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议以外,真正的和平仍然障碍重重 Abed Rahim Khatib/Flash90
意见

协议以外,真正的和平仍然障碍重重

伊斯兰教禁止与犹太人结盟,那为什么阿拉伯海湾国家决定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阅读

许多人将以色列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两个海湾国家之间最近宣布的协议称为 “和平协议”,以让其显得更为简洁。 一些“无所不知”的人则高声抗议指这并非 “和平”协议而只是关系正常化,因为以色列从未与这两个国家正式交战。

这些人和所有西方和平推动者及观察家都忽略的是,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以来就一直在与伊斯兰(或整个穆斯林社群Ummah)交战。事实上,这能追溯到更早之前。 自1920年代以来就一直存在着宗教纷争。当时的耶路撒冷大穆夫提(Grand Mufti)阿明·侯赛尼(Haj Amin al-Husseini)开始宣扬,必须将建国前的犹太社区驱赶出当时由穆斯林统治的土地。 他的宗教煽动是阿拉伯人多次入侵以色列的基本立场,早在以色列“占领”西岸之前。 如今,这种煽动言论仍然可以在中东的清真寺中听到。

尽管有着数十年的直接政治接触,西方对话者似乎仍难接受穆斯林世界中的政教不分离。 当伊斯兰世界的最高神职人员宣讲反以色列的讲道时(尤其是在国营电视台),那是与区域内各国领导人的政治决定有关联。 当阿拉伯领袖参与星期五的礼拜并妖魔化以色列时,这也该被视为其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巴勒斯坦领导人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经常参加谴责以色列的穆斯林祈祷。

阿联酋和巴林的统治者如今选择和这些充满敌意的宣教背道而驰是建立和平的举措。 这为所有其他阿拉伯穆斯林树立了榜样,无论这些领袖是否具有非宗教动机。

但是许多穆斯林将这视为异端。

许多穆斯林认为,阿联酋和巴林摒弃巴勒斯坦人及他们的民族主义事业,是违背了《古兰经》。

埃及泛阿拉伯报章Al-Omah在本月早些时候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提到了《古兰经》 5:51,其中写道:

“……不要以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为盟友。他们各为其同教的盟友。你们中谁以他们为盟友,谁是他们的同教。真主必定不引导不义的民众。”(转载自Elder of Ziyon

作者引用上述经文来论证阿联酋(和现在的巴林)统治者不仅仅是异端,而且还是“伪君子”。他认为这些“伪君子”表面上看起来是穆斯林,但实际上却违背了伊斯兰。 另一个古兰经经文(4:145)则对这些人作了最严厉的谴责。

该专栏反映了许多阿拉伯人是如何自小就这样看待以色列和犹太人的。 他们被灌输自己是对抗犹太复国主义的宗教战争的一份子。这种根深蒂固的仇恨无法一夜之间消除,尤其是当其根植于一个人的宗教信仰之上。

巴勒斯坦人谴责这些海湾国家的统治者不仅背叛了他们的民族事业,也背叛了伊斯兰教。 

 

 

阿联酋和巴林决定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化关系,与过去72年来以色列和穆斯林世界之间的宗教战争是不能分开和单独看待的。

那现在他们为什么选择不维持现状的呢? 是因为他们认为目前与以色列进行经济和安全方面合作的好处比坚持严格解读上述经文更重要吗? 也许他们认为这些经文已经过时且不符当今中东的局势? 他们是否在经营一个长期的布局,利用正常化关系带来的前景狡猾地介入并对以色列施压以便能划分神所恩赐的土地?阿联酋和巴林所发表的一些声明显示情况可能是这样,尽管他们过去一个月的许多行动表明这是真正的和解。

无论如何,在许多穆斯林眼中阿联酋和巴林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与犹太人结盟,就是违反了安拉的旨意。 这完全关系到伊斯兰教,而与巴勒斯坦人几乎没有关系。 这也就暴露出一个事实,即选择那样解读古兰经的穆斯林包括巴勒斯坦领导人在内,从未打算实现真正的和平,即便以色列屈服于所有要求。他们怎么能够那样做?那是安拉所禁止的。

谁会认为这些人会和以色列和平共处?

阿联酋和巴林冒着被标签为异端,以及招来穆斯林世界极大愤怒的风险。 他们提供了以色列想要的一切(正常化关系),在没有先满足巴勒斯坦的要求的情况下。这可以说是削弱了任何巴勒斯坦人用以迫使以色列接受其条件的手段。其这样做的原因毫无疑问地将在未来数个月或数年中逐渐显现。

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戏剧性转变比中东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的持续纷争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垄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

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他是管理万国的诗篇22:28)

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诗篇3310-11)

另一个可以确定的是,中东发生的史无前例的事并没让天国惊讶。如果这确实出自祂手,为了尽力达至祂的最终旨意,那么以色列人也决心从仇恨纷争中享受这片刻喘息的机会。当然,他们当时对意义重大的《奥斯陆协议》也有相同的反应。让我们祈祷《亚伯拉罕协定》不会步其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