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igions disagree, except when it comes to blaming coronavirus on homosexuality. Daniel Dreifuss/Flash90
冠状病毒

同性恋应为这一切负责?

犹太教拉比,牧师和穆斯林宗教司把新冠病灾疫归咎于同性恋和同性婚姻。

阅读

我一开始听到这种说法,是来自一位以色列的犹太教拉比,但也不仅于此。

最早公开谴责同性恋应该对新冠病毒大流行负责的,是犹太拉比梅尔·马祖兹(Rabbi Meir Mazuz)。“同性恋游行是‘一场违反自然的游行’,当人类违反自然,造物者必将报复。”, 马祖兹上个月对叶史瓦(犹太宗教教育机构)的学生这么说。

“存在这种卑劣行为(同性恋)的所有国家都受到新冠病毒的打击。 再看看,阿拉伯国家没有这种恶行,因此他们不受这种疾病的影响。”拉比紧接着说 “只有伊朗,因为对以色列的强烈仇恨才受到打击。”

马祖兹并不是是一个普通的拉比。 他是以色列其中一位最具有影响力的塞法迪犹太拉比,现已解散的民族主义政党Yachad的党魁,也是极正犹太教重镇Bnei Barak的大型叶史瓦的领导人。

在将新冠病毒归咎于以色列承认同性关系的前几周,马祖兹曾断言新冠病不会进入犹太人的国度,因为犹太人遵守Netilat Yadayim,犹太人的洗手习惯和礼仪。

犹太拉比梅尔马祖兹 Rabbi Meir Mazuz (Aharon Krohn/Flash90)

 

 

穆斯林与基督徒亦认同

约在同一时候,伊拉克什叶派穆斯林宗教司和恐怖分子领导人穆德塔达·萨德尔(Muqtada al-Sadr)发表了与他的犹太敌人相呼应的言论。

他呼吁世界上所有国家禁止同性婚姻,因为那是当前灾疫大流行的原因。 “这是上天的启示。” 这位穆斯林传教士警告说: “同性婚姻合法化应受到谴责。 如果政府不改变政策,他们就得为自己的罪行负责。”

在世界另一端的美国田纳西州,福音派基督教传教士佩里·斯通(Perry Stone)说的话,与以色列的拉比和伊拉克的什叶派无差。

“自2015年以来,同性婚姻已经改变了我们的国家,”,斯通三月下旬在教会这么说。 “这是(同性恋行为)对上帝的亵渎,这是圣经教导的。 上帝要我们悔悟,该适可而止了。”

据斯通的说法,这是神的惩戒。 “我相信我所听到的,我没有凭空捏造。”,这位牧师接着说“我听到一句话,一把男性的声音,我相信那是圣灵。”

那其他的罪呢?

不只这三名犹太教徒,穆斯林和基督教徒把新冠病毒归咎于同性恋者。 事实上,他们代表着数以百万计持同样想法的人。

没错,圣经确实反对同性恋,并称其为嫌恶上帝的行为。 但这不是我们生活中唯一卑劣的事情。 杀戮就不比同性恋吗? 但是,却没有人将新冠病毒的蔓延归咎于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发生的流血事件,尤其是在中东。

那上帝规定的安息日呢?安息日甚至在《古兰经》中被提到过,如今几乎已经被我们现代快节奏的社会所忽略了。所以事情并不是那样的。即使完全违反十诫,也不足以解释新冠病毒的爆发。

请停止怪罪他人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上述提到的这些宗教人士,竟然可以一致的为新冠病毒这样的全球灾难做出凭空诊断。而其他时候,这些人是从来不会有共识的。 他们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各自的救世主,此刻却同时认为同性恋是导致全人类最严重灾难的导因。

当然,犹太人本身也面对同样窘境,因为穆斯林和基督徒也同样对他们做出指责。 把一切归咎犹太人和同性恋者,无论是对指控者还是听众,都是非常方便的。

但是,与其试图为每种情况寻找代罪羔羊,我们何不试着利用这个机会,从个人和社会角度向内审思,让自己更加符合上帝的诫命呢?很不幸的是,这对于许多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和不舒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