离开正统派犹太教的人仍继续相信神。

在Netflix上串流播放多年的以色列流行电视剧集《Shtisel》,很好地让大家一窥在耶路撒冷的极正犹太教生活。在剧集中,我们可以看到正统犹太教信仰有很多美好的一面。对于愿意追随的人来说,正统派犹太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世界。但它现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因为拉比们不再能够保护他们的群体不受外界影响,而现代科技使一切都变得更加便便捷。这就是正统派犹太教领袖最担心的。他们指责以色列政府竭尽所能吸引正统派教徒进入外面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