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贝鲁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Zaatari Lebanon/Flash90
中东

分析:贝鲁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阅读此篇您不会在其他地方读到的深度分析,内容包括了以色列的介入。

阅读

以色列国防军(IDF)在黎巴嫩和叙利亚边境地区增加了部署一个多星期后,决定恢复到正常状态。但以色列国防军中北区司令阿米尔·巴拉姆(Amir Baram)少将仍然认为,与黎巴嫩恐怖组织真主党的冲突可能升级。

巴拉姆少将告诉一群外国大使,旅游业、冠病造成的经济衰退以及北部人民的安全感等公民因素,一直都是重要决策的考量因素,以后也会一样。

这名以色列国防军指挥官本来可以补充说,真主党正疲于奔命应对一场随着大爆炸的发生而恶化的巨大内部危机。上星期的一系列大爆炸摧毁了半个贝鲁特并夺走了150多名黎巴嫩和外国公民的性命。

真主党目前完全控制着黎巴嫩,并继续获得建立这个什叶派恐怖组织的伊朗的全力支持。 但是,在贝鲁特发生大爆炸后,黎巴嫩人民开始对真主党感到愤怒。有些人认为他们有权利这么做,因为爆炸很可能是这些伊朗的代理人造成的。

真主党是第一个发布报告指大爆炸是靠海的机库中2.750吨硝酸铵被引燃的结果。 但对于机库中存储着可能酿成这场灾难的危险原料,真主党否认知情。

但黎巴嫩当局表示,他们知道机库所储存的硝酸铵是于2013年9月抵达黎巴嫩的。而黎巴嫩当局几乎都是真主党的亡命之徒。

同一“当局”声称,他们对在非空调储存设施中储存如此大量的硝酸铵的危险处理曾发出多次警告。但除了真主党成员外,没人能证实这一说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让我们来好好看一看,据专家所说的8月4日下午和灾难发生前几天在贝鲁特港口所发生的事情。

首先,贝鲁特的一位居民在推特上透露,贝鲁特发生爆炸的前一天,武器、炸药和火箭从一艘不知名的船上卸下。

这名叫Zalahmahsa的Twitter用户也因此被冻结户头,而该则推文也消失无踪。

接着是以色列中东专家莫德柴. 凯达尔(Mordechai Kedar)博士,在几家媒体上写了一篇文章道出他不相信官方的说法。他也提供了一些证据证明真相与真主党和黎巴嫩政府的说法不符。

凯达尔指出,事实上发生了三起不同的爆炸。而最后一次的爆炸威力是最强大的,摧毁了贝鲁特的一半建筑物并炸死了黎巴嫩首都的150多人。

根据凯达尔的说法,任何运送敏感物品并且不希望被(从空中、太空或地面上)看到、拍照或被盯上的人,都会试图将其隐藏在尽可能靠近水的地方。而发生爆炸的仓库就在水边。

而确实,这些硝酸铵已经在机库中存储了将近7年之久。根据真主党的说法,爆炸物是被附近机库中的“烟花”引爆的,又或是一群技术人员在焊接机库入口造成的。而这取决于你问的是哪一名真主党官员 。

专家认为所谓 “烟花”很可能是爆发的子弹。而凯达尔则指出“导弹燃料的烟气从容器中蒸发并碰到热墙壁或天花板,而在那里点燃并引起连锁爆炸反应。” 的可能性。

此外,一位希望匿名的美国退休武器专家告诉 Israel Today,第二次爆炸产生了紫红色的烟雾云,是三碘化氮(nitrogen triiodide)爆炸的生成物。三碘化氮是一种用于生产导弹和炸药的无机化合物。

这名美国专家认为,大爆炸是制造炸弹火药以及火箭燃料的化学物意外混合在一起的结果。

然而,真主党否认对贝鲁特港的情况知情,尽管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丹尼·达农(Danny Danon)去年曾向联合国安理会通报真主党对贝鲁特港口的全面掌控。

在一次对黎巴嫩人民的讲话中,神情严肃的真主党领袖哈桑·纳斯拉拉(Hassan Nasrallah)说道,真主党清楚知道以色列北部海法(Haifa)港发生的一切,但对贝鲁特港的硝酸铵却一无所知。

这当然是一个公然的谎言,因为真主党早已被逮到在欧洲和塞浦路斯囤积硝酸铵。

这些引爆后形成蘑菇云并摧毁了贝鲁特一半以上建筑和民房的化学品爆炸物,被真主党转移到德国南部,并在去年被德国当局发现了3公吨硝酸铵。在英国伦敦则有数百公斤化学品爆炸物被找到。

这些国家的当局都是收到来自以色列情报局摩萨德(Mossad)的提前警告。

黎巴嫩恐怖组织真主党2012年在保加利亚致命的公共汽车炸弹爆炸中,也使用了硝酸铵炸死了5名以色列人并伤了数十人。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yamin Netanyahu)和外交部长加比·阿什肯纳齐(Gaby Ashkenazi)齐声指出,以色列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向世界发出警告,真主党在人口稠密的平民区储存炸药、导弹和其他武器的习惯,最终将导致大灾难。

内塔尼亚胡在本周早些时候致电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时说:“为了避免在贝鲁特港那样的灾难再次发生,我们必须充公真主党收藏在在黎巴嫩平民区的炸药和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