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倍付出的年轻以色列人 Maor Kinsbursky/Flash90
以色列

加倍付出的年轻以色列人

他们的座右铭是对创世记4:9的回应…是的,我是“看守我兄弟的”

阅读
由 大卫·希斯科夫 David Shishkoff

当一个年满18岁的以色列男孩或女孩从高中毕业时,他们知道他们将贡献自己。他们将接受以色列国防军征召入伍,为以色列民族及其国防奉献他们最美好的三年岁月,即他们的“初熟的果实”。

在以色列,这是很正常的。自建国以来,以色列就一直面对军事和恐怖威胁,因此才有了强制性军事征召。

但是,在过去的十年,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也更为进步的景象。这些刚从高中毕业的青少年中,许多选择延迟退伍并自愿多服役整整一年。。其中一种方式是加入到哈希默.哈哈达斯组织( Hashomer Hahadash,意为“新警卫”或“新看护”)。在这整整一年,他们选择每天日出前起床,从事农业工作。白天照顾羊群和牲畜,晚上则彻夜不眠保护农田免于盗窃和破坏。

位于塔沃尔山附近的哈希默纪念碑. Creative Commons

他们为和要那么做呢? 这些青少年为军队额外付出的这整整一年并没有获得报酬!他们的出发点是为了帮助与奉献,并在这个虚拟网络时代在以色列的土地上重新找回生活和工作的意义。要了解他们,我们得追溯到过去。

1909年是以色列建立现代犹太定居点的最初阶段。 这时期,犹太定居者在粮食种植和生存方面面临许多困难。 其中一个主要的挑战是应对农业恐怖主义,包括盗窃以及对资产和牲畜的破坏。

为了应对这一威胁,一群加利利人在下加利利区的塔沃尔山(Mt. Tabor)附近成立了 “哈希默”(Hashomer,意为 “守卫/看守人”)。 他们主要是犹太人守卫,帮助农民保护他们的田地、农场、牲畜和住所,免受入侵者和窃贼的侵害。

一队哈希默守卫,摄于1909年

这群勇敢的守卫经常在夜间骑马巡逻。他们在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苛政统治下活动。该组织随后扩大并被收编入“哈加纳”(Hagana)建国前民兵组织中。他们帮助维护整个犹太人社区的安全,成为了我们今天称为IDF(以色列国防军)的奠基石。

近年来,许多以色列农民再一次感受到威胁到他们的财产和生计的农业恐怖事件的增加,但政府当局却无力阻止。 2007年,一位农民独力抵御窃贼无功的事件发生后,让两个刚退役的朋友感到沮丧。他们开始在夜间守卫自己的家庭农场,并很快组建了“哈希默.哈哈达斯”(Hashomer Hahadash,意为“新守卫/新看守人”。这个民间志愿组织成立的愿景,是为了不让所有农民觉得自己是在独力对抗窃贼。其宗旨是守护以色列农民和让他们更强大。哈希默.哈哈达斯在原来的哈希默诞生地附近的加利利村庄兹波利(Tzippori)成立了。

而如今,每年都有数百名志愿者接受筛查测试。那些被录取的青少年被分派成十人一组一起生活。他们在日出前起床,并在农地工作直到中午时分。到了晚上,他们守护农地免遭盗窃– 巡逻甚至在必要时时设置伏击。在职责空档,他们会到课堂上课,以学习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军事准备工作以及如何成为一名更好的公民。

哈希默.哈哈达斯组织在如今的年青人身上贯彻了锡安建国者的精神价值

农民即农民

这些年轻人在以色列全国各地志愿服务提供帮助,无论犹太人或阿拉伯人,从上加利利地区的阿拉伯村庄法苏达(Fassuta)的牧场到该国南部莫夏.拉茨舍(Moshav Lachish)的犹太人葡萄园。

这些年轻的志愿者在担任“新警卫”志愿服务一年后,被征召入IDF。他们当中许多人在特攻队/侦察部队服役,其中很大一部晋升为军官。毫无疑问的,这一年的时间锻炼了他们。他们的辛勤劳作和内在的生命功课,让这些年轻人成为了 “世上的盐”- 在这个国家的建国初期成为骨干力量的以色列人。

为了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IsraelToday与两年前在以色列南部自愿加入到哈希默.哈哈达斯的约瑟(Yossi)进行了采访。 (约瑟过后被选入了IDF,如今在一个精锐的战斗部队中服役。)当我们问约瑟,到底是什么促使他自愿投入到一整年的志愿服务时,他简单地回答:

我感觉到,在我们这个世代,每个人都只在思考自己能得到什么,而不是给予他人帮助。我们的农民面临着无法保卫自己土地的艰难困境,如果我有机会给予帮助,我一定会。

约瑟并不是唯一的例子。新守卫指出,在过去近十年中有50,000人自愿加入到他们的组织。现在,除了最新近的高中毕业生,他们还接受短期的成人志愿者。他们有许多计划和合作伙伴,包括林业/消防机会和吉普车志愿巡逻队。他们甚至使用热感侦测无人机来帮助取缔窃贼。这些自愿活动正蔚然成风并得到了认同,成为锡安复国主义回返和重建应许之地的梦想的另一种新面貌之一。以色列人主动承担更多的责任,成为了 “他们的兄弟守护者”。

看哪,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 (诗篇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