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基督徒正从中东消失 EPA
中东

为什么基督徒正从中东消失

这不是一个近代的现象,而是一个世纪以来伊斯兰教的长期目标

阅读

基督徒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遭遇,促使我讨论这个课题。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基督徒被伊斯兰恐怖组织如伊斯兰国组织(ISIS)、征服沙姆阵线(Al-Nusra Front)以及隶属伊朗政权的民兵组织迫害并流离失所。

许多穆斯林、西方基督徒及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认为,中东地区基督徒人数的减少只是最近的现象。 同样地,他们认为这完全是因为艰难的经济环境,以及过去一两个世纪以来一些阿拉伯统治者所施加的苦难所造成的。 但这根本不是事实。

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伊斯兰教的起源。 创教初始,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就对基督徒及其信仰采取了对立的政治、意识形态和宗教立场。 因此,即使穆罕默德的妻子海迪彻(Khadija)是基督徒,《古兰经》也从未提及“基督教”一词。

对基督徒的迫害

当我们回顾当时居住在阿拉伯半岛北部的台格利卜(Bani Taghlib)基督教部族与穆罕默德(Mohammed)之间的协议,会发现这就是伊斯兰迫害东方基督徒的开始。这种迫害一直持续到今天。

穆罕默德与台格利卜部族达成此协议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胁迫他们,即便这违反了某些《古兰经》经文中提到的:“要么接受伊斯兰教或缴付吉兹亚(Jizya,一种在伊斯兰国家向非穆斯林人民实施的人头税),否则遭到杀害或被驱逐。”  但是,穆罕默德和其他早期伊斯兰领袖被迫让台格利卜部族豁免于这些条件,部分原因是基于这个基督教部族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 再加上台格利卜部族紧邻拜占庭,穆罕默德担心这两股基督教力量会团结起来并威胁到其新的伊斯兰国。

双方之间的协议内容很长,但我会引用其中的一些条文来描述穆斯林对基督徒的恶意态度:“台格利卜部族从现在起无权将其新生儿归信基督教。” 这项条文连同其他的一些条文明显与伊斯兰对其他宗教及其信徒的宽容背道而驰。 当阿布·伯克尔(Abu Bakr)继承穆罕默德时,他保留了穆罕默德与台格利卜和其他基督徒部族所达成的协议。 但是,当奥马尔·哈塔卜(Omar Al-Khattab)继位时,他无视该协议并从阿拉伯半岛南部的纳吉兰(Najran)地区驱逐了40,000名基督徒,尽管这些基督徒并没有违反该协议。

穆斯林在中东对基督徒的迫害并不是什么新现象。

不宽容的遗产

虽然伊斯兰最初赋予基督徒一些权利,但接着几个世纪以来的四位显赫穆斯林神学家和法学家却废除了这些权利。 他们是:

  • 伊玛目阿布·哈尼法·努曼(Imam Abu Hanifa al-Nu’man,公元699年-767年),创立了哈纳菲(Hanafi)思想流派。
  • 伊玛目马利基·本·阿纳斯(Imam Malik bin Anas,公元715年– 796年),马利基(Maliki)思想流派的创始人。
  • 伊玛目穆罕默德·伊本·伊德里斯·沙菲’伊(Muhammad ibn Idris al-Shafi’i 公元766年– 820年),创立沙菲伊(Shafi’i) 思想流派。
  • 伊玛目艾哈迈德·本·汉巴尔(Imam Ahmad bin Hanbal,公元780年– 855年)与其创立的汉巴里(Hanbali)思想流派。

伊玛目·沙菲伊把基督徒视为敌人,并禁止穆斯林食用基督徒的食物或与他们通婚。 伊玛目艾哈迈德·本·汉巴尔也不遑多让。 至于伊玛目·马利基则允许穆斯林吃基督徒的食物及通婚,但拒绝承认基督徒为齐米(dhimmah,伊斯兰教术语“保护民”,指居住在伊斯兰国,并受到法律保护的非穆斯林),并要求他们缴纳双倍的税。 在这四个人当中,唯一对基督徒较为宽容的是伊玛目.哈尼法·阿努曼。他允许通婚和食用基督教食物,并承认基督徒为齐米。

但后来的伊本·泰米叶(Ibn Taymiyyah,公元1263-1328年),是所有穆斯林伊玛目中最危险的。 当今伊斯兰恐怖主义运动的意识形态很大程度上是借鉴了泰米叶的宣教。泰米叶坚定呼吁穆斯林与基督徒及所有其他异教徒对立抗争,即使在穆斯林统治下也拒绝承认基督徒为保护民。

阿拉伯的真正历史

许多人都陷入一个谬误想法,即相信阿拉伯半岛的阿拉伯人是直接从伊斯兰出现之前的异教信仰过渡到伊斯兰。这并不让人惊讶,因为这正是许多穆斯林宣传者一直散步的历史谎言。

这些修正主义者喜欢忽略许多被广泛(甚至是穆斯林)接受的历史事实,包括:

