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anyahu and Gantz might shake hands, but don't believe the smiles. Miriam Alster/FLASH90
意见

可以相信内塔尼亚胡会信守承诺吗?

了解冠病疫情下的以色列政局“大乱象”

阅读
由 杰森·西尔弗曼 Jason Silverman

不确定性让人担忧的程度,以色列当前的政治乱局完全不亚于COVID-19冠状病毒。过去一周的事态发展显示可能会成立一个联合政府。 本尼·甘茨(Benny Gantz)和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上周结束前,向达成协议组联合政府迈进一步。协议中的联合政府将由内坦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和甘茨领导的蓝白联盟分享权力。

协议的重心内容是总理职务的轮换。内塔尼亚胡将继续担任总理一年半,然后由甘茨接任其职务。

政治大地震

联合政府的突然出现在以色列的政治舞台掀起了波澜。 令所有人感到惊讶的是,甘茨竟然把冠状病毒危机作为组成紧急联合政府的道德要务。 这位前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随后宣布,他正在与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进行谈判。即刻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以色列第二大政党蓝白联盟的突然瓦解,余下联盟内的两个政党:未来党(Yesh Atid)和特莱姆党(Telem)。

更令人惊讶的是,左翼工党的两名高层议员,党主席阿米尔·佩雷茨(Amir Peretz)和伊齐克·什穆里(Itzik Shmuli)愿意与极左翼的梅雷茨党(Meretz)断绝关系,追随甘茨加入内塔尼亚胡的政府。

被背叛的承诺

支持这些政党的许多公众也都同样地感到震惊和失望,有的甚至感觉遭到背叛。 这种感觉源于左翼联盟过去一年的竞选活动主轴都聚焦在急切需要把内塔尼亚胡赶下台。 当时,所有的这些政治人物都坚称,他们永远不会与受到刑事起诉的总理在政府共事。

拒绝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政府有任何形式合作的竞选标语,成为“ 只要不是比比” (“Just not Bibi”, Bibi为内塔尼亚胡的外号)阵营的招牌。 如今,这些承诺也因为目前的国家卫生危机和72年来历史上最长的政治僵局而变得暗淡无光。

只是比比与甘茨?

有趣的是,内塔尼亚胡的忠坚右翼集团也对目前的政治事发展感到失望。

联合政府将很大程度限制纳夫塔利·本内特(Naftali Bennett)的右倾党(Yemina)的权力和影响力,因为他们将仅拥有一个部长职位。 他们认为,交出内阁中一半的职位不能准确地反映选举结果,对奉行保守价值观的这些右翼政党来说也是一种让步。

一个联合政府也将影响到一些重要政策的执行,比如约旦河谷的兼并。

从混沌中找寻意义

我提出三个观点来了解以色列的政治困局。

首先,当时的一场公共卫生危机(当冠状病毒刚开始在以色列爆发)如今已演变成了一场经济危机(以色列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失业),而以色列目前已经深陷其中。当然,与这一切同步发生的是,各方也在过去这一年试图结束这棘手的政治僵局。

有人认为,此前曾拒绝与内塔尼亚胡组联合政府的甘茨,现在觉得自己已别无选择,只能与现任总理达成协议,以解决国家迫切需要一个运转的政府。

在没有官方政府的情况下,面对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国家危机之一,以色列领导人却被转移了注意力。他们仍然只专注于斗垮对方。

其次,与许多中间偏左的选民的看法相反,组建联合政府很可能是削弱右翼在以色列议会中长达十年的议会多数的第一步。 这给了蓝白联盟以及这两名工党的议员一个机会通过立法推动其议程和优先政策。而且在以色列议会内被排在内阁之外这么多年后,他们终于迎来为自己正名的机会,如果他们能够证明自己的执政能力。

最后,为了让蓝白和工党成功执政并削弱内塔尼亚胡及其权利,他们就得克服当今以色列政治中最大的挑战之一 – 阻止比比发挥所长。

从来没有人能像本杰明.内塔尼亚胡那样跨过一道道不可能的政治难关,且一次次老练地智取对手。只需问问另一名前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沙乌尔.穆法兹(Shaul Mofaz),他也曾经相信内塔尼亚胡会信守诺言而加入政府。 最后,内塔尼亚胡违背了诺言并赢得了下一届大选,让穆法兹的政治生涯黯然地结束。

本尼.甘茨很有可能也在犯着同样的错误。 如果是这样,这就是另一次的提醒,把错误期望寄托在又另一位备受赞誉的前将领身上是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