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持续坚持反犹太
以色列

欧盟持续坚持反犹太

对欧洲而言,以色列不是预言的应验,而只是区区的犹太难民营。

阅读

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约瑟夫•博雷尔(Josep Borrell)4月23日警告以色列,宣布对约旦河谷和其他西岸地区拥有主权将会有“后续影响”。

博雷尔说:“欧洲联盟重申,任何并吞行为都严重违反国际法。 欧盟将继续密切关注局势及其广泛影响,并会采取相应行动。”

这种明显的威胁来自于不变的“欧洲联盟对于以色列于1967年所占领的领土地位的立场。” 欧盟认为,以色列对西岸(圣经中的犹太和撒马利亚)的“占领”是违反国际法的,特别是违反联合国安理会第242(1967)号和第338(1973)号决议。 因此,“欧盟不承认以色列对(被占领的)西岸的主权。”

但也却只有欧洲人对第242号和第338号决议有这样的解读,以色列人或美国人对此并不认同。 在美国国务卿迈克庞培(Mike Pompeo)宣布 “ 关于西岸的兼并…这是以色列的决定” 的隔天,博雷尔就发布了其威胁。 换句话说,就特朗普政府而言,第242和338号决议对以色列兼并西岸不构成法律上的障碍。

考虑到以色列联合政府所达成的协议,庞培和博雷尔对这课题同时发表意见。根据协议,新政府必须确保在今年夏天就约旦河谷的兼并进行投票。 以色列一直以来的立场是,联合国相关决议既没有提及巴勒斯坦国,也没有确定西岸的法律地位。

这曾经是左派所主张的立场,如今却由右派在拥护着。这项政策被当时的以色列外交部长兼工党成员阿巴·埃班(Abba Eban)推动得淋漓尽致。他在1969年接受德国《Der Spiegel》周刊采访时说

196764日起,(以色列的)地图将永远不一样了。对我们来说,这是安全和原则的问题。6月的地图于我们是相当于不安全和危险。 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份地图唤起我们对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回忆。

自1967年6月起,那些相信巴勒斯坦是以色列生存威胁的以色列人,边把以色列边界称为“奥斯威辛边界”。

但是,由于本身的犹豫不决(源于国际压力),以色列从未有勇气实现自己的信念,即西岸是以色列历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主权应该归属以色列。 特朗普的 “世纪协议” 提供了一个历史性的机会。在美国的支持下,以色列终于可以结束被困限在无法防御(可能导致其灭亡)的边界内。。

那些把1967年6月4日的以色列边界视为集中营的人会说,欧盟对以色列也有同样的看法。欧洲对巴勒斯坦国立场的坚持,让以色列处于永久的生存危险中。 按这样的观点,欧盟要求以色列撤回自1967年6月4日的边界,意味着他们从未真正承认以色列对圣地毋庸置疑的主权。显而易见的,欧盟对以色列的看法本质上是反犹太的。

欧盟对耶路撒冷的立场也凸显了这一点,与1980年以色列兼并东耶路撒冷(包括旧城在内)后,所通过的联合国第476号决议相呼应。 该决议指定旧城(连同圣殿山)为巴勒斯坦首都,从而有效地否定了圣经以色列和现代以色列之间的任何连贯性。 这种否定恰恰应证了欧盟批评者的话,即欧盟认为以色列不过是类似犹太人的营地,其生存取决于国际社会的善意。

53年后,如今得到美国的坚定支持,以色列最终会否宣布拥有对西岸关键地区的主权?内塔尼亚胡总理(Benjamin Netanyahu)给予了承诺。 然而,他的联合政府盟友本尼·甘茨(Benny Gantz)表示,只有在国际社会同意的情况下(这当然不可能发生),他才会支持兼并。。

目前的政治僵局可能导致以色列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 现今的以色列人将以色列视为圣经预言的应验,或仅仅是国际社会允许犹太人生活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