  • 麦地那(Medina)曾是许多犹太人的家园,但因为拒绝改信伊斯兰教而被穆罕默德驱逐。
  • 被许多人视为阿拉伯诗歌之父的伊姆鲁盖斯(Imru al-Qais)是基督教徒。
  • 伊姆鲁盖斯的父亲是金达(Kindah)的最后一位国王。金达是一个基督教王国,在伊斯兰教出现之前统治整个阿拉伯中部。
  • 人们普遍认为,穆罕默德的第一任妻子海迪彻在改信伊斯兰教之前是基督徒。
  • 海迪彻的堂亲瓦拉卡. 那发尔(Waraqah ibn Nawfal)是麦加的一名基督祭司。
  • 除了台格利卜外,还有许多其他信仰基督教的部族,其中包括加桑(Banu Ghassan)、卡尔布(Kalb),巴克(Bakr),拉赫姆(Lakhm)等。
  • 由于这些部族的游牧特性,基督教传播到也门、阿曼、巴林甚至到了麦加。
  • 《古兰经》中使用了希伯来语、阿拉姆语(Aramaic)、叙利亚语,甚至希腊语和库尔德语的词汇,证明了这些文化及其宗教在阿拉伯半岛的影响。

我们必须谨记的是,当时东方的基督徒分为两派。 其中一派称为聂斯脱里派(Nestorian),他们不相信耶稣基督的神性,而这其后被伊斯兰所采纳。 另一派则是相信主耶稣基督神性的亚基巴(Ya’akiba)。 后来,基督教的不同支派越来越多。

 

以色列犹太国家是中东地区唯一基督徒人口增长的地方。

漫长的衰落

黎凡特地区基督徒的没落始于公元10世纪,并一直持续了几个世纪一直到今天。这种漫长的衰退导致了目前该地区许多地方基督徒几乎消失的情况。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很多,包括:

  • 穆罕默德所建立的伊斯兰根本目标,是让所有基督徒和犹太人改信伊斯兰教,或消灭及驱逐他们。
  • 被奥马尔·哈塔卜驱逐的纳吉兰地区基督徒。
  • 许多基督徒出于各种原因改信伊斯兰教,但最主要是出于恐惧。一次,哈里发马赫迪(Al-Mahdi)残酷地处死了一个基督教部族的领袖伊本马哈塔(Ibn Mahatta),威胁其部族人民改信伊斯兰教。
  • 那些拒绝改信伊斯兰教的部族,例如台格利卜,遭到了多次的袭击和围困,造成许多人离开了该地区,把自己的村庄和城镇留给了穆斯林;
  • 另一个主要基督徒部族卡尔布(Bani Kalb),在其人民迁移到安全的拜占庭,或因为选择留在中东地区而改信伊斯兰教后,几乎完全消失。

当然,基督徒的情况会根据当时在位的哈里发而大不相同。例如,遵循沙菲伊思想的第十任阿巴斯王朝哈里发(穆塔瓦基勒Al-Mutawakkil Allah, 公元861年-847年 )统治期间,当地基督徒被禁止公开庆祝节庆。教堂的财产不被尊重,阿勒颇(Aleppo)范围内(现今的叙利亚)的大批基督徒人民被迫改信伊斯兰教。

在哈丁战役(Battle of Hattin)中,穆斯林在萨拉丁.阿尤布Salah al-Din al-Ayyubi )的领导下击败了十字军。十字军随后从中东撤离,而当地的基督徒被指控为“合谋者”而遭到迫害。在塞尔柱克人(Seljuks)和马穆鲁克人(Mamluks)这些来自蛮荒的伊斯兰教徒治下尤其如此。这也导致了当地基督徒人口的又一次大幅度下降。

在叙利亚北部如今被称为 “死城” 的地方,是十字军撤离后迅速衰落的大规模基督城镇的最显著证据。在这个覆盖了伊德利卜(Idlib)省和部分库尔德山脉的地区,可以找到1600多个教堂、修道院、基督城镇和村庄的遗迹。废墟中有许多壮观的基督教遗迹,如宏伟的西蒙大教堂(Great Simeon Cathedral)和阿夫林(Afrin)库尔德地区的朱利安努斯大教堂(Julianus Cathedral),印证了当时社会的繁华景象。

至于从公元1250年到1517年的马穆鲁克统治时期,则被认为是整个东方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城市文明崩溃的程度甚至使得东地中海地区的居民数量急剧减少。新月沃土在公元900年约有400万居民(其中一半是基督徒),而到了公元1343年却降到了仅120万。当时严峻的形势,使马穆鲁克人停止了要求非穆斯林改信伊斯兰教。(强迫改教显然导致了大量的人口外移和流失)

奥斯曼帝国于公元1516年在阿勒颇附近的玛吉达比克(Marj Dabiq)战役中获胜之后,东方基督徒的处境有所改善,但持续时间不长。奥斯曼帝国苏丹·苏莱曼(统治时期为1520-1566年)与法国大使让·德·拉维耶尔(Jean de Lavourier)签署了一项协议,其中包括了对东方基督徒和基督教财产的规定(尤其是黎巴嫩和叙利亚的马龙派天主教会)。这增加了穆斯林对基督徒成为 “第五纵队” (泛指通敌者)的怀疑。这些基督徒与欧洲教会的明显联系,也降低了奥斯曼帝国对他们的信任。当这个倒退的帝国最终衰落时,大量的马龙派教徒移民到了美洲,导致散居在外的人口超过了现今留在中东家园的人数。

过去50年中发生在中东基督徒身上的事,特别是现今的情况,只是一个漫长过程的延续。其长期目标始终是让他们改信伊斯兰教或消除他们。

所有热爱自由的组织,无论是区域性的还是国际性的,都必须发声并捍卫该地区的少数宗教族群,包括基督徒、雅兹迪教徒(Yazidis)、赛伯伊人(Sabeans)和琐罗亚斯德教徒(Zoroastrian)。这些族群是美丽的中东马赛克的组成部分,但穆斯林却试图使他们转变成单一的伊斯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