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使预测另外5至10个阿拉伯国家将与以色列缔和

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提到:“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看到阿以冲突结束。 “

美国大使预测另外5至10个阿拉伯国家将与以色列缔和
Gershon Elinson/Flash90

“在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达成和平协议之后,对于未来的前景,我确实认为有无限可能。 我想到时候,虽然我不知道那要花一年还是一个月,那会是在我们有生之年,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看到阿以冲突的结束。 22个阿拉伯联盟成员团结起来反对以色列,并拒绝承认以色列的方式即将结束。 这并不意味着阿拉伯联盟的所有22个成员都会马上加入,这将一步一步发生。但我毫不怀疑未来将会有–五个、十个或更多的国家(加入)。”

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在以总统阿姆农· 迪克(Amnon Dick)和律师阿迪· 奥尔默特(Adi Olmert))为首的特拉维夫大学之友协会的在线活动中这么说。

弗里德曼在谈到伊朗及其(关于以色列课题)对阿拉伯国家的处理时说:“我们已经退出了与其他大国之间的伊朗核计划协议,甚至加强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我认为已经有效地让他们(伊朗)与全球经济隔绝。(经济制裁)正在发挥作用。 我们也看到,伊朗已经没有所需的资源像之前在叙利亚那样进行恶意活动。这显示了某种程度的退步。事情也正往好的方向发展,而这曾经被视为是不可能的。真主党比几年前还要弱。 我们在伊拉克仍有工作得继续,也门仍然是一个挑战,但是我们正在与(包括以色列政府在内)合作伙伴一起努力,并最大程度地向他们施压。 现在,伊朗认清了两件事:如果他们坚持这个方向,他们的处境将恶化。 他们如今正应对许多来自内部的挑战,也看到了那些选择与以色列缔和并加强与美国关系的(国家)正变得更强大。与以色列建立双边关系有助于阿联酋或巴林等国家更蓬勃地发展、变得更安全以及与全球最强大的力量合作(非军事上的)。因此,这方面其实有好处也有坏处,而我认为两者并存。在华盛顿,我们当中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个自我互补的策略。 伊朗反对这项与阿联酋、巴林和其他国家达成的协议。如果他们反对该协议,那么我认为这协议必定对世界和该区域都有利。”

当提到巴勒斯坦领导人时,他说:“美国提供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人均资金多于任何其他国家。总的来说我认为,自奥斯陆(协议)以来,我们投入了大量资金试图建立巴勒斯坦,但至今徒劳无功。 其领导层却中饱私囊。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很富有,他的朋友们也很富有。阿拉伯联盟已经培养了巴勒斯坦的整整一代人。我认为所有这些参与者的期望是,巴勒斯坦最终将谴责恐怖主义并与以色列制定可行的解决方案,实现真实的和平。我在任内发现的一件事情是,巴勒斯坦领导层一再拒绝为西岸提供任何经济契机,因为他们认为这将损害到他们作为受害者的角色。因此他们宁愿一意孤行,即使这意味着其人民继续受苦。他们一再拒绝提供给他们的真正经济援助。我说的不是救济资金,而是实际投资,在西岸的基础设施投资。这献议已经被提出了三年,但他们不想要。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意味着外交关系正常化。”

弗里德曼补充说:“关于领导,问题是谁在领导? 西岸有250万人口,加沙有200万。  他们分别有两个独立且彼此敌对的领导人。 哈马斯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构成重大威胁。 如果明天举行选举,我们谁也不会知道哪一方会”。 有人说,哈马斯将赢得西岸,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赢得加沙,因为所有人都对目前的领导感到非常不满。现实是他们没有一个真正的领导。今天没有人能与我们握手取得共识,以确保明天能够达成一项协议 没有人能够代表巴勒斯坦人民让他们从冲突中走出来并复兴。巴勒斯坦人必须停止扮演受害者的坚持。这在过去的几个世代中非常有效,但我认为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弗里德曼也说道:“以色列为美国保安付出了许多努力。人们倾向于认为美国可以确保以色列的安全。当然,美国确实在许多方面为以色列做了很多事情。但一些方面,以色列也确保了美国的安全。这是因为以色列的观点和其所承担的风险,让以色列在这课题上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局势。因此,我敢肯定在来临的日子关于美国在这里的立足点上,虽然我无法预测因为现在我真的不知道,但无论发生什么事,如果它确实减少了,也将伴随着对以色列适当的支持,甚至是对以色列的依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