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不是种族主义 Flash90
以色列

民族,不是种族主义

现代科学让犹太种族论难以被否定。

阅读

现今越来越多的理论主张犹太人并非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后裔,而是很久以前改信犹太教的异教徒后代。为了让以色列建国看起来不具合法性,这样的主张被重复地使用。

与此同时,巴勒斯坦人也大肆主张他们与耶布斯人和迦南人血脉相承。有者(巴勒斯坦基督徒)甚至把血统追溯到最原始的基督徒(犹太人)。但这些都不是科学,也不是历史。这只是19世纪种族意识形态和其畸形产物-优生学的借尸还魂。优生学主张淘汰被认为劣等的种族以改善人种。

然而在19世纪,在种族主义与纳粹永远联系在一起之前,人们可以毫无顾忌地讨论种族课题,而犹太人也被广泛地接受为一个民族。 当时无论是爱以色列运动还是反犹太人运动,都从民族观点来争辩针对犹太人在其祖先土地上建立犹太国家的课题。

可悲的是,巴勒斯坦人与这片土地的原住民(在犹太人之前的)的虚构联结近来渐受欢迎。这很大程度得归功于像史罗摩.桑德(Shlomo Sand)这样的一位“学者”。桑德在特拉维夫大学教授历史。2008年,他出版了《虚构的犹太人》,紧接着是2012年的《虚构的以色列》。

虽然桑德的“学术研究”是为了服务某种意识形态而产生的粗糙虚构历史,但是他在反对以色列作为犹太民族国家(犹太民族国家,直至今天总理内坦尼雅胡在任何与巴勒斯坦的条约中的首要条件)的人群当中受到欢迎。讽刺的是,这些同样也自称与某一个古老民族有血缘关系的人,竟然坚持认为犹太人是本质上的种族主义。

但是,新的基因科学将强烈挑战任何“犹太国家是虚构历史”的标签。 基因科学推翻种族主义所主张的特定族群比较优秀的说法,同时也验证了一个明显的事情- 种族确实存在。

当人类的基因图谱首次被绘制出来的时候,时任美国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所长的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得出结论,不同的美洲原住民部落的基因是相同的。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的遗传医药学家兼教授哈里·奥斯特雷(Harry Ostrer),在其著作《遗产:犹太人的基因遗传史》(2012)中发表了对犹太人的遗传研究结果。 奥斯特雷在书中表明,大约80%的犹太男性和50%的犹太女性,他们的祖辈血统可以追溯到中东。 而其余的则通过改教或通婚进入了“犹太基因库”。

奥斯特雷清楚意识到基因科学将面对的窘境。因为基因科学势必挑战主张摒弃所有种族差异的政治正确文化。“一方面,针对犹太人的基因遗传学研究可能被视为精英主义从特定遗传基因角度推广犹太民族较优越的手段。”他在2012年对犹太刊物《前进》中说,“而另一方面,基因科学也可以从遗传基础的观点提供证据,证明在某些犹太人中存在不良特征。而这也为反犹太主义提供了弹药。”

但是,像奥斯特雷这样的真正科学家,与前辈柯林斯一样,不允许任何意识形态影响无可辩驳的科学数据。 “幸运”的是,正如《前进》适切地报道的 ,“如今,重塑历史不仅仅取决于陶器碎片,斑驳的手稿和褪色的硬币;而是绝不模棱两可的:脱氧核糖核酸(DNA)。 奥斯特雷的书,是对桑德那些含糊粗糙的历史方法学及他的仰慕者的最好回应。”

本文首次发表在2014年5月的《Israel Today》杂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