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贝都因牧羊人到大学教授

吉哈德.萨那(Jihad El-Sana)在沙漠中度过其童年时光。 而这名贝都因人如今是本古里安大学(Ben Gurion University)电脑科学系的系主任。

从贝都因牧羊人到大学教授
Courtesy Ben Gurion University

“我们家庭的气氛大概是不错的,” 在九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大的吉哈德·萨那教授告诉我说。 “我的父母皆无法阅读或书写,但他们却一直很重视我们的学习。我的母亲不识字却一直坚持要检查我们的作业。” 如今,这位52岁的贝都因人是位于比尔谢娃(Bersheva)的本古里安大学(Ben-Gurion University)电脑科学系的系主任,并与犹太伙伴建立了成功的初创公司。

吉哈德回想起自己在沙漠中的童年时光,在没有电视的帐篷里生活,感觉就像一场梦。 “简单的生活使我和兄弟姐妹们的感情很要好。现在,当我的四个孩子一两天无法使用互联网时他们会疯掉。这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我们的访谈中,吉哈德向我描述了他的童年时光。他生活在位于特阿拉德(Tel Arad)的一个鲜为人知的贝都因人村庄,那里没有公共设施和水电供应。 “我是在帐篷里出生和长大的。在我二年级的时候,我们一家才搬到拉基亚(Lakiya)。” 拉基亚(Lakiya)是位于内盖夫(Negev)沙漠,贝尔谢巴(Beersheba)以北的一个贝都因人村庄。吉哈德教授如今仍然住在那里,离母亲不远。迄今为止,吉哈德一直都是一名贝都因牧羊人、学生、社会企业家、科学家、教授和研究员。现在,他还是一名创业企业家,虽然他仍然还没习惯这个称呼。对吉哈德而言,他的成功不仅清楚地显示了贝都因部落已经融入了以色列社会,而且如今也是以色列“新兴国家”的一部分。顺带一提,在他的WhatsApp个人简介中,是一张他在黑门山(Mt. Hermon)上全副滑雪装备的照片。

内盖夫沙漠中的一个贝都因村庄。

每一天YouTube的视频被收看超过10亿小时,远远超过Netflix和脸书Facebook的总和。在平板手机上的平均观看时间为超过40分钟。每一分钟有大约400个小时的额外视频片段被上传到YouTube。YouTube目前是最受欢迎社交媒体平台的第二名,拥有19亿用户,也是广告商的热门平台。

而这正是来自内盖夫沙漠的吉哈德教授的专业知识所在。他是图像处理、视频、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和电脑视像方面的专家。他开发了一种可以自动扩展可用广告空间的技术。通过自我学习运算法,他独特的技术可以自动检测视频广告,计算出每个广告的曝光指标,并纳入针对观众和视频内容的新广告。他创办的公司MirageDynamics正在创造新的视频广告空间,使视频内容提供者和广告基础架构经营者能够自动合成虚拟广告并增加广告收入。

每当他在特拉维夫的现代办公大楼中与风险投资家讨论新的想法和计划时,他的心仍然与在沙漠贝都因部落的家人在一起。他深刻地记得他的童年,在靠近死海的犹大沙漠南端赤着足长大。 “我们必须用金属桶装水。生活并不像现在这般舒适,但却简单而美丽。我很爱我的童年。”

在这一点上,我与他分享了在1980年,仍是一名年轻的以色列国防军士兵的我,随部队在拉基亚附近地区进行夜间行动的回忆。一整个晚上我们必须跟随星星的位置,并从地图上寻找我们事先记住的五个坐标。我们必须使用星星的位置来定位这五个坐标。唯一的问题是,地图上并没有列明该地区的贝都因人窝棚和帐篷。而在地面上,一切看起来都不尽相同。我们经常被帐篷或牛栏阻挡去路,而不得不绕道而行。回想起许多个夜晚听见士兵们在帐篷之间来回穿梭,吉哈德笑了起来。

犹大沙漠中的贝都因人帐篷

吉哈德的父亲坚持要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因此从9年级开始,他将吉哈德送到海法(Haifa)的一所正统派犹太学校。 “我父亲是一个简单的人,倾向于相信科学。他将所有儿子送到海法的这所私立学校。我的父母影响了我们的成长。我知道,我们的情况对于一般贝都因人来说并不常见。” 他的兄弟弗亚德(Fuad)是一名儿科医生,两个姐妹是老师,另一个是以色列的第一名贝都因人学校行政长官。另外几名兄弟一位学习国际法并定居美国,一位是律师一位是注册会计师,最后一位正修读药剂系。

“我通过当放牧绵羊和山羊的牧羊人赚取我的学费。” 吉哈德回忆道。 “我喜欢这项工作,在沙漠中放牧牲畜。” 后来他因为在Scitex Corporation(以色列图形设计和数字出版公司)工作的关系,不得不搬到特拉维夫。他在纽约石溪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y)完成了博士学位后,回到内盖夫沙漠并在本古里安大学任教。

今天,他十分投入到内盖夫的贝都因儿童的教育成长。他将自己的人生视为奇迹,并多次强调以色列的每一个人都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他强调在以色列的贝都因人比起周边的阿拉伯国家,有更大的机会能拥有光明的未来。吉哈德与一群朋友和同事一起,在内盖夫建立了一所招募优秀贝都因学生的学校。来自所有贝都因社区和不知名村庄的五百名贝都因青少年正在El-Sana特殊学校计划下学习。

“外面的人们根本不知道在贝都因社群开办这样的教学计划有多么困难。 我们是仍然生活在部落中的贝都因人。我们的部落仍然有像亚伯拉罕时代那样的父权文化。根据能力(不管性别,即便来自其他贝都因部落或甚至是犹太人)来选择任命一名并非来自学校所在地部落的老师,在我们的社会里是异常复杂的。” 但是今天,这所学校被认为是成功的,超过90%的学生完成了入学考试。 相比之下,平均而言只有不到50%的以色列贝都因人做到这一点。 以色列是一个不仅仅为犹太人,也为贝都因人提供无限机会的新兴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