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以色列,伊朗与冠病灾疫
冠状病毒

评论:以色列,伊朗与冠病灾疫

一场大灾疫困住了以色列最大的敌人

阅读

自从冠病大流行爆发以来,以色列一直在密切关注伊朗在叙利亚的一举一动,并得出结论:把伊朗人和什叶派教徒赶出这个被战争撕裂的国家是可行的。

至少,这是国防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Naftali Bennett)周一对记者所说的。 贝内特说,他希望在12个月内把伊朗人及其盟友驱出叙利亚。

国防部长继续说,伊朗人没有任何理由进驻叙利亚。他重申,他比那些冒着生命危险,面对其国家1000里以外敌人的伊朗士兵更加坚定。 同时,以色列士兵则在“战争中的战争” ,希伯来语中称为”MABAM(המערכהביןהמלחמות)中保卫着自己的家人。

不懈的猛攻

自3月底以来,以色列战机对叙利亚境内与伊朗有关的目标进行了至少6次打击,最后一次的袭击发生在本周星期一至星期二晚间。

以色列星期一晚上的袭击与其其他袭击不同。这一次瞄准了阿勒颇附近的叙利亚科学与研究中心以及位于代尔祖尔(Deir Ez-Zur)附近的迈亚丁市(Al-Mayadeen)和伊拉克与叙利亚边境的布卡玛镇(Al Bukamal)的什叶派民兵。

叙利亚科学与研究中心涉及化学武器和制导导弹的开发,此前一直是打击目标。 伊朗人正在协助阿萨德政权研发先进的导弹。这些导弹可用在未来与以色列的任何冲突中。

以色列专家如雅科夫.亚米德罗(Ya’akov Amidror,前以色列安全顾问)表示,以色列正成功地把伊朗驱赶出边界附近地区,而且在叙利亚的伊朗部队人数正在减少。

失去耐心的俄罗斯人

以色列13频道新闻周三报道,俄罗斯已经向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Bashar Assad)施加前所未有的压力,要求叙利亚停止让伊朗在该国自由行动。

俄罗斯对阿萨德对待自己国民的方式感到不满。阿萨德花了数千万美元送礼物给他刚从癌症中康复的的妻子,然而却有许多叙利亚人正在挨饿。

俄国人对阿萨德不满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二月初德黑兰宣布全面禁飞后,阿萨德仍批准伊朗的民航机飞行。

造成区域感染

据BBC阿拉伯报道,由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运营的伊朗航空公司Mahan Air共有157趟飞往中东各个国家的航班,但却没对机组人员进行适当的测试或为他们提供防护装备。

Mahan Air也是世界上唯一在冠病灾疫全面爆发期间,继续飞往中国城市的航空公司,并一直到4月20日才停止所有航班。

据报道,在一些伊朗公民入境后,或这些国家的公民从伊朗回国之后,几个中东国家都爆发了冠病灾疫。因此我们可以说,伊朗的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应对各国的冠病疫情负全责。

德黑兰伊斯兰政权的犯罪行为并不仅于此。

隐瞒冠病疫情

伊朗政权隐瞒了冠病疫灾的真实规模,以推动其在中东的霸权及防止伊朗人民发动新起义。

伊朗政府声称伊朗有103,035起COVID-19病例,截至周四死亡人数为6,486人。但反对派报告显示,病例和死亡人数至少高出六倍。

近代伊朗研究院院长莫森.萨哲戛拉(Mohsen Sazegara)声称,多达150万伊朗人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而真实死亡人数超过50,000。

如果属实,这些数字将使伊朗成为人均感染和死亡人数最高的国家。

萨哲戛拉的数字是根据从伊朗医院的医务人员处所获得的信息。他补充说该病毒从内部破坏了伊朗的政权稳定。

伊朗正从内部陷塌

萨哲戛拉表示伊朗政权内部正动荡不安,并指出伊朗安全部队和伊斯兰革命卫队受到冠病的严重打击。

据这名伊朗专家的说法,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一支部队的兵力已减少了一半。 这解释了伊朗在叙利亚的兵力重组,以及在该国的反以色列活动的减少。

萨哲戛拉相信,哈梅内伊政权情势的恶化增加了伊朗政权更迭的机会,并估计发生的可能性为30%。他解释说这主要取决于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伊朗安全部队应对此情况的手法。

我们清楚知道的是,以色列短期内可以不必对伊朗的袭击保持高度戒备。 然而什叶派并没有放弃铲除犹太国家的宏伟计划,只是他们目前正忙于处理更为紧迫的内政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