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历史性协议 Avshalom Sassoni/Flash90
中东

分析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历史性协议

这仅是一个更大的趋势的开始, 而阿联酋已经首开先河。

阅读
由 杰森·西尔弗曼 Jason Silverman

昨天对以色列与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的关系而言是历史性的一天。 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联酋)达成了共识,将在未来几周内签署和平协议。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这项交易是由美国协调促成的,旨在使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完全正常化。

自从1948年建国以来,以色列与大多数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没有建立外交关系。 至今只有两个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埃及和约旦。 埃及总统安瓦尔·萨达特(Anwar Sadat)是第一位接触以色列的阿拉伯领导人。他于1979年与以色列总理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in)会面议和。两国随后签署了协议并促成了埃及到以色列的官方访问。16年之后的1994年,时任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和约旦国王侯赛因(King Hussein),签署了另一项历史性的和平条约。 这两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都是在美国的调解下达成的,是构成以色列南部和东部边界的重要安全资产。

内塔尼亚胡将是第三位与阿拉伯国家签署和平条约的以色列总理。 尽管这项协议对以色列来说是显著的成就,但也过早地将内塔尼亚胡的历史地位提升到能和贝京和拉宾相提并论。 以色列与这三个国家的关系的历史背景,存在着一些关键差异。而这些差异凸显了与埃及和约旦签署的协议更具独特性。

自建国以来,埃及和约旦都是以色列的宿敌。 他们强大的军队是以色列在独立战争和六日战争中面对的最大挑战。 牺牲在埃及和约旦手上的以色列士兵可能比以色列所面对过的任何其他战斗部队都要多。埃及和约旦甚至还是以色列的直接邻国,共享南部和东部边界。历史上在战争时期,这两国一直都是以色列的生存威胁。因此,与埃及和约旦签订的和平协议确实有助于确保犹太国家的未来。

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的两国关系正常化协议无疑是历史性的。但是对于密切关注以色列外交政策的观察家来说,这并不完全令人惊讶。 阿布扎比与耶路撒冷之间的关系已解冻多年。 双方已经在贸易,安全和技术领域进行了合作。 尽管阿联酋做出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化关系的选择是一项勇敢而空前的外交举动,但这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此外,以色列和阿联酋从未有过冲突,阿联酋也从未被以色列视为主要安全威胁。 不过,该协议为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关系开辟了先河,并为其他国家的效仿铺平了道路。

这项外交成就除了振奋人心之外,也伴随着和平的代价。一方面,为了成功与阿联酋签署和平协议,内塔尼亚胡不得不违背一项让其最忠实的选民失望的承诺。和平协议的签署前提条件,是以色列暂时推迟兼并西岸部分地区的计划。为此,右派的关键人物无情地批评内塔尼亚胡,指他“错过了兼并的历史性时机”。沙姆隆(Shomrom)地区委员会主席尤西·达甘(Yossi Dagan)在电台采访中愤怒地说,内塔尼亚胡为了与阿联酋达成和平协议而对兼并计划让步,是欺骗了选民。著名的右翼新闻工作者西蒙·里克林(Shimon Riklin),也是内塔尼亚胡最敢怒敢言的忠实支持者。他发推文说道,在犹地亚(Judea)和撒马利亚 (Samaria)行使主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他(内塔尼亚胡)对多年来一直坚定支持他的以色列人显得没有道义。

其他人可能认为这就是典型的内塔尼亚胡总理作风。他就曾多次许诺但却很少遵守诺言。 事实上,他支持和执行过的政策中,倾左的比倾右的还多。 1997年,他与巴解组织签署了《希伯仑协定》(Hebron Agreement),将该市的重大地区分配予巴勒斯坦人独自掌控。2005年,当利库德集团(Likud)主席阿里尔·沙龙(Ariel Sharon)倡导撤离加沙计划时,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议会中对该计划投了赞成票。 2009年,他在巴伊兰大学(Bar Ilan University)发表了著名的外交政策演讲,概述了他对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并肩建国的愿景。 如今,内塔尼亚胡多年来一直向以色列人大肆承诺,保证他是唯一可以保护犹太人在犹地亚和撒马利亚的历史权利的人,而以色列在那里行使主权已经指日可待。 然而,他一次又一次地都食言了。

这项和平协议提振了以色列左派的士气,通过强化他们长期以来的观点,即在西岸实行以色列主权是实现与阿拉伯世界关系正常化的绊脚石。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已证明不能在同一时间兼顾两件事。 这一次,兼并计划确实是与阿拉伯大国达至和平的障碍。

但是,尽管对内塔尼亚胡感到极大的失望,右派并没有因为这项协议的签署而一无所获。 右派的长期立场也得到了肯定,即解决以巴冲突或让巴勒斯坦立国并不会阻碍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阿联酋实质上已向巴勒斯坦人发出信号:他们已经向前迈进。 以跟巴勒斯坦人寻求公正持久的和平共处,来与阿拉伯世界建立外交关系的方式正式微。

这仅仅是一个更大的趋势的开始。 阿联酋开了先河,在以色列与阿拉伯穆斯林世界关系正常化的漫长过程中取得了突破。这发生在建国之后的72年时间,但永远不会太晚。 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也已经暗示,巴林和阿曼亦可能随阿联酋脚步,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