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纪念以色列建国72年 – 被选中的女孩
以色列

独家:纪念以色列建国72年 – 被选中的女孩

一个振奋人心的故事,一个阿拉伯裔信奉基督教的年轻女孩,为以色列奉献的精神获得表扬。

  • volume_off
阅读

在这个国家医疗紧急时期,毫无意外地,以色列选择表彰国内主要的紧急医疗服务机构- 以色列红大卫盾会(Magen David Adom ,简称MDA)的杰出表现。

但让人感到意想不到的是,他们也选择了来自拿撒勒(Nazareth)的一位二十一岁基督教阿拉伯裔女孩,参与以色列独立日庆典中最引人注目的仪式-点燃耶路撒冷12个标志性火炬之一。

Israel Today独家报道了这个年轻的阿拉伯女孩如何成为以色列人的焦点。在我们准备庆祝以色列72岁生日的当儿,与我们分享了她投身以色列医疗服务的故事。

 

雅思敏Yasmin (MDA)

这女孩是谁?

这女孩名叫雅思敏(Yasmin),与所有14岁进入高中一年级的以色列孩子一样,她得选择自己想要的国民志愿服务。 以色列儿童(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从小就被教导要为国家服务。他们在动物救助中心,养老院,特殊需要儿童中心等地方,体验并学习照顾其他人,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雅思敏选择为以色列的紧急医疗服务机构以色列红大卫盾(MDA)志愿服务。这是一个不寻常的选择,因为阿拉伯小孩一般被寄望能在阿拉伯社区服务并支援阿拉伯社会的需求。 她回忆说:“当时,我是MDA的唯一阿拉伯志愿者。” 她选择拯救犹太人生命的勇敢决定,让她在班上受到霸凌,遭到同学和朋友们的回避和嘲讽。 “你为什么要帮助犹太人? 您为什么不帮助我们,你自己的阿拉伯人民?” 他们这样苛责她。 雅思敏的唯一支持来自她的基督徒父母。这个14岁的女孩坚持不懈,在放学后的时间,周末和假日继续工作,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年,直到她高中毕业。

雅思敏跟我们分享,一个年轻的女孩被朋友和社交网络排挤是多么难受的一件事。 “我的心惦挂着我每天遇到的,需要帮助的病患和受苦的人。 但他们是阿拉伯人或犹太人又会有什么不同呢?” 最终,这个年轻女孩独自改变了以色列紧急服务的整个文化。因此,数年之后的今天,“许多阿拉伯青少年都自愿参加MDA了。” 她笑着说。

 

奥斯威辛的阿拉伯人

雅思敏在学校面对的麻烦并没有因为她为传统上服务犹太人的紧急服务机构当志工而停止。

有一次她自愿地参加了参观纳粹集中营的波兰青年之旅。 “我是团内唯一的阿拉伯人, 我的室友是正统犹太教女孩。” 她回忆道。 雅思敏说,这一次的经历改变了她的人生。 “我明白到了了解其他人的重要性。为了和平相处和相互接受,我们得学会以他们的方式看世界。” 她强调说。雅思敏在家里常被教导要照顾犹太邻居和回馈自己的国家。但看到了大屠杀中发生的事情打开了她的心灵,让她对犹太人民有了更多的尊重和认同。 然而,在她的自己的族群里,这意味着更多的不解。

从奥斯威辛集中营回来的雅斯敏受到了邻居愤怒的对待。 人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她对“了解犹太人”那么热衷,并对她施压要她改变自己。 “你为什么对那些(犹太)人如此感兴趣? 你该待在这里,了解自己的阿拉伯文化!” 他们警告说。

压力是如此巨大,让雅思敏陷入了个人危机。 她意志崩溃失去了信心。 或许她应该放弃挑战两个族群之间根深蒂固的裂隙。 要她的族人和犹太人一起努力的想法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这是不是天方夜谭? 一直以来,许多的人都认为:是。

 

有价值的一生

Yasmin performing her national service (MDA雅思敏在履行国民服务 (MDA))

雅思敏并未准备放弃,高中毕业后她自愿返回MDA作为她国民服务(INS)的一部分。 国民服务计划旨在替代犹太青年的强制兵役(女生2年,男生3年)。阿拉伯青少年得以豁免于此项计划,但仍可以自愿参加。雅斯敏从18岁开始献出生命中的三年,担任以色列紧急服务的护理人员。 “我被许多顶尖的大学录取了,而且未来可以投入许多不一样的领域。” 她说,“但是我知道,为他人奉献比什么都重要。 我每天在被照顾的病人眼里看到这一点。”

雅思敏即将完成其国民服务,但冠状病毒的爆发使最后几个月变得比过往任何时候都还忙碌,她的团队每周6-7天得工作12小时以上。 当被问到她是否害怕与许多具有传染性的人接触时,她承认:“是的,当然害怕。 但这是一场战争,你得做必须做的事情。 我们在MDA的工作,既是我的个人责任也是对国家的责任。 每个人都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力参与其中。”

在与雅思敏的交谈中,我被她对这犹太国家的热爱深深感动,并期许自己能像她一样。而我,也不会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

 

一个国家英雄

这个星期,雅思敏收到了MDA全国总监的电话,通知她获选接受全国表扬,并将代表MDA参加神圣的独立日火炬点燃仪式。 在与负责国家仪式的文化部长米里·雷杰夫(Miri Regev)的视频通话中,雅思敏得到了官方的认可。 “我非常震惊,” 这位21岁的年轻人说道,接着马上跟我们分享她的团队有多出色,以及以色列紧急服务部门的每个人都应受到国人的赞赏。

遗憾的是,面对致命而不分犹太人或阿拉伯人的病毒,这个代表国家站在抗疫最前线的斗士,在她拿撒勒的家乡却得不到自己族人的认同。对她的指责亦变得更糟糕。 许多她的族人并不希望一名阿拉伯人在独立日代表犹太民族。雅思敏之前出现在全国电视节目上,并被视为希望的灯塔及以色列优秀公民模范。 但也因为如此,她在受到犹太以色列人的爱戴的同时,却也遭受到一些阿拉伯人的死亡威胁,以及对她和家人的暴力警告。

她是否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以及自己族人对她的不解和威胁,继续站在最前线对抗冠状病毒呢?本文作者坚信并祈祷,她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