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全国封锁 Olivier Fitoussi/Flash90
冠状病毒

第二次全国封锁

缺乏纪律、公民不遵守条令、缺少领导能力 – 所有这些都在以色列的第二次全国封锁中结合在一起

阅读

“我们的人民没有纪律。” 最近几周经常听到这样的批评。与此同时,每个人也都责怪政府未能遏制冠状病毒危机。 人们谈到内塔尼亚胡政府时会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以色列本来可以免于在佳节高峰期间实施第二次全境封锁,如果政府在九月的时候有勇气像其所说的那样,封锁40个冠病红区城市。

但最终政治考量压过了更多对于处理卫生危机的明智建议。 许多犹太新闻评论网站提醒着我们,抗命不服从一直是以色列子民的民族特性。 “对国家不服从就是对神的不服从。”

冠病期间的特拉维夫。 不顺从一直是以色列人的特质。

当前的联合政府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广泛的政治联盟,但同时也是最弱势的。 8月初,一位利库德族议员被引述道: “以色列政府并没有在工作。目前的局势比提前大选更糟糕和危险。” 这名议员要求匿名,以免造成其党领袖不满。

总体而言,有72%的以色列人不满意内塔尼亚胡对冠病疫情的应对方式。以色列民主研究所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利库德集团的右翼选民中有近60%的人对政府感到失望。人民与政府之间存在着信任危机。为应对冠病而成立的联合政府并没有积极对抗猖狂的疫情,反而在内部相互争论。法律体系改革和国家预算是当前争论的焦点。这让人民感到沮丧,因为当初联合政府是为了摆脱以色列目前的经济和健康危机而组建的。这就意味着必须做出必要的但并非每个人都接受的艰难决定。

在缺少领导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只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婚礼和其他群众聚会继续违反着现行的卫生规定。 这是社会各阶层都有的问题。

  • 犹太教正统派如常在封闭的大厅里举行大型婚礼。 极正犹太教政府部长梅尔波鲁什(Meir Porush)甚至在海法(Haifa)参加了这样的婚礼。
  • 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在他们的村庄和城镇中也一样。 拿撒勒(Nazareth)市长阿里萨拉姆(Ali Sallam)坚称,尽管实行宵禁封锁该市仍将开放,并邀请所有以色列人到访。
  • 年轻人在沿海城市享受生活,就像冠病大流行没有发生那样。
  • 在沙漠城市耶鲁厄姆(Yeruham),学生们在校园里跳了一场“冠病之舞”,并迅速感染了30名同学。
  • 许多酒店的客人抱怨说,实际上这些规则根本没有被遵守。
  • 内塔尼亚胡(Netanyahu)在耶路撒冷巴尔福街(Balfour Street)的官邸前发生的数千人抗议活动也被认为是冠病的温床。
大家依然我行我素

政府的首要考量似乎是维持掌控政权的右翼力量集团。 这比起公共健康和经济方面的考虑,以及与与日俱增的冠病病患数目更为重要。

事实上,虽然不只犹太教正统派群体违反了条令,但却也不能否认他们的感染率在其他群体当中是最高的。 差别只在于这个群体在以色列议会中有“声音嘹亮”和有效率的说客。 在以色列,声量最大的往往会无往不利。

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又回到了全国封锁状态。

  • 居民离家的距离不得超过500米。
  • 学校和幼儿园以及餐馆和零售商店将保持关闭。
  • 祈祷聚会只能在露天举行,公共交通将受到限制。
  • 五年级以上的学生将通过Zoom线上上课。
  • 一些员工被允许到办公室上班,包括在耶路撒冷的Israel Today编辑团队。 这样一来,我们的办公室将有点生气,而一些同事则在家办公。

我们还能抱怨什么呢? 毫无疑问的这是我们咎由自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