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良的诅咒继续困扰以色列
冲突

哈德良的诅咒继续困扰以色列

古罗马皇帝的侮辱仍然被用来摧毁以色列,但这些意图注定失败

阅读

上个月是1920年圣雷莫会议的100周年纪念。当时国际联盟在该会议上通过了《巴尔福宣言》,作为对犹太人民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

圣雷莫会议的决议将奥斯曼帝国分为若干划定的托管地,其中一个称为“巴勒斯坦”,作为 “犹太民族的家园”。 最初,“巴勒斯坦” 包括今天的以色列和约旦。 但是,英国人把当时称为“跨约旦”的地区交给了哈希姆王朝的费萨尔亲王(Prince Feisal),以试图安抚阿拉伯人。

1922年,国际联盟核准了《圣雷莫决议》,所有51个成员国一致承认 “犹太人民与巴勒斯坦的历史联系以及在该国重建民族家园的理由” 。

哈伊姆.魏茨曼(Chaim Weizmann ,左)与费萨尔一世(Emir Feisal)。摄于1919

如同为了消除阿拉伯人的质疑(一个被称为“巴勒斯坦”的犹太国家不仅仅是西方提出的建议),1919年签订的《魏茨曼-费萨尔协定》(Weizmann-Feisal Agreement)也表明阿拉伯人亦承认该土地确实与以色列民族有历史渊源。 哈希姆王朝的费萨尔亲王(Emir Feisal)与犹太复国主义领袖哈伊姆·魏茨曼(Chaim Weizmann)之间的协议明确指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将致力于 “对阿拉伯国和巴勒斯坦的发展进行最紧密的合作”,以及“阿拉伯人与犹太人成立官方认可的代理并管理各自的领地。”协议中的“阿拉伯国”是今天的约旦,而“巴勒斯坦”则是今天的以色列。

当然,这种历史渊源其实是很明显的,如果不是坚持得把“以色列地”称为“巴勒斯坦”的话。“巴勒斯坦”这个名字深刻在西方人的脑中,因为他们从小就从受基督教所影响的教科书中学习到,“以色列地”的名称被 “巴勒斯坦” 或 “圣地” 所取代。 即使在今天,《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仍然展示其反犹太的倾向,把“犹太复国主义”定义为 “目标为支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民族国家的犹太民族主义运动。”在圣雷莫会议整整100年,以色列建国72年后,这本深具影响力的百科全书仍然拒绝使用“以色列地”这一名称。

罗马皇帝哈德良(Hadrian)因为把“以色列地”用 “巴勒斯坦” 取代而永远被历史记住。哈德良在公元135年的巴尔科赫巴起义(Bar Kokhba Revolt)后,将犹地亚(Judea)的名字改为叙利亚. 巴勒斯坦(Syria Palaestina),而耶路撒冷则改为爱利亚.卡比多利那(Aelia Capitolina),以试图将以色列从历史记忆中抹去。于2008年逝世的杰出世俗犹太复国主义者扎弗里尔·罗能(Tzafrir Ronen)把这称为“哈德良的诅咒”。由他所制作的同名电影(为了表现犹太复国主义立场而经过严格剪辑),于2014年在以色列国家电视台分两集播出。

根据罗能的说法,哈德良的鄙视和现代阿拉伯的“巴勒斯坦”幻想都有相同的目的:“征服应许之地的身份。 这就是哈德良的诅咒。” 如今这诅咒,这对“以色列地”身份的故意混淆在今天依然以许多方式展现,像最近在社交媒体出现的以下帖子:

这里大家看到的是一种称为密耳(Mil)的英国托管地硬币。 密耳以“巴勒斯坦” 硬币的形式出现,是一种用于巴勒斯坦托管地的英国货币,与巴勒斯坦国与其人民没有任何关系。 该硬币于1939年由巴勒斯坦货币委员会(英国人于1927年成立)所铸造,硬币上刻有三种语言(希伯来语,阿拉伯语和英语)的地区名称。 硬币另一面显示币值,图中显示为一枚20密耳硬币。

但硬币上只有希伯来语在括号中有 “א”字母,代表以色列地(Eretz Israel)。

这缩写是英国人坚持使用“巴勒斯坦”而犹太复国主义领导人坚持使用“以色列地”的折衷。托管地货币上印制的两种名称,导致了当时犹太人交互使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地”的情况。

哈德良诅咒仇视并试图改写历史事实。 在巴勒斯坦人的观点中也可以看到相同的态度,而驱使了上面的年轻人展现了这枚硬币,试图证明巴勒斯坦阿拉伯国家更早于以色列国。但这枚硬币事实上证实了英国授权在巴勒斯坦托管地建立的是一个犹太国家。而这枚硬币,反而提供了一个与其原本意图完全相反的“证明”。

单单这一条推文就被10,000人所点赞。事实证明,哈德良的诅咒仍在诱使人们相信现代以色列与古代犹地亚没有任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