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以色列:永远的好朋友? Kobi Gideon/GPO
以色列

美国与以色列:永远的好朋友?

两国之间的“特殊关系”到底有多牢固?在总统更换之后还能否延续?

阅读

以色列和美国最初并不是坚定的盟友。美国虽然是第一个正式承认以色列的国家,但那之前美国也陷入了激烈的内部争论甚至抗议要求杜鲁门总统政府下台。白宫其实更关心如何使石油资源丰富的新兴阿拉伯国家远离试图入侵的苏联。他们担心过于出面地支持以色列会激怒其他中东国家,即便这在国内受到选民欢迎。

建国初期,以色列甚少得到美国的经济支援。到了1956年,以色列的外来援助主要来自德国的战争赔偿。当时华盛顿也没有为以色列的国防提供任何配备。实际上,杜鲁门(Harry S.Truman )和艾森豪威尔(Dwight D.Eisenhower)两位总统都对以色列实行了武器禁运。当时法国是以色列的主要武器供应国。这是由于法国和英国都认为,他们在该地区的利益因为埃及总统加马尔·阿卜杜勒·纳赛尔(President Gamal Abdel Nasser)的野心而受到威胁。以色列与这两个欧洲大国在战时的联盟关系也让以色列更加远离美国。 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爆发后,纳赛尔表示有兴趣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由于华盛顿渴望将埃及排除在苏联掌控以外,因此更加与以色列保持距离。

一直到了1960年代,在总统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任内,这项武器禁运终于被解除了,并建立了美以军事同盟。肯尼迪总统当时告诉时任以色列总理戈达·梅尔(Golda Meir),这会是一段 “特殊关系” 的开始。 即便如此,美国仍然是埃及和约旦的盟友。因此在接下来的三场战争(六日战争,埃以消耗战争和赎罪日战争)中,尽管其中两场冲突存在着对以色列生存的威胁,华盛顿还是小心翼翼地不倾向任何一方。

 

战略性资产

随着共产主义威胁的崛起,越来越多的阿拉伯国家与苏联结盟。美国总统开始将以色列视为战略性资产。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初期,基于冷战的局势美国务实地提高了对以色列的支援,但那不是因为与以色列关系亲密。

美国前参议员杰西·赫尔姆斯(Jesse Helms)也许最好地体现了美国对以色列的这种态度转变。多年来,赫尔姆斯一直保持着今天人们视为坚决反对以色列的投票记录。 1973年,他提出了一项决议,要求以色列将西岸归还约旦。 1975年,他坚持巴勒斯坦人应该得到 “公正的定居点以解决他们的困境” 。 1977年,他是唯一支持美国公司加入抵制以色列的阿拉伯联盟的参议员; 1982年,在黎巴嫩战争期间,赫尔姆斯呼吁美国中断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但是到了1984年,赫尔姆斯却出现了180度的转变,开始主张加强美以关系。当被追问到他明显的立场转变时,赫尔姆斯解释说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的航空母舰”,并坚信与以色列结盟后美国在中东获得的军事据点,证明了在军事、经济和外交上对以色列的支持是合理的。

20163月:内塔尼亚胡总理(右,Benjamin Netanyahu)在耶路撒冷的总理官邸接见当前的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

我们相信谁?

在里根(Ronald Reagan)、老布什(George H.W. Bush)和克林顿(Bill Clinton)数位总统任内,以色列得到了来自美国的支持。这种支持源于共同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以及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多数以色列人仍然坚信,克林顿总统确实为以色列的最佳利益着想,即使他所推动的和平进程最终以一系列恐怖暴力事件而告终。那时候,以色列确实认为美国是真正的两线制政治。但一切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回归阿拉伯路线而发生了变化。当奥巴马的最后一项重大外交决策是违背传统,而不是否决联合国安理会针对以色列的决议时,也确定了他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反以色列的总统的历史定位。奥巴马的往绩,加上改变了民主党立场的激进进步主义的崛起,使得如今大多数以色列人对美国的左派保持警惕。接着是特朗普(Donald Trump)史无前例的亲以色列举动,让许多人至今仍然无法置信。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10到20年中,以色列人越来越意识到信随圣经的福音派基督徒,在国会和白宫推动亲以色列政策时所扮演的巨大角色。这些福音派人士主要投票给共和党。即使他们的人不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内,这些基督徒也构成了足够大的政治力量,促使美国政府规矩地对待以色列。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当然也已经看到局势将如何改变,这取决于我们是与民主党或共和党政府打交道。

以色列会否有天完全失去来自华盛顿的政治和外交支持?多数以色列政客会将这视为一场空前的灾难。但是神很早就警告他的子民别将希望寄托在世俗的力量上。相反地,他们必须只仰望以色列的圣者(以赛亚书31:1)。

以色列是否因依赖美国的支持而犯了罪行?这是否关乎谁入主白宫?或许以色列政客的不安,并未真正反映出人民在此问题上的态度。

2012年奥巴马总统赢得第二任期后,以色列媒体对眼前的未来充满了疑虑。当时Israel Today进行了一项民调,想要了解以色列人比较信任谁。与伊朗的战争似乎迫在眉睫,而与巴勒斯坦的和平已变得非常遥远。我们问当时的以色列人,在这样的动荡时期谁会让他们得到拯救。被提供的选项有:神、以色列国防军(IDF)或美国。有52%的以色列人将神放在第一位,有29%的人相信IDF,只有13%的人选择美国。

以色列人感激美国为自己的国家所做的一切,而在今天更是如此。特朗普总统终于履行了美国长期以来未实现的一些承诺,例如将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 但到最后,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明白到人是善变的,并愿意听从先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