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语差点成为美国的语言
信仰

希伯来语差点成为美国的语言

想象现今的美以关系,如果两国都说圣经中的语言

阅读

我们的故事始于一群逃避英格兰教会宗教迫害的朝圣者。数年后, 他们随著名的五月花号航行到了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普利茅斯(Plymouth)的海岸。这些清教徒试图建立一座“山上的城”,马萨诸塞州海湾的第一任州长约翰·温思罗普(John Winthrop)写道。 一个将在整个大英帝国进行新教改革的 “新英格兰的以色列”。 这地方后来更名为 “新英格兰”。

英国诗人和散文家威廉·吉福德(William Gifford)收到报告说:“在叛乱的殖民地中,该州的一名成员认真地向国会提案,依法废除英语并下令普遍使用希伯来语。”  有人认为这是对叛变的殖民者的嘲弄,但有足够的证据显示这曾是一个非常确实和认真的考虑。

为什么是希伯来语

新英格兰清教徒与以色列,希伯来语和犹太人有着深厚的联系。 他们坚信圣经是上帝无误的道理,而古希伯来语因为在解释和理解圣经方面尤为重要,因此备受推崇。 他们视圣经为绝对权威(而非英国教会),他们经常在其社区内依旧约律法执法(如焚烧女巫和对通奸妇女施石刑!但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关注在保护圣洁方面)。

当逃避教会迫害的殖民者跨越大西洋,来到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时,相似的故事激励了他们:以色列子民为了逃离法老暴政而穿越红海。拥护分离主义的清教徒甚至拒绝庆祝圣诞节。他们认为圣诞节源自于异教徒的偶像崇拜,及过度沉浸在圣经外的罗马天主教传统。

威廉·布拉福德(William Bradford,1590 – 1657年),1620年随五月花号移居到普利茅斯殖民地,是一位清教徒分离主义者。布拉福德后来担任新殖民地的州长长达25年。他为了阅读圣经原文而自学希伯来语。他的墓碑上以希伯来语铭刻:“耶和华是我一生的帮助。”并用希伯来语的四字神名作耶和华的名–יהוהעזרחיי

这些早期的新英格兰基督教牧师因为对希伯来语的热爱,而与犹太教拉比建立了联系。埃兹拉·斯蒂尔斯牧师(Rev. Ezra Stiles)于1776年被英国驱逐并移民到新英格兰,因而结识了犹太拉比海姆·伊萨克·卡里加尔(Rabbi Haim Isaac Carigal),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根据斯蒂尔斯的日记,两人共聚了28次讨论各种犹太话题,从卡巴拉(Kabbalah)到圣地耶路撒冷的政治。 斯蒂尔斯最终学会了足够的希伯来语来和拉比书信往来。

凭借其对希伯来语的理解,斯蒂尔斯把希伯来旧约的大部分内容翻译成英文。 跟当时许多基督徒传道人一样,他明白到理解原希伯来语对于正确解读经文,甚至更好地理解《新约》都是至关重要的。斯蒂尔斯因提议以希伯来语取代英语,作为新成立的美国的官方语言而受到赞誉。

希伯来语学校

当斯蒂尔斯当选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校长时,他开设了一个希伯来语课程作为新生必修课。 大祭司胸牌上的希伯来语‘Urim’和‘Thummim’(也许象征着“光与完美”),连同拉丁文Lux and Veritas(光与真理)一起纳入耶鲁的官方印章。

而从1720年代开始,离普利茅斯不远,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哈佛大学,也教授希伯来语,而该地区的其他大学一样。

“我说美国语

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不乏对英国和英国人的愤怒甚至仇恨。 建立与英国人不同身份的运动,包括了使用另一种不一样的语言。

但最后,诺亚·韦伯斯特(Noah Webster)和其他人一起创建了独特的美国版英语,并编篡在他的《韦伯斯特词典》中。一名在以色列的游客在问路时曾经问我:“你会说‘美国’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