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丹麦圣经:为世俗人写的进步“经文”
信仰

新丹麦圣经:为世俗人写的进步“经文”

为公然推广替代神学一事,Israel Today 与丹麦圣经协会对话

阅读

围绕《 2020年丹麦当代圣经》的争议,始于简.弗罗斯特(Jan Frost) 4月17日播出的视频,让人们注意到在新译本中 ‘以色列’ 一词被省略了。这样的说法有点夸张,因为根据丹麦圣经协会,‘以色列,以色列人,以色列裔‘  这几个词在新译本中出现多于2000次。但共有多少次丹麦圣经协会没有确切地说。

这不是要鸡蛋里挑骨头。 ‘以色列’ 一词以及其各种形式在钦定版圣经(又称詹姆斯王圣经)中出现了2,590次。 我问丹麦圣经协会秘书长比吉特·斯托克伦·拉森(Birgitte Stoklund Larsen): ‘以色列’ 一词在您的旧约新译本中出现了多少次? 她回避了这个问题。 这问题很重要,因为这带出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新圣经译本在旧约和新约中都选择性地省略了 ‘以色列’ 一词约500次?

相反的,拉森认为在这个新版本中, ‘埃及’和‘巴比伦’这两个词在寓意其他更多象征事物的时候,被翻译得不一样。” 她也强调,“这不是官方授权的丹麦圣经。 这是给那些不熟悉圣经术语的读者的当代版本。”

但这并没有很好地解释为什么‘以色列’一词在多处被小心地替换或省略。

丹麦圣经协会的官方回应,题为 “新丹麦圣经的虚假消息”。回应称此新译本 “是为了世俗读者,因为他们对圣经及其历史,传统的教会和圣经用言一无所知或所知甚少。” 文中进一步说:“在新约圣经的译文中,翻译‘以色列’一词时使用了 ‘犹太民族’,’犹太人’,’神选的人民’ 或简单的 ‘人民’。这是因为大多数丹麦读者都不知道在整部新约圣经中,以色列指的是与祂立约的神的子民。”

但这个对所谓的“假新闻”的回应,要么闪烁其词要么心口不一,或者两者兼有。 问题的重心仍然是为什么丹麦圣经协会选择在新约以色列和现代以色列之间制造间断的,而不是正确连贯的印象?

公然的替代神学

拉森(Larsen)对基督教新闻网站Bibliatodo的谈话,进一步曝露了丹麦圣经协会正努力把‘圣经中的以色列’与 ‘现代以色列’作切割。 她解释说,此新译本是2007年发布的译本的修订版,“以‘犹太民族’,‘犹太人’来取代‘以色列’,是为了避免读者误解为现代的以色列。”她的坦率回答被Israel Today编辑大卫·拉撒路(David Lazarus)最近一篇文章中的一些例子所证实。文中提到“对 ‘以色列人民’的称呼被改成‘犹太人’,而‘以色列土地’变成‘犹太人土地’。”以及“对以色列的称呼则仅仅被翻译为‘全人类’。”

这一切意味着,丹麦圣经协会相信现代以色列并非源于圣经中的以色列;今天的犹太人不应该与圣经中的犹太人混为一谈;今日属肉体的以色列不该被理解为属精神的以色列。

简单地说,这本新的丹麦圣经从一开始就预先把世俗丹麦人引导到替代神学,完全迎合了目前盛行的,视犹太国家为不合法,种族主义以及“白人”殖民地的反犹太复国主义/反犹太主义。

“他们说:“来吧,我们将他们剪灭,使他们不再成国,使以色列的名不再被人记念。”(诗篇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