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end of the world? And what does that even mean? Moshe Shai/FLASH90
冠状病毒

非你所想象的世界末日

For some, the end of the world isn’t really the end, but rather a new beginning

阅读

冠状病毒危机让人们自然而然地思考起世界末日,这对不同的人而言有不同的含义。 以色列的极正犹太教卫生部长雅阁夫.利兹曼(Yaakov Litzman)就是其中之一。他祈祷弥赛亚一周之内降临,在逾越节之前。 这就是我们的卫生部长战胜灾疫的最佳解决方案。

其他的则实际得多了。 几天前,一名男子“偷走”了他在耶路撒冷发现的有2000年历史的投石。这名男子过后决定将文物归还当局。 他说他觉得良心过意不去,因为他感受到我们已经接近“世界末日”了。

还有一些人认为世界末日是一件好事。这给我们机会重新思考我们人生的轻重。 有些人则想到可以减少污染。 然而,以色列艺术家阿维夫·格芬(Aviv Geffen)目前正在流行的一首歌内容说道,当我们失去了人性的时候,就是世界末日了。

在当前的危机中,这首歌将冠病视为我们恢复人性的契机。

我为Israel Today的读者翻译了这首歌。这首歌写于1999年,就在2000年的那一次 “世界末日”之前。这段剪辑是由格芬和流行歌手巴里·萨哈罗夫(Barry Sacharov)演唱的。 这首歌的某些歌词显示出独特的远见。

不要忘了,我告诉过你

不要忘了

一切都是注定的

我们在时间里度过

不要因为爱我而生气

不要生气

对于沾了谎言的歌曲

我为你付出像玫瑰

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

当我们停止做梦时  就已经开始  

当我们停止希望

这是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

我们停止做梦的时候就开始了

当我们停止希望

闪烁的屏幕前的沮丧小孩

看着空荡荡的街道

我们已经忘记了怎么玩耍

瘟疫潜伏在每个角落

等待我们犯触碰的罪

我们已经忘记了爱什么是爱

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

当我们停止做梦时  就已经开始  

当我们停止希望

这是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

我们停止做梦的时候就开始了

当我们停止希望

 

所以,用些什么让自己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