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这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末日吗? Olivier Fitoussi/Flash90
冠状病毒

评论:这是(我们所知道的)世界末日吗?

著名拉比根据更古老的犹太预言,认为末日前的日子已经到来

阅读

以色列如今有4381人染上冠状病毒,并在国内夺走了18个人的性命。

这目前是世界上第二低的死亡总数。 可以到Worldometer网站查看病毒传播的追踪,您会发现,只有智利的死亡人数(相对于其人口)比我们更低。

第20频道甚至引用了深度知识小组发布的统计数据,以色列被评为当今最安全的国家。

冠状病毒已经造成了本土经济崩溃,导致惊人的100万以色列人失业。而以色列社会目前陷入了自建国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持续“安息日模式”。

以色列人不再握手,不去剧院,餐厅和公园,也不离开他们的国家,这实际上是犹太法典《Schulchan Aruch》中列出的613条诫命之一。

末日的预示

以色列的一些宗教人士和领导人,包括卫生部长雅各夫.利兹曼(Yaakov Litzman),认为冠状病毒造成的混乱和苦难是弥赛亚即将来临的迹象,神的救赎将在这个逾越节前到来。

利兹曼在采访中被问及为了防止COVID-19传播而采取的限制措施会否在逾越节后解除,利兹曼回答道:

“那是神不容许的!我们祈祷并希望弥赛亚在逾越节之前到来,因为这是我们的救赎时刻。 我坚信,弥赛亚会在逾越节降临,像神在出埃及时那样拯救我们让我们得到自由。弥赛亚会出现并拯救我们所有人。”

弥赛亚阵痛

我们再看看著名犹太教智者们如拉比扎米尔·科恩(Rabbi Zamir Cohen)所提到的,被称为“弥赛亚阵痛”( Chevlei Mashiach)的情形。如今全球累积800,000起的冠病病例及39,000起死亡,目前的疫情与“弥赛亚阵痛”相似。拉比科恩是犹太宣教组织Hidabroot的一位和蔼可亲的宗教领袖,而此组织目前在不断扩张中。

拉比科恩曾说过救赎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以色列人民悔悟,然后救赎得以和平顺利地进行。

而另一种方式,则是通过战争与巨大的磨难,当世界逐渐失去秩序的时候。

《 塔木德》经文(Toldos 139a,140a和Shemot 10a)指出,在末日前,“这个世界与弥赛亚末世没有任何区别,除了被压迫的列国

“这将是一个前所未见的艰难时期。” 《但以理书》在几千年前就告诉了我们末日的情况。

歌革和玛各之战已经发生了吗?

歌革和玛各之战是末日预言的一部分,由先知以西结(Ezekiel)所记载(第38章)。

1933年去世的著名犹太拉比沙菲.查因 (Chafetz Chaim,或称Yisrael Meir Kagan)对他的学生说过,歌革和玛各之战将会发生三次。 他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第一阶段,并准确地预测了25年后另一场世界大战将更具破坏性。 然后在多年之后,第三场战争将在基督教和伊斯兰世界之间发生。

歌革和玛各之战的这一阶段将始于大和撒那日Hoshana Rabbah),住棚节(Succot)的第七天(根据犹太人的传统)。

2001年,基地组织袭击美国并杀死了近3000名美国人后,不久美国就成立了一个联盟以挫败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塔利班。袭击始于2001年的大和撒那日,而战争一直持续到今天,并摧毁了几个非常仇视古代和现代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

在阿拉伯国家的起义被无知的主流媒体称为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实际上是“伊斯兰的冬天”。这是因为伊斯兰的逊尼和什叶两派皆试图接管中东的世俗政权,就像另一个伊斯兰政权(伊朗)过去一样。

伊朗拥有一支“古德(耶路撒冷)部队”(Quds),企图“解放”耶路撒冷,而耶路撒冷之于什叶派伊斯兰教没有任何意义。而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则呼吁建立一个穆斯林联盟以“解放耶路撒冷”。而这都是歌革和玛各预言的一部分。

那其他的“弥赛亚阵痛”呢?

拉比·阿夫拉罕·阿苏莱(Rabbi Avraham Azulai)在Chessed LeAvraham, Maayan 5, Nahar 5中写到关于“阵痛”的最后四十五天:

“磨难将前所未有地增加。”

拉比接着将这些苦难与罗特(Lot)和他的妻子作比较。罗特夫妇被迫离开他们的房子然后被赶往沙漠,而在那里他们躲过了所多玛的灭城。 他也说道,在弥赛亚阵痛的最后45天里,以色列会遇到类似的命运:

在那里(在沙漠中)以色列应数45……他们只能吃沙漠中找到的咸根,然后他们全都在那里悔悟。 那些无法忍受的人将前往世界各国,然后与他们一同被摧毁。

拉比科恩上周发表了演讲,关于我们现在的处境和经历,并说以色列人民的团结现在至关重要。

拉比科恩具有丰富的科学和犹太圣经知识。他在较早前关于末日的一场演说中提到,在救赎之前的某个时刻,犹太人将无法抵达以色列。 而目前,除三家航空公司外,所有其他航空公司都已停飞以色列。而那三家公司预料将很快也会跟随。

我们得做好本分

在他的关于冠状病毒的演讲中,这位Hidabroot宗教组织的领袖说道, “信仰” 不是希伯来语emuna的正确翻译,而应该是“具有信心”或“信任”。

“对神的信任”科恩说,并强调这不等于可以松懈下来并期待造物者竭尽所能,而以色列人可以持续被动或甚至忽视冠病灾疫的危险。

就像第一次从埃及流放中被救赎出来一样,神要求我们先跳入水中,当我们自己尽了力后,神就在红海边把追赶以色列人的法老军队淹死,拯救了以色列。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配合

所以这里就产生了摩擦。事实是一些以色列人遵守了和卫生部不一样的规则,并且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来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健康。

这些以色列人不仅包括以色列的部分哈雷迪社区(目前占冠病案例的50%),也包括以色列广大的阿拉伯社区。

以色列电视台CAN 11周一透露,甚至有一大批以色列国防军的士兵被发现不遵守社交安全距离规则。

然后就是耶路撒冷的警察,他们就像边防警队的同事那样犯了无法原谅的过失,在没有佩戴防护装备的情况下,于星期一强行逮捕不顾政府限制的哈雷迪犹太人。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这名记者访问了以色列多个医疗机构。而我可以作证,即使在其中一些医疗机构,他们也没有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

例如,在采法特(Tzefat)的兹夫(Ziv)医院,一名护士被问及为什么不戴口罩时,她的回答是这一切都只是“一种潮流”。

在其他医院中,例如提比里亚(Tiberias)附近的帕里亚(Poriah)医院,人们仍然冒着交叉感染的危险手动开门,而装有消毒液的分配器要么无法正常操作或都是空的。

总理呼吁保持信念

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周一傍晚说:“以色列公民,你们正经历一场重大的动荡,一场非常重大的动荡。”

“而我只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可以团结一起,在神的帮助下克服这场危机。”总理补充说。他也呼吁我们所有人以“信念”(emuna)保持健康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