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以色列忧虑的中伊新盟约
中东

让以色列忧虑的中伊新盟约

深入探讨中国和伊朗的新协议,以及其将如何动摇中东地区。

阅读

伊朗和中国即将缔结贸易和军事合作协议。 在接下来的25年中,这个亚洲大国将在伊朗投资4000亿美元。 这笔资金将有助于伊朗扩建基础设施,建设港口和其他国营项目,并促进旅游业和石油天然气行业。

对于衰退中的伊朗经济而言,这项协议提供了一线经济生机,让伊朗得以规避美国的经济制裁。 而作为回报,中国在该地区获得了战略影响力,加强其作为全球经济强权的地位,并削弱了美国的影响力。

这项协议是对华盛顿中东外交政策的一项重大打击,也正因此被视作是对以色列的真正威胁。

中国的附庸?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项协议尚未完成。目前双方都在等待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 伊朗已经公布了该协议的细节,中国方面则未确认也未否认这些报道。 德黑兰热衷于执行这项协议并将其视为一项重大成就。 但伊朗国内依然充满质疑的声音,并担心协议将让伊朗成为中国的经济附庸。

北京也抓紧了伊朗石油出口滞销的机会。中国将投入2800亿美元在石油基础设施上,作为回报中国将以折扣价每天接收数百万桶石油。更重要的是,中国将藉此在波斯湾拥有牢固的立足点。

根据交易内容细节,中国将恢复波斯湾湾口的贾斯克(Jask)海港,并在战略要塞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的凯瑟姆(Qesshem)岛上建立自由贸易区。

中国将接管与伊拉克接壤, 幼发拉底河(Euphrates)和底格里斯河(Tigris)皆在这里进入波斯湾的阿巴丹(Abadan)自由贸易区。另外,也计划在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北部边界的马库(Maku)建立一个自由贸易区。 通过这些项目,中国在波斯获得了强大的影响力。

一个战略威胁

以色列国安专家罗恩·本义斋(Ron Ben-Yishai)强调:“以工业投资为幌子,中国将能够在中东地区进行情报监视和其他安全防卫活动。”

耶路撒冷和华盛顿皆非常关注中国在伊朗的高科技计划。 据报道,中国计划建立一个新的第五代(5G)电信网络,这将使伊朗政权可以使用中国的百度GPS卫星网络。

此外,协议中也包括了军事部分。除了军事研究和情报方面的合作外,中国和伊朗海军也将进行联合军训。 这可能也包括了中国为伊朗提供援助,以挫败以色列的网络战。

一项更宏大的计划

对于中国而言,对伊朗的投资只是更大的计划的一小部分。这项宏大计划称为“一带一路” 。这个共产主义强国力图藉此计划在整个欧亚大陆和非洲获得经济和战略影响力。 为此,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投资亚洲和非洲的大型工程项目,特别是海港和机场。

其在印度洋上的海港已经让中国得以大大地扩大影响力,并挑战着美国在南中国海的霸权地位。

中国清楚知道在伊朗投资的项目不可能短期获利。 但这并不是大问题,因为与此同时,北京已经获得了中东地区更有价值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从而巩固了其作为世界强权的角色。

为什么是伊朗?

但这一切仍然引出了一个问题,即伊朗为什么会愿意附庸于外部势力,并为中国的全球霸权议程出力。 答案可能就是为了在国际舞台上赢得强大的盟友。

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 像美国一贯助以色列否决不利决议案那样,这对伊朗政权而言是一个极大的获利。 此外,安理会对伊朗实施的武器禁运将于今年10月到期。之后中国可以向伊朗出售军事武器,包括飞机、轮船、坦克,以及军事科技,加密军事通信和卫星能力 。

“尽管尚未签署协议,但两国已经开始在许多领域进行合作。” 本义斋警告说,“ “我们也别忘了,上一次军事海军演习在八个月前,由伊朗,俄罗斯和中国联合进行。”

伊朗内部的异议

尽管获得了一切经济和技术上的好处,伊朗人民仍对中国在波斯的扩展感到不满。 “伊朗人传统上害怕外国势力介入其国家。 他们也像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抗拒英国那样,抗拒着中国。”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INSS)的研究人员和专家拉茨. 齐姆特(Raz Zimmt)博士解释说。 “伊朗媒体上发布了许多文章,抱怨说伊朗正用其石油换取品质可疑的 “中国制造”产品。”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最近还抨击了中国,因为中国没有向伊朗提供有关冠状病毒的严重警告。伊朗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也重申了这些主张,并批评与中国的新协议是“巨大的错误”。

以色列的考量

这项协议出于多种原因,从战略,军事和情报的角度都引起了以色列的极大关注。

  1. 中伊之间如此庞大的经济和战略协议,将大大破削弱美国作为世界强国和其在中东的主导地位;
  2. 伊朗将获得中国有力的援助,以保护其核计划免受网络攻击。 而且在获得中国百度GPS系统的使用权限后,将能够更轻松地挫败以色列的监视。
  3. 得益于与中国的军事交流,伊朗将能够大大改善其导弹计划。其后也能将技术转移给其在叙利亚,黎巴嫩,加沙和也门的代理。

但这也不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本义斋和齐姆特博士均表示,中国可以利用其在德黑兰的新影响力来遏制伊朗政权的危险行为。 北京可能会放缓伊朗的核武进程,并遏制其在阿拉伯国家的颠覆活动。 毕竟,中国也有自己的考量,并不希望看到伊朗的“流氓”行为破坏这些计划。 挑起与美国或以色列的军事对抗,也可能导致中国投入大量资金的战略基础设施面临被破坏的风险。

专家们还强调,以色列也在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而且以色列也绝非没有能力通过外交途径,影响伊中协议的内容和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