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e coronavirus just a conspiracy? Nati Shohat/Flash90
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只是一个阴谋吗?

关于COVID-19的剧烈全球反应有许多理论。 他们是真的吗?

阅读
Arthur Schwartzman 由 亚瑟·施瓦兹曼 Arthur Schwartzman

每过去一周,更多的新措施又被加在原有的之上,使得我们离回到正常生活遥遥无期。敌人是隐形的而隔离断绝是最佳武器。但这样被动的应对方式,让人不禁疑惑,“情况真的那样糟糕吗?代价真的大到全世界情愿让经济下滑吗?”

随着我们多出了许多时间,以及借助了科技的传播,阴谋论就像雨后春笋。以下介绍几个比较广为人知的:

引起怀疑

会引起人们怀疑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冠状病毒的爆发和其应对的反应看起来不成比例。 毫无疑问的,冠状病毒是一种真正的病毒,但许多人在考虑了其造成的后果后,将其与流行性感冒病毒作比较,以证明对冠病所采取的应对措施是过头的。

《华盛顿邮报》报道,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估计,自10月以来,流行性感冒感(已被称为普通流感),已感染了多达4500万美国人,并导致46,000人丧命。 根据另一项报道,全世界每年约有10亿人感染流感, 造成291,000至646,000人丧命。 那我们又为什么不以同样的方式(让全球经济停摆)来应对流感呢?

专家以多种方式回应。 首先,医学对流感的研究有悠久的历史,对其非常熟悉而且有针对流感的疫苗。 相比之下,COVID-19是还没找到疗药的新型病毒。 流感并没有让世界陷入慌乱,因为世界知道如何应对。其次,医学估计冠状病毒的致命性更高。 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认为,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是季节性流感的10倍。 冠病目前的死亡率估计从1%到2%不等, 有些甚至更高。 科学家和医生的主张足以消除怀疑吗? 对许多人来说,答案是否定的。

5G科技

其中一个理论认为当前的大流行根本不是由病毒引起的。我们的这些症状仅仅是身体对新的5G微波辐射的反应。 如果企业能够为烟草对我们撒谎,他们也可能会为新5G技术撒谎。 5G无线电信号的频率高于4G,许多人担心这对我们的健康有害。 阴谋论者声称5G毫米波带的能量可以煮沸人体中的水分子。

“冠状病毒” 除了掩盖了这项技术的副作用外,也有理论说使用相关技术(例如蜂窝设备,平板电脑等)会导致不育,并可被用在全球人口控制上。

英国移动网络提供商EE的技术通信负责人霍华德·琼斯(Howard Jones)告诉《卫报》,“ 5G使用和将使用的波长是完全安全的,并且已经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和测试。” 顺带一提,美国的天线部署要更早于中国,而直到最近,那里还没有爆发病毒或传染病。

迎接新的世界秩序

一种常见的理论,任何严峻的时刻都有可能是有人在密谋世界的控制权。作为信徒,我们坚信“全然败坏”的教义。我们可以确定,人们将抓住一切可以获得权力和金钱的机会。 除了人类有罪的本性外,有些人认为还有更复杂的事物正在起作用。 在阴暗的地方,有一群臣服于暗黑王子的言语精英。。

基督教的阴谋论狂热分子指向诗篇2,尝试用圣经来论证这个理论。一个与上帝对立的组织策划了冠状病毒的传播。他们的目标是在一个保护伞下团结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崇拜,并建立一个庞大的世界政府。 就像加尔·加朵(Gal Gadot)和众明星一起合唱的那首“Imagine”一样。

过去,这种相同的情况曾经在苏联出现,并在朝鲜继续着。 但人们无法不看见的是:空荡荡的街道,除非绝对必要否则不许出门,部署警察和军方来实施封锁,安全机构监视着我们的手机,无人机在空中盘旋找寻不遵守隔离令的人。 上面的描述与电视连续剧《殖民地》的画面吻合,但在全世界都能看到这样的画面。世界领袖真的能够联手应对如此规模的情况吗?当我们自己的国家连一个政府也无法组成的时候。

QAnon

另一个流行的理论,也许比较乐观一些,那就是冠状病毒被用以掩盖美国境内外的对恋童癖者的大逮捕。QAnon是一个被广传的阴谋论,认为有一个暗黑势力正对抗特朗普总统。 拥有信息的是一名自称Q的匿名者。Q也声称好莱坞演员,民主党政客和高级官员都涉及国际儿童性贩卖。

在疫情爆发期间,谣言开始散布说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住家遭到搜查,而她也因被指控性贩卖而遭到逮捕。但 这位名人否认了这谣言。 QAnon的重要支持者莉丝.克罗京(Liz Crokin)说,她相信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即将因同样的指控而被捕。 但迄今没有任何的逮捕行动。

特朗普当选后性贩卖的逮捕确实飙升了。这是一些旧数字:2017年1月29日,当局宣布在加利福尼亚全州范围内的人口贩卖行动中逮捕了474人。 同年1月,田纳西州有42人,伊利诺伊州不到一个月内有108人等等。相较2014年,根据FBI犯罪统计,与性贩卖有关的逮捕少于400人,而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还有许多其他的流行理论,仅举几个例子:

  • 大企业制造了这种病毒,并在媒体的协助下引起恐慌,以从现有的疫苗中获利。
  • 该病毒是美国设计来针对伊朗的病毒。
  • 该病毒经过精心设计,旨在减少世界上患病和老年人的数量。
  • COVID-19起源于外星人(指中国东北部的流星坠落事件,距病毒爆发前两个月)。
  • 该病毒是中国生物武器研究机构的意外泄漏。
  • 为了废除当前的货币体系,建立由政府控制的新货币体系。

无论是哪种理论在网络上泛滥,越来越多的人问的是这个问题: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工作? 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技术来追踪冠病患者和潜在的感染者,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出一些努力来挽救以色列的经济,以避免即将到来的厄运? 健康是重中之重,年轻人不应该掉以轻心。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担心冠状病毒过后的日子。 我们需要更聪明地工作,而不是“完全不工作”。

而且,不管您可能认为这些是虚假或真实的或只相信部分 ,我们都应该记住:我们被赋予的不是恐惧,而是和睦的精神,因为我们服务于宇宙唯一的神,而唯有他能掌控。如果您想从本文中有些收获,那请看以下这段:

“应当毫无忧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带着感恩的心,把你们所要的告诉神。”(腓立比书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