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新冠病毒能否解决以色列政治危机
以色列

分析:新冠病毒能否解决以色列政治危机

总理内塔尼亚胡星期四公布最新重大抗疫措施

阅读
由 Rafael Danon

以色列面对的新冠病毒危机正逐日加深,疫情逐渐地在多个方面冲击着这个犹太国家。但此时,上轮议会选举的失败者却依然热衷于政治游戏。而这一切皆始于对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yamin Netanyahu)的憎恶。

上一轮选举败于利库德集团的蓝白党,正尝试连同桥党,工党以及梅雷兹党来推翻获得民意支持的内塔尼亚胡,并对组建国家紧急政府面对当前危机的呼吁充耳不闻。

上星期天,这个为了推翻内塔胡尼亚右翼政府而成立的政党,与选举的另一个胜利者- 在新议会中赢得15席的阿拉伯党派共同名单(Joint List)开始谈判。

在蓝白党迅速地接受‘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Yisrael Beiteinu)领导人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的所有要求后,即获得了这些阿拉伯政党的支持,成立少数派政府。利伯曼也是一名内塔尼亚胡的反对者,主张以色列必须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去犹太化。

利伯曼憎恶以色列的极正统犹太人,就像厌恶其在巴尔福街(Balfour Street,以色列总理官邸别称)的前任老板一样。他要求政府制定可能改变宗教事务现状的法令,而这些宗教事务自现代以色列建国以来就一直存在着。

现在连同右翼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蓝白党联盟(包括梅雷兹党,工党以及桥党)总共握有47个议席,离微弱多数执政只差14席。

蓝白党党魁班尼·甘茨(Benny Gantz)隔了几天才意气风发地宣称“有人庆祝得太早”,意指之前把选举结果称作“伟大胜利”的内塔尼亚胡。

甘茨接着违背了之前答应成立”犹太人多数政府”的竞选承诺,把“犹太人”变换成“锡安主义”多数政府。他也宣称蓝白党即将与阿拉伯政党进行谈判,而这些阿拉伯政党全都是反犹太复国主义,且常常表现得像以色列的敌人。

想更好地理解甘茨作出宣布后所带来的影响,就得更深入了解共同名单(Joint List),这个在某些方面会让人联想起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政治联盟。

这个阿拉伯政党联盟希望推动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和平进程,而且必须是建立在所谓的“两国解决方案”的基础上。两国之间设定无防御边境,换句话说,就是回到1948年的停火线。

耶路撒冷,按这些阿拉伯政党所言必须重新划分,然后理应成为巴勒斯坦国的首府。

根据坚定反以色列的巴拉德(Balad)党领导人姆塔尼斯·希哈德(Mtanes Shihadeh)的说法,共同名单将要求废除两项法令:针对非法建筑的卡米尼兹(Kaminitz)法令,以及承认以色列为犹太人民族国家的民族国家法。

卡米尼兹(Kaminitz)法令是2017年对“规划与建筑法”的修订,旨在加强“对违法规划和建筑的执行和处罚。”

该法令的修订旨在结束以色列境内阿拉伯地区猖狂的非法建筑。但共同名单认为以色列在国家土地规划和建筑用地分配上存有“系统性歧视” ,造成阿拉伯城市和村庄的严重住房问题。

此外,蓝白党若想得到阿拉伯政党外部支持由甘茨领导的政府,就得违背另一项竞选承诺- 行使以色列对约旦河谷的主权。

共同名单的政治宣言呼吁“国家与国家权益的和平”,并且进一步要求以色列停止占领1967年开始占据的所有巴勒斯坦,叙利亚和黎巴嫩领土”。

宣言中提到以色列必须“铲除所有定居点和种族隔离栅栏”,指的是在所谓的“第二次巴勒斯坦起义”- 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对以色列公民发动的战争中,以色列用以制止自杀式炸弹袭击的安全栅栏。

其也要求以色列必须释放所有“政治犯”,这指的是在以色列监狱中服刑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根据共同名单的说法,以色列得让巴勒斯坦阿拉伯裔难民行使实际并不存在的“回返权”

共同名单还明确地表示支持巴勒斯坦阿拉伯人 “反对占领,争取自由”的暴力抗争,并拒绝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为解决阿以冲突而制定的新计划。

此外,这些阿拉伯政党要求以色列结束对加沙的 “土地封锁”(但实际并不存在),并拒绝以色列要求巴勒斯坦领导人承认以色列为犹太民族国家的要求。

虽然蓝白党谈判代表正继续与阿拉伯政党领导人进行对话,但显然的,并非每一个该党的政客都对这谈判感到满意。

蓝白党的两位议员亨德(Yoaz Hendel)和豪瑟(Zvi Hauser),皆对党拉拢阿拉伯政党组织左翼少数派政府表示反对,并在党内引起轩然大波。

这两位议员与蓝白党领导人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并坚持了自己的立场。随后,甘茨要求他们在下周宣议会誓就职之前辞职。

于星期二,左翼集团的另一位议员阿贝卡西斯(Orly Levy-Abecassis)明确表示,她不会投票支持由甘茨领导获得阿拉伯政党支持的少数派政府。

这位桥党(Gesher)领袖在她的脸书页面上写道,她不支持这样的政府,也 “不再有义务与梅雷兹党合作”。此前两党的合作关系是由工党领袖阿米尔.佩雷兹(Amir Peretz)强行推动。

若亨德,豪瑟和阿贝卡西斯三位议员皆对各自的承诺站稳立场,甘茨就算获得共同名单的支持也无法取得议会多数。

以色列的几位政治领袖,包括内塔尼亚胡总理和他的宿敌阿维格多·利伯曼,随后开始呼吁成立国家紧急联合政府面对新冠病毒危机。

在此之前,内塔尼亚胡才刚就新冠病毒危机向以色列人民发表重大演说。他宣布以色列的教育系统将关闭六周以上

内塔尼亚胡表示,以色列应该尽快成立国家紧急联合政府,而他表明愿意在当晚与甘茨会晤。

星期四当晚,甘茨回应表示鉴于当下情况,其愿意讨论 “ 组成一个涵盖全体议会代表的联合政府”。

舆论普遍认为,他为了挽回颜面而将众阿拉伯政党也包括在“全体议会”之中。

双方如果能够排除万难组成联合政府,那么新冠病毒危机将解决以色列有史以来最长的政治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