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兹尔的秘密改宗计划
犹太世界

赫兹尔的秘密改宗计划

很少人知道,在他推动建立犹太国家之前,赫兹曾提议犹太人集体改信基督教。

阅读

以色列议会在7月份通过了“禁止同性恋矫正治疗”法案的一读。试图通过心理学“矫正” 同性恋的疗法很快将被禁止。 极正犹太教联盟的盟党对此反应激烈,引发了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倒台危机。

最近,“矫正”(Conversion)一词非常流行,让我想起了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虽然它其实与当前的情况并没有太多共同之处,但我还是觉得很有趣。

 西奥多.赫兹尔(Theodor Herzl),摄于1898年的第一次锡安复国大会(Public Domain)

这让我想起了高瞻远瞩的西奥多·赫兹尔(Theodor Herzl)以及他为犹太人改宗的计划。 很少人知道赫兹尔在1893年曾提出一个非常难以接受的想法:他制定了一项让奥地利犹太人集体改信天主教的计划。

赫兹尔非常坚定于为犹太人寻找出路,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回避犹太人集体改信基督教这样的激进思想。 一段时间以来,他坚信通过通婚和改变宗教信仰来达到同化是前进的唯一途径。 赫兹尔在写给弗里德里希·冯·莱滕伯格男爵(Baron Friedrich von Leitenberger)的一封信中指出,“反犹太主义也有其积极的一面,通过它,教育了犹太人。” 他补充说:“犹太儿童需先接受洗礼,才能支持或反对自己的言行,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或在“改变宗教”被视为懦弱之前。我们必须消失在人群中(基督教)。”

根据他的计划,所有奥地利犹太人都将同意接受洗礼,条件是教会将承担与反犹太主义的斗争。 赫兹希望改宗仪式在维也纳的圣史蒂芬大教堂(St. Stephen’s Cathedral)举行。 这座大教堂是数百年来基督教反犹太主义的默默见证,尤其是“犹太人是杀害耶稣基督的凶手”的思想传播。

莫里兹.本尼迪克 Moritz Benedikt (Public Domain)

当新自由日报(Neue Freie Presse主编莫里兹.本尼迪克(Moritz Benedikt)听说了赫兹的计划后,对赫兹尔说道:“您的民族已经存活了一百个世代,您无权终止她。 不管怎样,教皇将不会接受您的集体改宗计划。”  而也确实如此, 教皇良十三世(Pope Leo XIII)反对该计划,赫兹尔则继续提出了其他想法。

赫兹尔在其后来的剧作《新犹太人区》中,公开反对将同化和改宗作为解决犹太人问题的方案。从那时起,他就致力于推广犹太复国主义思想。

反犹太主义的盛行激励了赫兹尔终极一生寻求并尝试任何可能拯救犹太人民的解决方案。

如果当时教皇接受了赫兹尔早先的犹太人集体改宗计划,今天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如果那意味着以色列犹太民族国家从未建立呢?有一点可以很肯定的是,反犹太主义并不会消失,但犹太人将被剥夺经历重建并庇护他们的民族家园。

换个角度思考,赫兹尔的方案不就是一种让犹太人不再因 “与众不同”而被歧视的 “矫正治疗”吗? 实际上,这也就是直到今天极正犹太人不认同赫兹尔的真正原因之一。 在极正犹太人眼中,赫兹尔因为愿意改信基督教,而显得不够“犹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