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平衡
以色列

生活的平衡

圣经中的平衡学

阅读

照片:不是每个人都满意新的联合政府

花了一段时间,左右两翼终于同意组成一个联合政府。 冠病疫灾代替常理,促使了这一切的发生。 暂时不能确定这个紧急政府是否能兑现所承诺的希望,但企图心是有的。 截然相对的世界观已经耗损了这个社会,但这是以色列历史的一部分。 先知撒迦利亚在试图了解如何拯救耶路撒冷时这么说。

在被巴比伦俘虏后,犹太人民慢慢返回并重新定居在以色列的土地。 他们还重建了耶路撒冷的圣殿。 撒迦利亚(公元前520年)不仅是一位先知,也是从巴比伦流放回来的祭司(尼希米记12:16)。 他的名字寓意“神记得”。 他的预言相当复杂, 耶路撒冷圣殿的重建是预言的主题。 对于撒迦利亚来说,圣殿重建代表着以色列的子民重返他们的神身边。 但是对于先知所传达的讯息,基督徒却有不一样的了解。

根据犹太人的诠释,他致耶路撒冷的悲文(第12章)的理解与基督教的解读不同。 尽管没有出现名字,但“被刺穿的”被理解为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那日,耶和华必保护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中间软弱的,必如大卫。大卫的家,必如神,如行在他们前面之耶和华的使者。那日,我必定意灭绝来攻击耶路撒冷各国的民。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他们必仰望我,就是他们所扎的。必为我悲哀,如丧独生子,又为我愁苦,如丧长子。”(撒迦利亚12:8-10)

根据早期的解读,先知谈到了两位都在战争中丧生的以色列国王。 以色列王国的亚哈王(King Ahab,比撒迦利亚早300年)在与叙利亚统治者本·哈达(Ben Hadad)的战争中被箭射死。 另一位国王是来自犹大王国的约西亚(比撒迦利亚要早100年),他在米吉多(Meggido)附近与埃及法老尼科(Neko)的交战中丧生。 这可以从第11节中了解到:“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如米吉多平原之哈达 临门(Hadad Rimmon)的悲哀。

亚哈和约西亚这两位国王,代表了以色列人民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 亚哈王和北部的以色列王国不再保留犹太人的身份为道德准则。他们与外邦民族结成同盟并与之文化交融。 尽管是上帝眼中反叛的国王,以色列在亚哈王领导下却在外交上经历了全盛时期。 与富裕的腓尼基人的往来带来了经济利益,如为亚哈王宫购买了珍贵的象牙。 这可以被看作是世俗犹太教(与其他民族结成联盟,并且拒绝过另类的生活)。

另一方面,约西亚王和犹大王国代表了信仰,显示了以色列与外邦人之间的差异。 他们秉持着以色列是被神拣选和独特的民族。 约西亚王的治理就像“犹大神灯的最后光辉”。 他敬爱并追随神。 一种重视所有精神理想和信念的方式,从而使之与外界隔离。 他们是一群更为虔诚的犹太人。

两种观念间的紧张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两者都代表了犹太人。 有人可能会说两者都是必要的。 但是这种观念上的对立一再地分裂了以色列人民,并导致了民族灾难。圣殿的毁灭,多次的流亡,以及对于那些密切关注的人而言,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混乱。

先知撒迦利亚想给他的子民最好的。 他呼吁人们忏悔,救赎才是最重要的,而那需要信念和实践。 两者在犹太教中携手前进,在等待救赎中皆有其作用。 例如,以色列72年前的重生,一开始是因为一个精神信念,但也因为有切实的实践。 这个概念也可以在犹太对弥赛亚的观点中找到。

弥赛亚本·约瑟夫(瑞秋)Messiah Ben Yosef (Rachel): 这位弥赛亚准备了救国和重返耶路撒冷的实际和后勤必需品。

弥赛亚本·大卫(利亚Messiah Ben David (Leah):是精神和思想上的弥赛亚,救赎人民并引导他们实现精神完整。

先知没有提到国王的名字,而是提到他们陨落的地方。 他这样做是为了让耶路撒冷的子民注意到,在与神同行的时候,实践和精神两个元素都重要。撒迦利亚鼓励平衡的生活。

今天,以色列社会如今分裂为政治(实践)和精神两方。 以色列的新联合政府代表着这两种世界观之间的契约,但也只有通过神的恩典才能成功。 如果失败,以色列将被瘫痪。 但还是有希望的,而这重新燃起了人们对弥赛亚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