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coronavirus a sign of the End Times? Nati Shohat/Flash90
冠状病毒

冠病灾疫带来的灵性意义

为什么虔诚的犹太教徒承受最多的苦难?著名拉比:因为弥赛亚即将降临了。

阅读

备受崇敬的犹太教拉比伊利亚胡.巴克斯.多隆(Eliyahu Bakshi-Doron)因染上冠状病毒而离世,享年79岁。他的离世考验了许多人的信念:是什么让极端正统犹太教徒(简称极正犹太教)遭受到病疫更严重的打击?

许多以色列人认为,极正犹太教的行为反映的是一种盲目的信仰。他们相信拉比所应诺的:学习律法和布施能让信徒免于病疫伤害。

有些甚至把极正犹太教徒比作恐怖分子

有一位“朋友”在我几天前的脸书帖子留言:

“想想看这些极正犹太教徒干了什么。他们趁普珥节假期对我们发动了恐怖袭击…他们一些人的行为就像恐怖行径,严重危害人群”

这只是其中一个犹太人把冠状病毒在以色列的传播归咎于极正犹太教的例子。这样的指控跟把黑死病归咎于犹太人没什么两样。

为何是“正直的人”受难?

然而,即使是有信仰者也在疑惑:为何在众以色列人中,敬畏上帝的人偏遭受最多的苦难?一个读者问了拉比扎米尔.科恩(Zmir Cohen)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为什么冠病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是伯尼布莱克(Bnei Barak)(极正犹太教重要城镇)。我问这问题因为我很难过,从一个人的角度来看,这情况很糟糕。”

拉比科恩(Zmir Cohen),宗教和解组织Hidabrut的创始人兼主席,也同时是许多著作的作者。他以贴近群众的语言挑战以色列社会的世俗设定, 让他在无信仰的以色列民众中颇受欢迎。

他给出的答案是:这是救世主弥赛亚降临的预兆,而这也是以色列许多犹太教徒所相信的。

拉比的回复,是尝试解答此问题中的信仰危机

首先回应对极正犹太教的指控,指他们应该对冠状病毒在以色列蔓延负责。拉比科恩指出,少数极正犹太教徒的举止是不负责任的,但少数的世俗犹太人亦然。“害群之马处处皆有”,他为以色列的一百万名极正犹太教徒辩护时这么说。

末世预言的关键

若从灵性层面看冠状病毒,他认为这场疫灾毫无疑问的带来了精神层面的意义:没有人会认为极正犹太教是完美无缺的。也正因此,现在是他们进行心灵探索的最佳时刻。此外,拉比科恩亦把这场疫灾看作【末世预言】的重要讯息。

根据犹太教义,弥赛亚即将降临之前的一些预兆已经显现。其中包括以色列的建国,基督教不再敌视犹太教,以及穆斯林成为了主要的反犹太力量。

但预言亦提到了在末日之前犹太人对敬畏上帝的同胞的态度。根据塔木德,其中一个末日预兆是 “信道者的智慧被看作恶臭,而敬畏神者将被鄙视。” 。拉比科恩认为,这句预言足以概括形容以色列人对妥拉学者和虔诚信徒的‘末世’态度

但为什么犹太人鄙视犹太信仰会是末世的预兆呢?根据预言,对信仰的蔑视旨在考验他们的信念。 这是净化信徒的过程,为迎接弥赛亚的降临做好准备。

极正犹太教徒在逾越节宣读祭祀宣词时, 亦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最后一位希伯来圣经先知玛拉基(Malachi)已经看到,在末日之时的犹太人会说:“事奉神是徒劳的。遵守它的吩咐的,万军耶和华面前,愁眉苦脸前行的,又有什么益处呢? 现在我们竟然是,称骄傲者为有福。 作恶的人得建立。他们虽然试探神,但是得以去逃脱。”(3:14-15)。

拉比科恩说,现今许多犹太教徒都持有这种态度,包括极正犹太教信徒。他们会说:“看看他们是如何评价我们这些遵从妥拉(律法)的人”,并认为他们之所以患有新冠病毒,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生活不追随没有信仰的犹太人。

但拉比接着指出,下一节的经文鼓励他们不要陷入这种诱惑。因为到最后,“耶和华侧耳而听,且有纪念册在祂面前,记录那敬畏耶和华,敬重祂名的人。”

科恩总结说,尽管现在极正犹太教派受到歧视,但他们不应该让这些毫无根据的批评影响他们,而忽略了为弥赛亚的即将降临做好准备。 虽然科恩没有透露弥赛亚何时降临,但他仍然视冠状病毒危机为末世的明确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