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牧师透露:土耳其慢慢变成了伊朗 Creative Commons
中东

地下牧师透露:土耳其慢慢变成了伊朗

在独家采访中,土耳其基督教领袖:“我们了解到民主不是我们的救星。”

阅读

土耳其正靠向东边,而其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预示着在以色列北部边界让敌对鹰派可以兴风作浪的雷区随着增大。同一个时间,土耳其强人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安装了对准以色列和欧洲的俄罗斯S-400防空炮台,从而破坏了北大西洋公约。他也加大了对恐怖组织如哈马斯(Hamas)和真主党(Hezbollah)的支持,并允许其他圣战组织如伊斯兰国组织(ISIS)在区域内不受阻扰地发动袭击。

为了得到内部人士对这些让人不安的事态发展的看法,Israel Today 采访了土耳其地下教会的一位牧师兼领袖穆斯塔法(Mustafa)。他的教会在近期变得激进的土耳其政权日益伊斯兰化的情况下勉强求存。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穆斯塔法这样说。由于担心针对其妻子和三个孩子的暴力报复,穆斯塔法无法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 他解释说,埃尔多安正积极地将曾经世俗民主的土耳其推动成为区域哈里发国(Caliphate)或伊斯兰国。因此,任何人若与以色列接触如今将被视为叛国行为。 他说:政府一直试图将国内信徒诬陷为间谍,作为处死他们的证据。

在过去的几年中,土耳其政府已经变成了专制政权,穆斯塔法指出,在这里被囚禁的新闻工作者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多。 Facebook上对埃尔多安的任何贬损言论都可能使你入狱。 任何对政府的异议都不被容忍。

 

新的地缘政治危险

“美国和欧洲仍将土耳其视为温和的穆斯林国家,” 穆斯塔法说道。 “但是土耳其未能加入西方联盟,因为这是他们的伊斯兰国梦想DNA,冀望重回昔日奥斯曼帝国的辉煌。”

那为什么土耳其现在靠向东边的中国和俄罗斯? “自从与美国和欧洲决裂后,他们一直在寻找新盟友。” 牧师指出:“要成为一个好的穆斯林并管理一个民主国家,是一个天方夜谭。”

教会是个问题”

将世界上最著名的历史古迹之一的圣索非亚大教堂(Hagia Sofia)转变成伊斯兰清真寺,宣告着正在土耳其发生的事情。 “埃尔多安将自己视为基督教的征服者 和伊斯兰教的复兴者。” 穆斯塔法透露, “他想重建新的奥斯曼帝国,并宣布自己为哈里发(伊斯兰国的最高领导人)。 圣索非亚大教堂是他一直握有的一张王牌,现在他需要用它来填补投票箱。 整个国家都在向激进的伊斯兰教迈进。”

参阅: 伊斯兰教对基督世界的新攻击 Islam’s Renewed Assault on the Christian World

“想要成为中东的领头羊,你就必须与以色列为敌,” 穆斯塔法继续说道。 “即使在国内的信徒中,以色列也已成为一个两极化的课题。与日俱增的反犹太宣传不断地为他们带来负面影响。 不久以前,土耳其曾经对以色列很友好。 许多的以色列人来度假,但如今没有了。 现在犹太教堂被炸弹袭击。 今年,在离我们不远的宾格尔(Bingol)发生了地震。 我们的一个团队驱车前往提供援助时听到了“余震是以色列所为“的消息。

 

征服基督教

穆斯塔法非常清楚在新土耳其,他们将为他们的基督信仰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是土耳其东南部靠近伊朗的城市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的一所教会的一份子。

他回忆起了血腥残忍的一幕:

每周都会有数百名当地的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出于好奇来参观我们的教堂。我们对信仰进行了讨论和辩论。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在马拉蒂亚(Malatya)建立了一个家庭小组,在离教堂不远的地方。一个年轻人伪装对福音产生浓厚的兴趣,但却在镇上散布 基督徒将控制这座城市。的谣言。 一天,这个年轻人与三个朋友一起出现。他们抓住了费马(Feima)。费马是从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的新信徒。他能背诵整部《古兰经》,当时正在为当地居民编写圣经译本。 他们捆住了费马和其他三名信徒,并警告说如果他们不回归伊斯兰教,将被杀害。凶徒接着刺伤并用刀折磨了他们一个小时。 当警察终于出现时,凶徒割开了他们的喉咙然后逃跑。 一个凶徒从窗户跃出而跌死了,其他三名则被捕。 我们的四个兄弟被杀害,包括费马。

“在法庭听证会上,事态急速转变。被谋杀的基督徒变成了 ‘死有余辜’。这是致力于反基督教宣传的土耳其报纸、政府出版物以及新闻节目多年来的反宣教成果。我们被认为是恐怖分子,是为了报复伊斯兰教而改教的基督徒。 这些年轻的凶徒自以为他们是英雄。”

“此案在法庭上审议了5年,并凸显了愿意为自己的信仰而牺牲的土耳其信徒。 这也提高了教会以及数位在电视上作证的国家牧师,在全国范围内的形象。”

在2016年的一场失败政变后,总统埃尔多安试图将叛乱归咎于当地的基督教牧师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 政府指控穆斯塔法在以色列和美国的资助下为政变提供资金。 穆斯塔法说:“在土耳其无论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总是会责怪以色列。”

 

曾经是以色列在区域内的亲密盟友,但无止尽的政治宣导造成许多土耳其人反以色列。

“由于这些新的威胁,许多国内的信徒选择离开土耳其。 而现在,成为基督徒就是背叛土耳其,要成为一个土耳其人你就得是穆斯林。”穆斯塔法解释道。

“但是教会的种子埋得很深。 我们已经意识到民主制度或世俗主义不是我们的救星。 我们现在明白到不能依靠政治来保护我们。 美国或西方都不再是土耳其的盟友,因为他们看到土耳其正走上变伊朗的老路。 而我们只能依靠主。 我们可能面对严重的迫害,因为已经有100名传教士从土耳其被驱逐出境。 但是,如果这能带来复兴,我们也只能接受。 我们正做好面对的准备。” 穆斯塔法向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