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债血偿”:一项杀害6百万德国人的计划 Public domain
犹太世界

“血债血偿”:一项杀害6百万德国人的计划

犹太历史上鲜为人知的一章,也许最好地呈现了大屠杀所带来的苦难。

阅读

可以理解的是,关于犹太人为了报复大屠杀被杀害的同胞而预谋杀害600万德国人的事迹很少被提及。

但是随着在纳粹德国发生的令人心碎的真相对幸存者越来越清晰,对敌人复仇的计划在许多犹太人的心中燃烧。 奥斯威辛集中营的骨灰,让后人颤抖的嘴唇上哭喊着复仇的声音。

 我们不会像绵羊那样被屠杀

随着事情的残酷真相浮出水面,一群年轻的幸存者和有超凡魅力的领袖兼诗人阿巴·科夫纳(Abba Kovner)聚集在一起。 科夫纳在维尔纳(Vilna)贫民窟组织了地下武装组织,将犹太人从波兰偷偷潜送到以色列。他们也组织了秘密行动,防止犹太人继续遭到反犹太主义的压迫。因为德国对犹太人的迫害,科夫纳和其组织还制定了一项对德国人进行报复的计划。他们誓死要德国人血债血偿,并打着“我们不会像绵羊那样被屠杀”的口号。这与以赛亚(Isaiah)所说过,有关弥赛亚的话背道而驰。

为了支持该计划,科夫纳的“东欧幸存者部队” 为他们向德国人报复的计划制定了合理化的道德和实践依据。 他们相信报复是纪念牺牲者的最好方式,而且在历史上犹太人的血绝对不会白流。 如前所述,当德国人企图种族清洗犹太人的真相大幅曝光后,正义更需得到伸张。到了1943年,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开始坚信复仇是必要的手段,来制止他们人民正遭受的和未来的迫害。 “看看,杀戮对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容易,是多么的被荼毒 ……” 科夫纳写道。

不仅仅需要对欧洲的反犹太主义采取行动,以色列的犹太人定居点也面临着来自周围阿拉伯人和英国人的生存威胁。 在没有国际支持的情况下,许多犹太人明白到他们不得不独自面对敌人。他们得让世界各国认清一个现实, 犹太人不会再保持沉默。

Poison bread was to be used in revenge plot against Nazi prisoners over the Holocaust.

一个毒品隐藏处,用来存放毒害德国纳粹囚犯的面包的毒药。 但这项致命的计划从未被执行过。

“血债血偿”

科夫纳(Kovner)的组织制定了一个精妙的计划: 在德国大城市的水源下毒,以杀死数百万德国人。 准确地说是让600万人 “血债血偿”。 当然,他们知道这是一个疯狂和匪夷所思的想法,但他们亦承认这与他们想要的相去不远。

在他们心中,自从亲身经历过了这些事情后,生命已不再有任何意义。 他们仍在呼吸,但个个却都是活死人 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 (士师记16:30),这个关于参孙(Samson)的希伯来成语隐约显现。 “玉石俱焚”成了他们的誓师口号。 科夫纳前往以色列要求定居点领导人批准该项计划,但被拒绝了。他们认为杀害无辜者是不道德的。 他们也担心这样的举动将危及仍生活在欧洲的犹太人,并会破坏犹太复国主义在以色列国建立犹太国家的议程。

过后,另一项更具针对性的复仇计划诞生了:在被监禁的纳粹军官的面包和水里下毒。 仅报复参与大屠杀的人,杀死数千人而不是数百万无辜的人被认为更为合理。 科夫纳携带着毒药出航到欧洲,但在被英国警察怀疑是伊尔贡(Irgun)组织的一份子时被迫把全部毒药倒入海中。伊尔贡是以色列的国家军事组织,因为英国封锁来自欧洲的犹太移民,而对英国展开攻击。

 

转变的复仇计划

这些计划的细节可能会让现代世界的一些人感到震惊。但对于那些亲身经历暴行的人来说,复仇是一个非常真实而可怕的现实。尽管有这样的说法:申冤报应在,主说

最终,这些计划都没有成功。复仇的本能转变为确保世人永世不忘大屠杀的惨痛记忆。 除了对我们的集体记忆的重要保护外,最大的“复仇”也以犹太国家的建立来达成了。

诗人查因姆.古里(Chaim Guri)总结了以色列应得的复仇:

“我们用拳头报复了,

你在燃烧的贫民窟里,

又热又重  痛苦而孤独的死亡,

并与我们一起在这里(以色列),

长成了永不消逝的生命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