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rael Today 独家报道:通往应许之地的毒品公路 Yossi Zeliger/Flash90
以色列

Israel Today 独家报道:通往应许之地的毒品公路

针对以色列沙漠中不断增加的毒品走私问题,Israel Today主编为我们提供了第一手的内幕报道。

阅读

以色列南部与埃及接壤的地区,如今被称为 “西部蛮荒”(Wild Wild West)。 特别是,从尼桑纳(Nizanna)到加沙地带(Gaza Strip)的40公里,以及沿拉蒙火山口(Ramon Crater)延伸的90公里,已经成为了走私毒品到以色列的沙漠公路。

一切从深夜时分开始。 在八米高(30英尺)的梯子的帮助下,埃及贝都因人(Bedouins)将麻袋扔过围篱,而边界另一边的以色列贝都因人在几分钟之内就将之领取。 以色列的贝都因人改装和强化了越野吉普车,一般的以色列车辆难以在沙漠荒野外比赛中追赶上他们。

走私货品

这些毒品公路上几乎每周都会发生暴力冲突。 埃及走私者向埃及和以色列部队开枪,以在走私行动中分散部队的注意力。 这些贝都因人设置了行动监视,并采取转移战术。所有行动均由以色列贝都因行动负责人协调,通过加密的无线电与其埃及同伙合作。 这些走私者还想出办法移除以色列军队在边境附近所设置的高科技屏障。

这些贝都因人比以色列士兵更了解沙漠。以色列国防军雇用了以色列贝都因人作为侦察员和追踪员,以在与埃及接壤的边界地区追踪恐怖分子。 Israel Today从可靠消息来源获悉,以色列军队中有一些贝都因人告密者。他们向走私者通报以色列国防军计划展开的袭击行动。 因此甚少走私活动受到阻挠,而以色列媒体亦很少报道南部的情况。

 

来自现场的更多报道

我们向居住在该地区的好友们了解了局势。他们目前协助以色列在边境的安全工作。每一次我们到尼桑纳(Nizanna)附近的Israel Today葡萄园和橄榄园探访工人时,我们的朋友都向我们透露边界发生的事情。“这些贝都因人根本不怕以色列士兵。” 他们说道, “他们知道以色列国防军已下令禁止士兵向走私者开枪。” 这意味着,一旦无人机和其他技术人员在边界围篱发现任何走私行动,即便派出了以色列巡逻部队,贝都因人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即使追赶的士兵找到了他们,也不被允许开枪。多年来,有传言以色列当局对两国(以色列与埃及)之间的毒品走私视而不见,并且非正式地默许这些走私活动。而其原因是贝都因人提供了来临恐怖袭击阴谋的关键信息。以色列当局认为,只要走私仅涉及毒品,就算是合理的交换。但目前没有人能确定被走私入境的是否只是大麻,而不是更多危险物质甚至是武器。

西奈(Sinai)半岛北部的整个地区已成为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的恐怖巢穴。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阿西西(Abd al-Fattah A-Sisi)希望在以色列的协助下对此地区进行 “清理” 。 这些埃及北部的贝都因人部落与伊斯兰国组织(ISIS)结盟,并与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哈马斯(Hamas)武装激进分子合作,在西奈半岛行凶肆虐。以色列拥有可以帮助埃及打击这些恐怖组织的宝贵情报。在一些夜晚,在附近边境定居点如: 尼桑纳(Nizanna),比尔米卡(Beer Milka)和加低斯巴尼亞(Kadesch Barnea)的以色列人,听见和看到不远处的埃及士兵与伊斯兰国组织的贝都因人发生冲突传来的枪声、爆炸声和火光。 自2014年以来,埃及总统阿西西在与以色列协商后,将潜伏在距以色列边界仅几公里的贝都因人恐怖分子锁定为打击目标。

以色列安全部队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因为经常都有恐怖袭击即将展开的警报。 尽管与埃及签订了和平协议,而耶路撒冷和开罗亦在过去六年中一直密切合作,以埃边界却依然不平静。在埃及,激进的穆斯林兄弟会强烈批抨击阿西西总统与以色列紧密合作。 当他的母亲苏雅德.阿西西(Suad A-Sisi)在大约五年前去世时,敌对者声称阿西西的母亲是犹太人,因此他实际上也是犹太人。而这被用来解释为何阿西西暗地里与以色列合作。

 

谁该负责?

以色列军队经常与警方争论,谁应该对越境走私毒品负责。因为归根结底,侦缉毒品走私是警方的责任。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以色列警察特遣队在各个边境检查站执行任务和隔夜突击。 但是贝都因人比以色列安全部队更了解地形,而每个士兵和警察都清楚这一点。当我与瓦迪纳夫查(Wadi Nafcha,纳巴泰Nabataean城市阿夫达特Avdat南部)的贝都因人朋友谈论此事时,他们对我笑而不语,仿佛他们从未听闻此事。

以色列贝都因人认为自己掌控了内盖夫沙漠(Negev desert),正如西奈半岛(Sinai Peninsula)的贝都因人声称自己是半岛的真正统治者那样。 “我们住在沙漠中,而你不是。”我一再被这样指责。 没有错,这就是危险的开始。多年来以色列一直忽略了沙漠中的贝都因人问题,而这问题总有一天会爆发。 这些贝都因人居住的地方完全没有任何规定,而且“一切都合法”。 每当政府试图执行某些规定时,就会引起贝都因人的愤怒和威胁。他们认为自己不需要为小茅房支付建筑税和住房税,因为沙漠是他们的土地。 以色列当局也谨慎地不激怒贝都因人,因为他们不希望在南部边界开辟另一个敌方战线。 而贝都因人确实掌控了沙漠,特别是通往应许之地的毒品公路。他们在那里将毒品卖给全国的犹太朋友和毒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