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赛亚,门徒与天使们都说希伯来语?
信仰

弥赛亚,门徒与天使们都说希伯来语?

我们能否根据耶稣的口语还原耶稣的话?

阅读

现代研究得到的结论是,弥赛亚耶稣和他的第一批犹太门徒在与犹太人交流时用的是希伯来语。 甚至连天上的天使也很可能是以希伯来语来与凡间的犹太人说话。 根据兰德尔·布特(Randall Buth)博士的说法,在耶稣基督时期的以色列地,日常口语是希伯来语,而不只是阿拉姆语。 这一结论推翻了长期以来的假说,即1世纪以色列地的希腊文字是源于阿拉姆语。

希伯来语还是阿拉姆语?

耶稣基督和他的第一批门徒传道期间所使用的口语,让“希伯来语还是阿拉姆语”的问题非常有意义。这不仅仅体现在阅读四本《福音书》的时候,甚至是阅读《使徒行传》和《启示录》时也一样。 在不止一个案例中,文本明确地提到圣经中的地名源于希伯来语,在某些特殊情境的演说也是以希伯来语进行。‘HEBRAISTI’或‘HEBRAIS’ 在原希腊手抄本中指的是希伯来语。

举几个例子:

希腊文本中的英译:“一个水池(a pool),希伯来语(HEBRAISTI)称为Bethesda(约5:2);

或者,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的三种文字的题词:“用希伯来语(HEBRAISTI),希腊语和拉丁语题写”(约19:20);

又或者,当保罗对耶路撒冷的犹太群众说话时,“以希伯来语(HEBRAIS)”(徒21:40; 22:2; 26:14);

还有就是这个解释:“无底坑的使者,按着希伯来(HEBRAISTI)名叫亚巴顿(Abaddon)”(启9:11)。

讲德语的语言学家,自19世纪以来就一直在争辩说,当希腊语文本,甚至是其希伯来语的现代 “重构翻译”,使用 “以希伯来语(HEBRAISTI 或 HEBRAIS)”时,其意思必定是 “以阿拉姆语” 而不是希伯来语。

这些学者错误地认为阿拉姆语当时已成为犹太人的语言,以致他们认定阿拉姆语就是“希伯来语”。 然而,据布特博士的说法,这不只是一种推测,而事实是最近的研究支持了这种理解,即新约中的希伯来语(HEBRAISTI)的字面意义,就仅仅是希伯来语而已,不是阿拉姆语。

驳斥“阿拉姆语独有”

副词 ‘ARAMAISTI’,即 “在阿拉姆语中”,并未在任何可靠出处中被发现过。 相反的,当一世纪古文献提到阿拉姆语或叙利亚语时,他们总是称其为‘SURISTI’而不是‘HEBRAISTI’。 因此,只有‘SURISTI’是直接在说“在阿拉姆语中”(而非‘ARAMAISTI’)。

《米书拿》(Mishnah是一本用希伯来语书写的犹太教传统文集,于公元2世纪末汇编。该书也表明,希伯来语是以色列国(公元70年第二圣殿被毁灭之前)普遍使用的口语。公元一世纪的‘米书拿-希伯来语’明确地证明了,希伯来语在犹太和加利利都是通用口语。

米书拿-希伯来语,也被称为圣人的语言(“智者的语言”),不仅被用作礼拜仪式语言或神圣的文学语言。 希伯来语其后变成了犹太社会各层面的主要语言。同一个时候,阿拉姆语和希腊语也被使用。 就像现在在耶路撒冷,犹太人主要使用希伯来语交流,但同时亦有许多人说阿拉伯语和英语。

布特博士也特别指出,根据历史证据,所有犹太典故(犹太圣人的宗教寓言)都只用希伯来语口述而不是用阿拉姆语。 因此,即使在流放巴比伦后(公元前586年至516年),希伯来语仍然是犹太人在以色列地的生活语言。

此外,另一种声称耶酥基督和他的信徒的母语为希腊语的假说,很久以前已被证明是错误的。

古代历史学家的佐证

另外,第二圣殿时代后期的伟大历史学家约瑟夫斯·弗拉维乌斯(Josephus Flavius)的著作也清楚地表明,希伯来“父权”语言在一世纪被众多犹太人所使用。 对约瑟夫斯而言,阿拉姆语文字是“叙利亚文字”。我们可以观察到这种语言学上的辨别力,例如,当约瑟夫斯提及希伯来语单词的公共含义(包括犹太盛宴),并不一定是其阿拉姆语译音。

公元4世纪晚些时候,著名的“教会历史之父”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Eusebius of Caesarea)主教提到了一个较更的传统习俗,毫无疑问地证明了门徒马太“以希伯来语记录了弥赛亚的圣言”。 ”

了解天使

死海古卷也证明了在耶稣基督时代,犹太人广泛地使用希伯来语。 因此有理由相信那个时代甚至连天使也以希伯来语与当地人接触。 一个例子,当天使加百列与马丽亚说话(路加1:26-37),以及其未婚夫约瑟在梦中听到一个天使(马太1:20-23)的声音。两个天使都以希伯来语中传达信息– 不是希腊文,也不是阿拉姆语。

简而言之,虽然一世纪的犹太和加利利是一个三语的语言环境,但希伯来语是犹太人和天使普遍使用的语言。

希伯来钱币学

此外,我们还应该简要地提及一世纪希伯来钱币学。 在第二座圣殿被毁之前,在以色列地铸造的犹太硬币上的刻文,为希伯来语如 “Herut Zion”(锡安自由)。 这是一个确凿不偏袒的证据,希伯来语是弥赛亚耶稣传道时期,受教育及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所使用的以色列本土语言。

 语言学犹太复国主义

本文的主题并不一定是一个“语言学犹太复国主义”问题,也不是圣经的原作者在文本中使用希伯来语,企图推动亲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议程(尽管这样的结论也肯定是合理的)。 实际上,弥赛亚及其门徒,天使以及当时的犹太群众广泛使用希伯来语这一事实,是一项认真的学术重新评估,以及许多领域(例如语言学,历史和考古学)的最新研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