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日怎么了?
信仰

安息日怎么了?

我们是否已经忘记了《十诫》中第四诫的真正意义?

阅读

我们经常将安息日视为工作日以外的休息天。 安息日给我们机会暂时摆脱工作,恢复元气,为下一个工作周做好准备。 的确,希伯来安息日的意思是坐下来,或甚至是罢工。 因此没有错,稍事休息当然是保留安息日的原因之一。但是,还有一些更重要且被忽略的事情,可以帮助我们真正体验到这被应许的休息。

“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出埃及记 31:12)

以色列的子民刚从埃及出来,在西奈山上接受了《十诫》。当中包括安息日,是代表他们与他们祖辈的神之间,特殊关系的“标志”。

就如割礼是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的标志一样,安息日也成为了一个宣示,说明我们和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同属一家。

这些标志告诉我们什么?

就像割礼之于亚伯拉罕,彩虹之于诺亚,以及最后的晚餐之于耶稣门徒;安息日是属于神的子民的。

就有点像我的结婚戒指。 我佩戴的原因是因为它提醒着我,我是属于我的妻子的(也因为她要我戴着!)。 她知道我的戒指可以向周围的人发出“我属于她和我们家人”的信号来保护我。 我已经“不适合”任何人了。展示戒指可以宣示我们之间的特别关系,因此请注意,我是一个坚定的人。

当我离家在外的时候,我会特别留意到手指上的戒指。 这是一枚大而闪亮且难以隐藏的戒指。(我的妻子要我选一个特大号的!)。 戴上结婚戒指后,当诱惑出现的时候,我被迫记住自己是谁,我属于谁。

也“戴上”安息日

安息日也能这样保护我吗? 我很高兴你这样问。 跟我的结婚戒指表示我“已婚”一样,安息日则表示了我们与神之间独有的契约关系。 守安息日让我和周围的人记得我是一个独特,被应选和有奉献精神的人。 我的妻子和孩子也一样。

守安息日代表我不会让名利与财富掌控我。 这就是为什么数个世纪以来,犹太人和基督徒誓死遵守安息日。 有些专业运动员甚至拒绝在安息日参赛,哪怕是世界级赛事的决赛。例如埃里克·利德尔(Eric Liddell),拒绝参加19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安排在安息日当天的比赛。 这是向全世界大声宣示:“我不会屈服于你们的唯物主义和贪婪的象征!”

我们或许不会因遵守安息日而遭受迫害或死亡,但我们却很容易忽视它,而埋头苦干进而被商业主义的激烈竞争所淹没。

安息日告诉我们:“我拒绝让工作的压力或排山倒海的电邮,短信和与工作相关的’紧急情况’ 控制我的生活。” 它就像在我们家门口和我们的心里,贴上一个‘谢绝打扰’的标语。这标语告诉全部人,我不会为了愚蠢的玛门(圣经中用来描绘物质财富或贪婪)而影响我和神的专属关系。

安息日是对现代社会的质主义束缚的强有力的自由讯息。

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第七日便安息舒畅。”(出埃及记 31:16-17)

有趣的是,甚至连神自己也抽空休息,仿佛神也厌倦了自己必须做的所有事情(尽管记载着,祂不打盹,也不睡觉’诗篇1211)。 我觉得这节经文只是想告诉我们,神作为我们的榜样,即连“神也休息了” ,而我们自己呢? 我们还能从忧虑和微不足道的(经常是不必要的)负担中得到多少休息呢?

守安息日吧。这是神的应许:

 

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

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

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

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

而且尊敬这日,不办自己的私事,

不随自己的私意,不说自己的私话,

你就以耶和华为乐…      (以赛亚书 58:14-15)